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罗伯特·弗罗斯特的诗

非法入侵

我没法甩掉时间了。他一直蹲坐在我的树前。所有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事物都永远与我同在,并且所有事件都拒绝好好地、一个接一个地站成一排。它们互相钩扯、移动、散落,将它们自己强加于我,或试图从我的记忆里滑落出去。在我的记忆之链面前,我困难重重。我根本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放牧时间的牧童。白昼、黑夜过去了。然后是夏季、冬季。又一个夏季,又一个冬季。这很简单。但这不是使我成为今天这一个我的时间,也不是宿在我心中、正以另一种节律流转着的时间。——威尔玛·斯托肯斯特罗姆《去往猴面包树的旅程》

曲名:On My Mind
歌手:Skytone
所属专辑:JangleWaves
发行年代:2017
风格:独立摇滚

查看全部

有什么能够遮挡他们凝望的目光?

所谓的恋物,想来每个人都会有一点。奇怪的是我不是一定要获得,不,我要的就是不获得。只需站在那里,感觉到心里缓缓有海啸发生,继而变成温热潮汐,它们涌过身体某个神秘部分,整个人因此变得柔软妥帖。——沈熹微《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


曲名:只只
歌手:孟凡明
作曲:孟凡明
作词:刁诗词
所属专辑:只只
发行年代:2017
风格:民谣
介绍:记忆里有花开过的香气,浅浅的淡淡的。梦里有你在耳侧轻轻的呼吸,深深的软软的。而生活中有许多东西都没有留下痕迹,或许这才是它们曾出现过的意义。这首《只只》是内心的柔软,也是心灵的慰籍。是水里的落叶,一部分漂浮着,另一部分沉入水底。它们彼此相隔,彼此分割,彼此附和。幻觉新生又缅怀悲痛。也正为此努力清透自身,相望着…拥抱着…分离着又惦念着……

查看全部

早就已经熟悉这种黑夜

事业不好,撑过去下回再来;爱情走了,痛苦一番再起炉灶;朋友误解了,说不清就算了;生老病痛,尽力后看老天主意;钱掉了,再赚呗。好像很多事想的时候都可以简单洒脱,但做起来又是另一番面目。不过年纪渐长便知道,所谓成熟就是能处理得较圆融,不露声色。——姚谦《品味》


曲名:nothing was the same
歌手:Cat naps
发行年代:2016
风格:独立音乐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