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本】麦游记寒露组第29站:苦糖@广州,遇见还是重逢

【沙面】

2016年8月2日,苦糖@广州,天气:妮妲

遇见,还是重逢

想说的话,经过细细咀嚼再脱口而出,即不失真实炽热,也不至于太过凌利而割伤咽口舌唇。如同爱一个人,将那炽热温在腹中不那么急于表达和倾吐,就不容易吓着别人伤着自己。

偏偏我是个急性子,总觉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永远失去。

我跳跃在这繁花似锦的世界,带着对一切的好奇和兴趣,细致地触摸遇见的每一件事和每一个人,我爱着与这个世界深刻联结的每一刻,仿佛下一秒就要永远失去。

每一个误打误撞闯进我生命里的人,都会被我的热忱和真挚烙下深深的烫痕,那是此去经年再无法遇见的炽热,那是当下的决绝和全力以赴,仿佛下一秒就要永远失去。

英雄气短的悲壮后,才发现上一秒不论如何用力,最后都会永远地失去。以秒为计的生命,从来都是线性向前。

没有人教我该怎样处理好一段亲密关系,也不会巧妙躲闪迎面的闷声一击,直愣愣地承受无从躲藏。大概我早就明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美好得无法无天,也残酷得毫无道理。我从未想过去躲避,偏执地爱它所有的样子,美好的、痛楚的,那些希望和伤怀都毫不避讳地去逐一感受。我不怕一切,只怕被丢下。

母亲是与生命联系最紧密的人,是最坚实的情感寄托。我没有寄托。我的母亲从来只是不厌其烦地让我感知,我是个错误,不值得被爱。不论多小,每次迎接未知的暴风骤雨时,都站成一株倔强的小树,不躲闪也不哭闹,只是惶恐不知所措地颤抖。然后尽其所能地走路小声,说话小声,小心翼翼地试探和讨好。我深刻地爱着这个世界和我的母亲,却不知道如何与她的无常相处。

面对即来的暴风骤雨,我只能站成一株倔强的小树,不躲闪不回击不哭闹,直愣愣地承受不会躲藏。无法获得,将是我永恒的缺失,躲去哪里,又有何意义。

(一)

14年仲夏夜,第一次从高空俯瞰厦门,斑斓的灯火串起了拿到offer的闪亮心情。有些地方和人一样,见到的第一眼就知道会爱上。

凌晨的厦门,街道冷清肃静,有穿梭而过的海风和零星醉酒的旅人。我住的地方是旧的海关宿舍,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时光的味道,从窗口爬山虎的根部一直蔓延到鼻尖。院内有随处可见的繁盛植物和流浪猫,路边挺拔的椰树下的旧沙发,白天会有老人下棋和孩子嬉戏打闹。后来的工作就在对面写字楼,步行的十分钟,路过树荫,路过补鞋匠,路过卖蒜的老人,拐弯穿过一个车水马龙的红绿灯路口,身边步履匆匆的上班族就多了起来。偶尔看见热情地同事,远远地扑上来,箍着我的胳膊抱怨家里的狗和今天的采访对象。

在厦门的时光格外缓慢,也异常迅疾。它是不在书店的某个下午,一壶红茶三两甜点,一抬头就是不知今夕何夕的傍晚。它是每个被鸟儿啼啭唤醒的早晨,是妹妹扑闪的长睫毛,是阳台意外浇灌而出的兰花,它扎扎实实地流淌在我的心底,提醒我那是再不复得的安宁。

夜里莫名感怀,一切安静温暖到流泪。原来我也可以拥有这样静谧的寻常,不用讨好,无需踮脚,一切刚好能够得着。我差点就信以为真。但人生从来都是公平的,感受它为你带来利好的同时,也得承受它错位的重压。

决定割舍这一切,我又孑然一人。无处可去,无处可躲。我安慰自己,总是要为你的倔强和不愿妥协付出些代价。

是不是说我小的时候稍微示弱,哭一下,我妈就会蹲下来抱抱我。

不,我没有办法相信她。

(二)

踏上广州站台的那一刻,我突然轻松了。

除却物流运送的大件物品,还有大大小小的行李,此外还有一株植物,我带着它坐火车迢迢来到广州,显然她并不开心,耷耸的叶子无声的抗议。我主观地认为她不应当再次被丢下,她已经被原先的主人遗弃过一次,是被我偶然浇灌才重新长出新芽,此前它只是一盆干涸没有生机的土壤。我想,这是我与它之间的缘分。

出了车站,遍地无家可归的人,我小心侧身挪动,生怕惊扰到他们。远远地看见我的朋友牵着一只大狗与我相向而来。

好久不见。我变得有些安静和腼腆。

紧接着便开始四处奔波,在钱花光之前我得找到工作。漫长的奔波,仍旧是因为不妥协。找工作如同找男友,不仅要相互喜欢,还要彼此懂得,有相同的价值观和一致发展方向。

很长一段时间觉得抑郁,常常一个人蜷着哭泣,整夜整夜地失眠,了无食欲。吃饭睡觉都是折磨,胸闷不想说话。就像是被关进了一个玻璃钟罩,喊不出逃不掉。朋友是唯一的光亮,每每将回住处时才恢复一点点感知,觉得真好,我还有朋友,觉得特别感激。

