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男人

故事是有生命的,但是它如何生长,取决于读它的人。——约翰·康诺利

曲名:Love Itself
歌手:Leonard Cohen(莱昂纳德·科恩)
词曲:Leonard Cohen/Sharon Robinson
所属专辑:Ten New Songs
发行年代:2014
风格:民谣,摇滚
介绍: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1934年9月21日—2016年11月7日),生于魁北克蒙特利尔西峰(Westmount),加拿大创作歌手、音乐人、诗人以及小说家。他的作品中充满对宗教、孤独、性以及权利的探讨。科恩先后获选进入加拿大音乐名人堂,加拿大创作名人堂,美国摇滚名人堂,同时他被授予了加拿大最高平民荣誉加拿大勋章及魁北克民族勋章。

2008年科恩获选进入美国摇滚名人堂时,致辞人娄·里德形容其是“最高水准与最具影响力的创作人之一。”

评论家布鲁斯·艾德(Bruce Eder)曾在一篇评述科恩流行音乐事业的文章中写到,“(科恩)是六十年代晚期最迷人也是最神秘……的创作人之一,……40年的音乐创作成功的保留了一批听众……仅次于鲍勃·迪伦(也许还有保罗·西蒙,从影响力来说),在众多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并且还依然活跃在21世纪的舞台上的音乐人物里,他比其他任何一位都更能吸引评论家和年轻音乐人的注意力。”

美国诗人学会对其在艺术领域的一生做出过更加概括的评论,包括他的诗歌、小说以及词曲作品,“(科恩)对诗歌、小说和音乐的成功糅合在其1993年出版的《Stranger Music: Selected Poems and Songs》作品表现得尤其突出,这部作品包含了200多首科恩的诗……多段小说的节选,和大约60首歌词……虽然对于某些人来说,里奥纳德在追求音乐创作时偏离了文学;但是对于喜爱科恩的人来说,他们更加乐于认为他作为一名通才跨越了多种艺术之间隐晦的界限。”

Love Itself - Leonard Cohen--:-- / 05:22
(*+﹏+*)

歌词:
The light came through the window,
光线穿过窗户
Straight from the sun above,
径直倾泻而下
And so inside my little room
我的小房间内
There plunged the rays of Love.
充溢着爱的光芒
In streams of light I clearly saw
在一束束光中 我清楚地看到
The dust you seldom see,
你一贯忽视的尘埃
Out of which the Nameless makes
一切都从无名中来
A Name for one like me.
像我一样有了姓名
I'll try to say a little more:
我还想说些什么
Love went on and on
爱不断前行
Until it reached an open door
直到抵达一扇敞开的门
Then Love Itself
然后爱本身
Love Itself was gone.
爱本身倏忽消失
All busy in the sunlight
所有阳光下忙碌的人
The flecks did float and dance,
就像飘舞在空中的尘粒
And I was tumbled up with them
我随着他们起伏不定
In formless circumstance.
在这片虚空之中
I'll try to say a little more:
我还想说些什么
Love went on and on
爱不断前行
Until it reached an open door
直到抵达一扇敞开的门
Then Love Itself
然后爱本身
Love Itself was gone.
爱本身倏忽消失
Then I came back from where I'd been
My room, it looked the same
我的房间看似毫无变化
But there was nothing left between
但并无任何东西留下
The Nameless and the Name.
在无名与有名之间
All busy in the sunlight
所有阳光下忙碌的人
The flecks did float and dance,
就像飘舞在空中的尘粒
And I was tumbled up with them
我随着他们起伏不定
In formless circumstance.
在这片虚空之中
I'll try to say a little more:
我还想说些什么
Love went on and on
爱不断前行
Until it reached an open door
直到抵达一扇敞开的门
then Love itself,
然后爱本身
Love Itself was gone.
爱本身倏忽消失
Love Itself was gone.
爱本身倏忽消失

这个男人

文/东尼奥·拉莫斯·罗萨,译/姚风

这个男人,曾经
蜗居家中,卑微地等待
太阳洗净
他脸上的阴霾

这个男人,曾经
站在一棵树的阴影下
等待改变
他命运的贫穷方向

这个男人,曾经
手拿一块石头,思索如何
把石头变成面包
把石头变成亲吻

这个男人,曾经
在生活的途中止步
觉得他比自己的影子
更为轻盈

(1960)

1 条留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