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在2008年 As Tears Go By

如今,2008年已过了大半。

2008年,不关心奥运,只关心粮食和蔬菜。

2008年,我大学毕业了。在我快离开学校的时候,才感到有多么的不舍。青春不值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要经历。青春用来挥霍,挥霍完了,身子就像一下子被抽空了。

2008年,我找到工作了。签了劳动合同,把自己卖了。开始两点一线、重复又重复生活,消耗着仅剩的青春的激情。工资还不够我买只空调,但没有一句怨言,心态平和

2008年,去了女朋友家,她也去了我家。昨天还觉得遥不可及、一想就有点紧张的事情自然的发生了,来不及准备来不及回味。感觉一直有个东西在背后推我,催促我成长、成熟、苍老......

2008年,我在国美买了只海尔空调。送货和安装都晚了一天,国美不守信用。安装完毕之后,那边的人电话回访,听声音应该是个中年妇女,张口就是一口流利的杭州话,真想骂她娘,不知道自己代表着海尔...... 记得报纸有一篇报道,一个外地打工者跟本地市民说话,那个小市民明明知道外地人听不懂却偏要用方言,以本地人自居从中满足恶心的优越感。

2008年,我帮朋友架了个博客“ACG坊”。在他身上,我找到了曾经的自己和逝去的激情。他每日每夜的更新网站,做梦梦到留言超过了60条。第二天醒来,真的超过60条了,那种从天而降惊喜我是体会不到了。一个人,有一个为之疯狂、为之付出的梦想,这个梦想是那么的单纯,以至于虽然累但还是觉得幸福。可它,已经离我远去了。

2008年,我挤在B1公交车上。满车厢都是汽油味满车厢都是人。那些人,大都面无表情,为抢到一个座位而庆幸。其余的人,身子贴身子,男人帖女人,挤出一身臭汗,在车上站将近一个小时。每天如此。途中有人下车后,伸展空间就会大一些,长长地吁一口气。我在其中,汗水从疲惫的脸上滴下,无力改变,无力悲哀。

2008年,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远处公园里传来的卡拉OK,撕心裂肺、鬼苦狼嚎。有犯贱的《过火》、有二奶歌《勇气》、有儿歌《浪花一朵朵》......每天都是这么几首歌,就像重复的一天又一天。

2008年,下公交车车后,我想一个人游荡在马路上,一直往前走,越走越安静,直到人烟稀少、万籁俱寂。有一天,我下车之后,天已经黑了。回来的路上,走着走着停了下来,坐在一个学校的凳子上。坐下来的那一刻,远处原本聒噪的夏虫忽然不叫了。它们好像一直在等行色匆匆的我,给我一个难得安静的时刻。我能听见属于夜的声音,感到微风掠过我的皮肤。
有一天的夜里,我会去喧闹的酒吧,全世界只有噪音。有一天的夜里,我会坐在公园的凳子上,周围很安静,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小孩子们在嬉戏。而我什么都不用想,我只会想要是明天什么事情都没有那有多好。

It is the evening of the day
I sit and watch the children play
Smiling faces I can see
But not for me
I sit and watch
As tears go by
......

58 条评论

  • 不惑十八子

    这段文字很久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过往烟云。加油!有太阳就有希望!

  • 天堂电影院说,生活不是电影,生活难多了

  • 2014年,毕业了,做着一份时而清闲时而忙碌的工作,拿着一份尚可的工资,保持着两周回次家的频率,在四号线和一号线上随着人潮挤来挤去。摇晃的公交里窗外的风景掠过,动荡里有些安静,地铁没有一刻不是乘车高峰时间,男女老少,表情不一。晚上跑步,沿着马路两三站地,几公里的距离,随便找个站台坐下,看车来了又去。偶尔看大妈们跳广场舞,草坪上的小虫也不安静,听着喧嚣的音乐,看着一个个不年轻却满带喜悦的面孔,清晰地感受到简单世俗的快乐

  • 2010,我也毕业了,也工作了,
    事间两年,走着与你一样的生活轨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