常觉得自己跟整个世界都断了联系,张口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或者说了很多,却因为人与人之间南辕北辙的理解而感到失望。我打给我父亲,打给我朋友,打给每个曾经亲近的人,结果总让人失望。我就要将自己埋进尘埃,难以呼吸,无人施救。

我尽量不让自己对这个世界感到失望,每天拼尽全力地让自己感到开心。好好吃饭、尽量睡觉、翻阅大量的资料、学习心理学,越努力对问题越清晰越无法原谅我的母亲,我还是那个站成一株倔强小树的小女孩,不哭不闹怕麻烦别人,也仍旧学不会躲闪,直愣愣地承受着一切。

没有人可以救我,我知道。

(三)

我想要好起来。

但当我意识到我对自己的逼迫行为跟他们毫无差别的时候,就决定停止对自己的要求。随心而栖,随遇而安。我小心地,像照顾baby一样,感受着自己,以便随时应和她的需求。每个生命都应当被温柔相待的不是么。

偶然的机会,在南京,听见重要的人夫妻之间咄咄相逼的争吵,我有即刻想要爬上最高楼一跃而下的冲动,仿佛是这个世界都在逼我去死。我着实被我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抚我自己。

我又开始阅读、找兴奋点、参加活动、挖掘生活的意义,我好怕我自己会想不开,又没有人拉我一把。全世界都听不见我在说什么,没有人可以救我。

所以我只能自救。

(四)

偶尔怀念烟火执念交织的时候,毕竟那也是与周遭关联的一种方式。

从前爱过一个人,他让我整个青春期变得生动而痛楚。我常怀疑他存在的真实性,怎么会有人能让你顷刻颠倒又顷刻覆灭。这样兵荒马乱的喜欢,淹没了我整个青春。但还是倔强不说,欢喜不说疼痛不说。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着处理亲密关系,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力量和勇气。还是失败。只能又站成一株倔强的小树,不说不哭不闹。

不同其他消失迅疾的记忆,因为深刻,所以不容易被抹去。某日,他来了。一转身一扬手,轻易地就把我的玻璃钟罩砸开了一个小口子,气流和阳光一下子灌了进来。我大口呼吸,贪恋这美妙的生。

抬眼望去,他依旧保持将行的姿势,我没有追上去。

(五)

广州台风过境。

弟弟退了回程的票,决定延后几日回去。他蜷着身子睡在我身边,睫毛小心地颤动。顿时觉得心疼,他来的这些时日,我自以为安排妥当,早起做菜,加完班顺带捎些新鲜玩意儿给他,但他似乎都兴致寥寥。在最后的几天,突然惊觉,安排得再妥当,无外乎都是在满足我自己,从不过问他需要方式,终将会将他爱成一座孤岛。

看似面面俱到,却空白了最重要的需要。后来他告诉我,母亲近年性情改变许多。

我说,挺好的。

(六)

记忆中,大学时代列车两侧的白杨,在苍茫的原野和淡薄的阳光中笔直站立,风吹得树叶哗哗作响,远远看上去,英姿飒爽,无所畏惧。

不远处,仿佛又见。

荐歌:王菲《尘埃》

00:00/00:00

————————————————————END——————————————————

image001

image003

image009

【阳台的植物】

【阳台的植物】

【床头】

【床头】

【房间一隅】

【房间一隅】

【住处边每日轰鸣而过的火车】

【住处边每日轰鸣而过的火车】

【沙面】

【沙面】

【沙面随便一框都风景如画】

【沙面随便一框都风景如画】

【沙面一隅】

【沙面一隅】

【……在教堂拍照是不礼貌的】

【……在教堂拍照是不礼貌的】

【树下的故事】

【树下的故事】

【那一抹绿】

【那一抹绿】

【和弟弟听了一下午《圣经》的地方】

【和弟弟听了一下午《圣经》的地方】

【为弟弟做的炒饭】

【为弟弟做的炒饭】

【第一次做西餐,为我亲爱的弟弟】

【第一次做西餐,为我亲爱的弟弟】

【鱼】

【鱼】

【素食】

【素食】

【面】

【面】

【书桌一隅】

【书桌一隅】

【长隆一隅】

【长隆一隅】

【有带麦麦一起拍的,但觉得这张构图更好些】

【有带麦麦一起拍的,但觉得这张构图更好些】

【爱丽丝仙境】

【爱丽丝仙境】

【麦麦游雨林】

【麦麦游雨林】

【麦麦的奇幻世界】

【麦麦的奇幻世界】

【友好的黑天鹅】

【友好的黑天鹅】

【美丽的鹈鹕】

【美丽的鹈鹕】

【美丽的孔雀先生】

【美丽的孔雀先生】

【麦麦与黄金蟒】

【麦麦与黄金蟒】

【长劲鹿先生】

【长劲鹿先生】

【当麦麦遇上恐龙】

【当麦麦遇上恐龙】

【当麦麦遇上恐龙】

【当麦麦遇上恐龙】

【当麦麦遇上恐龙】

【当麦麦遇上恐龙】

【Hey,躲在丛林里的小家伙】

【Hey,躲在丛林里的小家伙】

【让麦麦好奇的小房子】

【让麦麦好奇的小房子】

【Hello,我是麦麦】

【Hello,我是麦麦】

【Hey,大家好,我叫麦麦】

【Hey,大家好,我叫麦麦】

【HAPPY END】

【HAPPY END】

kutang

愿每个人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地对待,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美的祝愿。
——————————————————END————————————————————

三星手机AKG耳机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