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本】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时光啊你慢慢来

麦游记:笔记本封面

现在是2014年的秋天,当你们收到这个本子时,会是哪一年哪个季节呢?

林中有鬼@上海,2014年9月22日,23℃,大雨(台风)

在我提笔写这些字时,已有50个人报名参加“麦游记”。如果按照报名顺序漂流,每一站耗费8天,那么就是400天。我看到有好些人在同一个城市,如果安排在一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在QQ群里征求了一下意见。有人说,不介意多等些时日,我们本来就是“时光啊你慢慢来”。

我有些惭愧,居然忘了这句话。亏我的QQ签名还是“不忘初心”呢。你看,在外界的动态变化中,我总是容易忘了初心。

我有多久没有这样静下来写字了?这样正儿八经地写字让人忐忑,什么叫做“正儿八经地写字”呢?就是努力想把字写好,可是怎么努力都觉得难看。

写什么也是一个问题。我跟人说,随意随意,你们想写什么就写什么,自己的心情、经历(爱情亲情友情工作)、趣事、流水账等等。轮到我自己的时候,却无法随意了。有时丢弃了条条框框,反而无所适从了。

在我轻描淡写说着“随意”的时候,想起了有人失恋时对我的倾诉。那时我扮演着情感专家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有失才有得,展望美好的未来吧。其实这些话对他们的当下之痛是毫无疗效的。只能靠自己跨过去,再狼狈也只能跨过去,自己的生活假摔给谁看呢?而所谓的成长,也是这样积累起来的,在这些经历中活得学习和成长,才对得起忍受的痛苦。

麦游记第1站@上海

2013年,我来到了上海。我享受着它生活的便利,资讯的发达,但毫无归属感。

上海没有安静的深夜,24小时的便利店,24小时的出租车,凌晨12点后的夜宵大排档里各种妆容、身材姣好的姑娘和衣衫不整、黝黑的农民。凌晨后,我在汇川路看到一个喝醉了的姑娘躺在非机动车道上,她穿着裙子,皮肤很白,手上戴着一只玉镯子,旁边的男的坐在马路边沉默地守着她。

每个周日的晚上,我沿着人流进入虹桥火车站地铁站,人流携带着大包小包,在各个站台分散又聚拢。在地铁没来之前,人们在这里排队。在地铁到来之时,人群涌动有了生机,排在后面的人到了前面,凝神等待。门开的瞬间,人们就像在拼命挤一扇通往天堂的窄门,其他人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他们都只需要一个座位。

这里,遍地是财富和资源,每个人都在挤。

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

2004年——2012年,我在杭州,大学,工作。
前段时间,作业本写杭州:

“有很多街道林荫蔽日,甚至抬头不见光亮,下起雨时,会觉得人世间所有孤独都在此处,而路边画廊寻常可见,不起眼的小店干净整齐,一切都在告诉你:这里的每个人都在生活。”

真让我有点想念杭州啊。痛仰的《西湖》、李志的《杭州》,听了一遍又一遍。八年一觉杭州梦。

两个以前的同事也来上海工作了。10天前,我们在正大广场的俏江南吃饭,聊起过往的种种事,情绪此起彼伏。我呢,顺便给漂流本拍照,那个时候漂流本是完全空白。当然,东方明珠下面的“游客照”是必不可少的,来沪一年多,还没拍过游客照哇。

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

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

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

回来路过工作的地方。
大众点评

对比下2009年“麦游记”的照片,时光的痕迹历历可见。

2009年长城


林中有鬼@上海,2014年9月23日,凌晨1点错字多

2006年开始做“麦田音乐网”。那时有网友问我多大了,我说85年的,上大二。他们说,好年轻啊。写到这里,忽然想到已经有多久没人跟我说过“你好年轻啊”。也才发现,原来走过那么多年了。很多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淡去,包括那些曾以为跨不过去的槛,曾以为永不分开的人......

冯唐说:“用文字打败时间”。打败时间,对我们来说太难了。我们能做的是记录,这也是“麦游记”本子的意义之一。

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访问麦田,他们来了就走,除了在服务器上留下1条log日志,没有其他痕迹。只有很少一部分人驻足停留,有第二次访问。人与网站要有交集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更何况人与人。但是5年后,我们还是相遇了,这次有老朋友也有新朋友。科幻小说《三体》中有段对白。

“宇宙很大,生活更大,也许以后还有缘相见。”
“我说过,生活更大,我们真的又相会了。”

瞧,生活很大我们有缘相会了。

麦游记第1站林中有鬼@上海

分享一首歌:Pink Floyd的《Lost for words》。
The Division Bell

00:00/00:00

So I open my door to my enemies
And I ask could we wipe the slate clean
But they tell me to please go fuck myself
You know you just can't win

困死了。BYE.


其实我已经写完我的“麦游记”了,但还是没忍住,摘录这段凯鲁亚克《在路上》中的一段话。

太阳下山了,我坐在河边破旧的码头上,望着新泽西上空的长天,心里琢磨着那片一直绵延到西海岸的、广袤的原始土地,那条没完没了的路,一切还有梦想的人们。我知道这时候在衣阿华州允许孩子哭喊的地方,一定有孩子哭喊,我也知道今夜可以看到许多星星……除了衰老以外,谁也不知道谁的遭遇。这时候我响起了迪安.莫里亚蒂,我甚至想起了我们永远没有找到的老迪安.莫里亚蒂。我真想迪安.莫里亚蒂。

on-the-road

千万别把我写的当作范本!

ps.封面唱歌的胖鸟为“鬼嫂”所画,背面印章为“丛林”所刻。

麦游记:扉页

麦游记本子背面

整理完这些,老鬼我深深地感到,编辑真是个苦逼活啊。

汇报下麦游记进度:
1.接受海外报名。目前已有几个海外的朋友报名了,出于麻将中的“三缺一”状态;
2.截至2014年9月23日22时,已经有80多人报名,不排除新开本子的可能;
3.9月25日,第2站开启。

怎么报名?传送门

三星手机AKG耳机

5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