你是天生的说谎者

有时候,我只想被安放在河底,一条让人毫无印象的河流的底部。我可以看所有的树叶和木棍漂过头顶,没有一个会烦扰到我。——汉娜·甘博

red-headed-stranger
曲名:Time Of The Preacher
艺人:Willie Nelson
专辑:Red Headed Stranger
年代:2000
风格:乡村
介绍:老鬼正在看美剧《传教士》第一季,这首Willie Nelson演唱的“Time Of The Preacher”是第1集中的插曲,堪称神插入BGM。
美国著名乡村摇滚运动的领头人威利·纳尔逊(Willie Nelson)演唱生涯长达40年。他至今仍是乡村音乐中一位不可或缺的人物。70年代中期,纳尔逊成为以得克萨斯、奥斯丁为中心发展起来的“乡村-摇滚运动”带头人。他代表了乡村音乐的主流;他写的许多乡村歌曲成为经典之作,他录制的很多专辑,都进入了乡村音乐榜……所有这一切,使他成为美国的音乐偶像和乡村音乐传奇人物。2000年获得格莱美终身成就奖。

00:00/00:00

photo-1468818519844-700

你是天生的说谎者

文 / (德)乌特·艾尔哈特 (德)威廉·尤能

善意的谎言,可以为生活增添色彩。——[英国]莎士比亚

“我的房子,我的汽车,我的船。”——谁在大言不惭地吹牛?那傲慢的态度是多么叫人不舒服!

“四分卫……哦,那种马我骑过!”一个爱吹牛的人在一次有关骑马的谈话中这么说。谁能跟他解释清楚,不是“四分卫”(Quarterback),而是“夸特马(Quarter Horse)”?——四分卫是美式足球中的运动员位置。

但是,即使发现别人在说谎,人们也很少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愤怒或嘲笑。我们通常用拐弯抹角的解释、小心翼翼又充满魅力的暗示,以及令人愉快的玩笑,来代替不留情面的批评和指责,因为我们自己也不期待别人赤裸裸地揭露我们的谎言。

大部分谎言是由人们的善心滋生而来的,所以人们说谎的目的大多是好的。例如,米莉明显超重,但一般我们不忍心说她“又笨又重”,而是会比较委婉地说她“发育很好”。

当听到赞美、羡慕、奉承的话时,大部分人都会自然而然地忽略其中的虚假成分;当送礼时给别人时,听到对方说“我很喜欢”,我们也不会去计较他是否真的喜欢。

讲故事时,为了使情节更丰富,添油加醋一番——这算说谎吗?

明明对某位异性有好感,但死不承认——这算不算不诚实?

当一个人对伴侣感到愤怒,但又极力忍住——这算欺骗吗?

当我们嘲弄一个人,夸大其过错,使其丑态百出,其实只为找一个噱头——这样的我们是阴谋家吗?

当我们隐去某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从而缓和了一场矛盾——这算蒙骗对方吗?

我们用温和的语言或小借口,来代替带有伤害性的话——这种事每天都在发生,难道这也算说谎?

没错,一切皆是谎言!然而,我们却不认为说这种谎的人有道德缺陷,因为这些都是无害的谎言,平常、乏味,而且容易识别,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们很有用。

通过无害的谎言,我们提高了达成目标的可能性,防止了不好的氛围和更大的争端。谁也不愿把这些大大小小的社交技巧归为说谎,因此,我们在良知上毫无负担。

没有人会在找工作的时候说:“其实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们公司,但我急需一份能填饱肚子的工作,所以,也只好先接受你们这种三流企业的职位了。”

或者,你故意没有通知一个熟人参加计划好的登山旅行,下次跟这个熟人见面时说起这件事,你很可能会以自己的丢三落四为借口:“哎呀,我还以为我给你打了电话呢,我真是越来越健忘了。实在对不起!我还奇怪呢,你怎么没来。”

又或者,一个不受欢迎的同事被上司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你明明幸灾乐祸,但当碰见他本人时,又立刻显示了另一副嘴脸——假惺惺地表示自己很同情:“我感到很遗憾,事情竟然变成这样。”

你说过谎吗?

至于这个问题,几乎每个人都回答:“没有吧。”之后马上补充道:“也有,但都是无关紧要的小谎言,而且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末了再加一句“真的不是特别重要”或“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之类的话。很奇怪,就算我们不遗余力地去回想,脑海中仍然没有值得一提的真正的谎言,也许只是一些玩笑般的小欺骗,或者明显的夸张,但都算不上百分百的谎言。

没人想当说谎者,当然也有例外,当被骗者是一个“坏人”——比如不招人喜欢的房东或爱妒忌的邻居时,我们甚至可能会骄傲地讲述自己成功的欺骗策略。但即便如此,我们也绝不会高声欢呼:“我是个聪明的说谎者!”

我们习惯说谎,并且习惯遗忘说过的谎。因为通常情况下,我们内心的防御机制会有效地过滤有关说谎的记忆,以至于使我们确信自己真的极少说谎。我们需要利用这个固定“程序”,把谎言中的消极成分剔除,从而使谎言变得不像谎言。所以,要让说谎者认识或者坦白自己说谎,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只有当我们愿意睁开被内心所蒙蔽的双眼时,那些微不足道但又切切实实的谎言才会浮现出来,比如:对女友的奉承和对自己事业的炫耀;给客户介绍新车时,对新车的耐用性的允诺;一个老朋友突然来访时所表现出的夸张的兴奋;等等。

总结起来:我们习惯骗人,也习惯被人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