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电台】岁月,苍白了谁的期待

岁月,苍白了谁的期待
NJ:阿狸I桃子
时间:2014/02/17
发行:麦田有声电台
文案:明月如霜

【文章】《岁月,苍白了谁的期待》

菩提树下,一指清音,在静寂里飘落在了谁的耳根?看尽繁华红尘,岁月里,谁的等待婉约成了一阙阙宋词,追随着历史的车轮?一句:我等你,需要几多勇气和耐心?

从古至今,有多少等待,最后修成了正果,圆满了最初的承诺。

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的故事,长期以来脍炙人口,传为佳话。当司马相如在事业上崭露头角,被举荐做官后。在京城,阅尽红尘美女,加上官场得意,竟然萌生了抛弃糟糠之妻纳妾之意。曾经患难与共,夫唱妇随相濡以沫恩爱早己忘却。终于某日,司马相如给妻子送出了一封十三字的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

冰雪聪明的卓文君读后,伤心欲绝。一行数字中唯独少了一个“亿”,无亿岂不是表示夫君对自己“无意”的吗?

她悲愤交加。回了一封《怨郎诗》。诗曰:一别之后,二地相悬。虽说是三四月,谁又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郎怨。万语千言道不完,百无聊赖十凭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从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水,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忽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司马相如阅毕这一诗一书后,忆及当年恩爱,遂绝纳妾之念,夫妇和好如初。冰雪聪明的卓文君依靠自己的才智,唤回了君心,在等待中,守住了自己的幸福!

初识荷西时,三毛正马德里上大学三年级,而荷西只不过她学校附近就读的一名高中生,但一次偶然的机会,也就是圣诞节晚上,头上一顶法国帽的荷西却在她所居住的公寓楼下等她送她节日礼物与祝福!那时三毛根本就未将比自己小几岁的荷西怀任何想法,而心底里却有一丝虚荣:哇!天下竟然有如此帅气的男孩?!要是做他的妻子,该是一种荣耀才对呢!随即她只是以姐姐的身份教训他:不要逃课!再逃课就不理你了!

直到有一天荷西对三毛说:Echo,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就娶你。

三毛历经千山万水,在和荷西分离六年后,重返西班牙,与荷西重逢七个月后,三毛与荷西举行公证结婚,开始他们幸福而疼痛的爱情之旅。圆满了荷西六年前的承诺。

王宝钏,传说故事中的古代人物。唐懿宗时期朝中宰相王允的女儿。不顾父母之言,下嫁贫困的薛平贵为妻。被父母赶出家门,薛平贵入伍后,王宝钏独自一人在寒窑中苦度18年。

18年的寒窑等待,需要多少的勇气和耐心,需要忍受多少难言的寂寞和孤独。还好后来成为朝廷高官的薛平贵,没有忘记苦守寒窑18年的发妻,将王宝钏接入府中,夫妻团聚。然而王宝钏仅过了18天的幸福生活便死去。苦命的王宝钏,在寒窑中寂寞等待18年,却无法享受团聚后的幸福生活。

岁月,苍白了谁的期待?流年,写满了谁的无奈?站在时光的渡口,期盼,婉约了一个人的徘徊。一指清音,在菩提树下,氤氲着青春韶华中的女子情怀。心中的归人,你可读懂了女子优雅的等待?

9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