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推荐:Animals – Pink Floyd

Animals - Pink Floyd
专辑:Animals
艺人:Pink Floyd
厂牌:Pink Floyd Music
年代:1977年01月23日
风格:前卫摇滚 Progressive Rock, 迷幻流行 Psychedelic Pop, 迷幻摇滚 Psychedelic Rock
试听:

经历了迷幻时代的声响实验和宏篇巨著,随着1973年专辑《Dark Side Of The Moon》的发表,Pink Floyd进入了概念化的艺术摇滚作品的实践阶段,相对于乐队的其它作品,1977年的这张《Animals》(动物)绝对可以算作短小精悍了,一共5首歌,42分钟。《Animals》中将表达现实的可怕、不安全和令人绝望这一阴郁的主题毫无保留地合盘托出。

1977年前后,整个英国流行乐坛依旧陷于朋克乐风的强烈冲击之中,而这场音乐革命所获得的巨大成功使得那些“恐龙级”的摇滚乐团无不一一陷入困境之中。不过受此乐风的影响,在Pink Floyd于那年推出的全新专辑《Animals》中,你会发现乐队所表现出的音乐风格完全与他们前期的作品所不同。像从前那种极其丰富的音乐语言,极富灵性的编排组合以及醇厚的歌词内涵全然不见了,代之于展现在听众面前的是一个更富吉他风格倾向的Pink Floyd。整张专辑就以三种动物:猪、狗、羊作为主角,其实是借用来比作人类的三种类别所完成的主题伸展,从而揭示出现实人类生活中凄凉的一面,顺便也借牲畜来讽刺一下普天下的人类。

Roger Waters的作品总是具有巨大的历史感,它承载了历史责任的同时也不免丧失了感情的交流,一些晦涩的歌词更是让人揣摩良久。《Animals》中的歌却很特别,它用三种动物隐喻了这世界人的三种类别,以象征性的卡通化手法消解了阅读和听觉上的枯燥、乏味,转而借用这种超现实主义的文本揭示了荒诞、痛楚的社会现实。更有意思的是,为配合专辑上市和宣传,乐队别出心裁地像专辑封套上一样真的在伦敦闹市区的上空放飞了一头充气的猪,按现在的观点,也可以算做一次行为艺术了。

毋庸质疑,Waters和他的合作者们依旧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受George Orwell的经典诗篇《Animal Farm》的启发,《Animals》专辑中将人类划分为三种类型 ——“狗、猪、羊”,并在歌中为每一种类别都作出了精彩的描述:狗,一个极其残忍的机会主义者,为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而猪则是令人怜悯的,自以为是的专制者;羊则是一个毫无主见并被狗和猪所利用和驱使。这些人格化的观点正是Waters眼中对资本主义使失人性的一个侧面看法。作为组成整部专辑核心内容的三首曲目都是富有及其深奥的内涵,并且每首歌都是超过10分钟以上的长篇大作。工业的天空下,西方社会在70年代物质高度发展的时候,人性也以被极度地异化、扭曲了。从另一个角度看,狗和羊像是隐喻了人性的两面和双重性,猪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权力象征。

作为概念化的唱片,《Animals》中的音乐段落也是具有整体性的,David Gilmour的吉它自始至终鸣叫、撕咬、挣扎着,作为一代大师,为配合专辑在音乐表达上的需要,David Gilmour的吉它很少有炫技的成分,反而很节制地被收敛得有些干枯、灰暗。在吉它Solo的片段里,也尽量营造了一种不安、恐惧、狂乱、绝望的阴郁气氛,很好地表达了工业时代里人性的衰败。《Pigs on the Wing, Pt. 1》、《Pigs on the Wing, Pt. 2》对同一音乐动机在主题上的拓展以及专辑在听觉的一致性也都是乐队演奏功力的良好体现。Rick Wright则是另一位键盘大师,虽然在专辑中他表现很少,但都是点睛之笔。《Dogs》前段的迷幻段落自然是他的拿手好戏,中段处用键盘模拟的犬吠与音乐旋律的完美结合则显示了他丰富的音乐想象力;《Sheep》是以Rick Wright迷离的、充满爵士风格的电钢琴开始的,作为对沉醉于受虐的不觉醒者主题的呼应,也导入了其后狂燥的吉它噪音和节奏段落。凄厉的生活场景,废墟一样的心灵,被Pink Floyd以音乐写照。

Pink Floyd以诗歌战斗。《Pigs》中尖刻地嘲弄了英国呆板的歌词审查制度(倒也不露痕迹,比咱们有些乐队不能印歌词或干脆写英语要高明,看你怎么暗藏杀机了)、英国的王宫贵族、美国的白宫霸权;《Dogs》揭示了虚伪的人性,让真善美滚蛋吧,假丑恶才是我们的本性;《Sheep》写的是一群反抗的羊正被一群狗追杀、驯服,逆来顺受真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真好,大家一起奔小康也真好,反正活着就不易,反正我们不是披着羊皮的狼就是披着狼皮的羊,反正我们都是一个样!

上帝是我们的牧羊人,什么都不用再想了,把我们饥肠辘辘肚子和脑子填满,然后,我们让没有意义和用途的幸福泪水哗哗流淌。(完)

雾霾之国

【文章推荐】:《雾霾之国》 文/叶檀

中国雾霾的严重程度前所未有,范围之广令人瞠目,这是传统工业模式叠加错误激励机制的必然结果。中国高能耗的经济发展模式、错误的能源激励机制以及民众对环境的漠不关心,已经发展到毒害自身的地步。

雾霾最严重的周末,很多人逃离上海,他们开着小车到达江浙山区时,发现雾霾如影随形。笔者就是其中的一员,到达浙江莫干山角的小城德清时,城市笼罩在一片雾霾之中,群山与竹林在雾霾中起伏;甚至到了中国最南的省会城市海口,也无法看到清澄的蓝天,当地朋友表示从去年开始就已发生轻度污染。天雾恢恢,疏而不漏,据此前环保部的数据显示,有20个省104个城市严重污染。

灰暗的景像,代表了传统经济方式的没落。

应该承认的是,以煤为主要能源的国家,出现空气严重污染的概率更大。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用煤大国,在发展制造业、重工业化的过程中不可能拒绝污染。

更要承认的是,对煤无节制的使用、对环境无节制的破坏和对GDP无节制的追求,加剧了环境污染的严重程度,这与并不太具有环保意识的民众相匹配。政府官员也没有环保意识,环保局成为大干快上过程中被随意揉搓的面团,他们的职责让位于经济发展的需要。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先生提供的数据是,目前,中国燃烧了全球一半的煤,2002年,中国煤炭用量13.8亿吨;2012年拉近40亿吨,今年超过40亿吨。煤炭用量急剧上升与经济发展、重化工业主导、房地产热潮周期一致。新城市建设过程中,各个被经营的城市大拆大建,被改造成千人一面的高楼城市模式、地下开挖轨道交通。街道上粉尘遮天蔽日、毫无保护措施。

中国的汽车销量国际第一,尤其是大排量、高耗能车受到“土豪”追捧。2009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分别达到1379.10万辆和1364.48万辆,首次突破1000万辆大关,超越日、美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今年进口的乘用车中,SUV成为绝对主力,成为进口量唯一增长的车型,2012年捷豹陆虎在中国销量大增70%到达71940台,超越英国本土。闪闪发光的大型豪车在粉尘扬沙、灰蒙蒙的架道路上缓慢穿梭。几乎在同一时间,重要的河流、主要支流被寸磔。环境成为“公地”,可以肆意污染。

继续以GDP为纲,我们会沿袭把丧事办成喜事的传统,不会从中得到任何教训。

比如,有关统计显示,雾霾期南京空气净化器日销量增加了十倍,全国网销同比增加680%,以每台净化器5000元计,产业链可以拉动上亿元GDP。以空气净化器为先导,雾霾可以拉动多大的环保产业群,顺带使股票市场上的环保概念股火爆异常;推演到极致,甚至可以推算各城市医院增加多少病人,可以拉动多少产值。

丧失天良的黑色GDP还是不要的好,呼吸清洁的空气、喝到干净的水,是地球生物的正当权利,水与自然和谐共处是任何文明共有的基础。黑色GDP也是无效GDP,从本质上说,他们损耗了财富,而不是增加了财富。原本居民家庭、办公场所不需要空气净化器,现在畅销一时,财富从企业与居民手中转移到生产厂家手中,部分变成税收转移到政府手中。建造净化器的原材料,钢铝等等这些资源原本可以不被消耗,而现在因为破坏而无效使用,浪费了地球的资源。这就像把好好的有文化内涵的古典建筑拆了,换成劣质土豪金建筑,是财富损失与视觉的污染,有百害而无一利。建筑保质期只有三十年,到时候必须推到重来,这是耻辱,而不是经济发展的荣光。

就是从机会主义的角度出发,雾霾也不会拉动GDP。机场因雾霾航班大面积延误与取消,高速公路重要因此封闭。纳税人花费几千亿建造基础工程,原本是为提高物流效率,如今却大大降低,这显然是对税收的不尊重。

中国政府官员必须回答一个重大的课题,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如何取得均衡?必须找到一条兼顾之路。

权力机关雷厉风行,取缔了醉驾,让醉驾发生率降至最低,在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方面,政府只要想做,就能做到。

建议设立绿色GDP指标,把生态与原有财富的保护,纳入考核范围,上级考核对官员来说作用立竿见影。在重要生态保护区,彻底取消GDP考核指标,转而建立生态指标。

建立税收机制奖优罚劣。实行严厉的环保机制,不合格、无证生产的企业坚决取缔关闭,绝不能让一些企业把宝贵的资源换成廉价粗劣的过剩产品。让超出平均水准无度使用能源者付出经济代价:同行业企业耗能者,实行梯级能源税,以这笔税收专门作为清洁能源基金。杜绝进口劣质煤、油,除非有低污染高效率的提炼办法。对于购买高排量车、远超普通家庭的能源耗用者,实行梯级能源价格,占用更多的资源,就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

让环保者获得溢价。长期保护重要生态区的地区,应该由相关经济区根据工业产值进行补偿。上游水源地由下游用水地进行补偿,湿地保护由全国各地进行补偿。设立行业碳排放指标,保护得力有碳排放指标的地区与企业,可以交易排放权,获得收益。公地悲剧的根源是无人保护公地,只要实行大致有效的保护,悲剧就不会发生。

一夜之间改变化石能源主导不现实,令人绝望的不是燃煤,不是建新城,而是毫无信仰的资源掠夺受到鼓励,超出所需大量杀生,遵章环保者无路可走,对自然的信仰荡然无存。

政府通过治理雾霾,建立基础信仰,建立底线游戏规则,这不是悲叹、哀怨的文学命题,也不仅是GDP要不要增长的选择问题,这是关系未来民族生死存亡的大问题。(文/叶檀)

2 条评论

  • 上帝是我们的牧羊人,什么都不用再想了,把我们饥肠辘辘肚子和脑子填满,然后,我们让没有意义和用途的幸福泪水哗哗流淌。
    很喜欢这句

  • 张柳柳的国

    雾霾是我国一项重要的国防举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