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忘了我们

只要互相留意对方的身体,爱往往会为生命带来光明。——[德]耶尔·阿德勒《皮肤的秘密》

曲名:Bluish Light
歌手:陈雪燃 / Matthew Carl Earl
作词:陈雪燃
作曲 : Matthew Carl Earl
所属专辑:Bluish Light
发行时间:2022-05-03
风格:流行
介绍:那叶扁舟,承载了微小锃亮的梦想。它是《Bluish Light》,是一抹汪洋。

歌词:
I am the one, a lost boat in the ocean
我如一叶扁舟 孤身迷失在汪洋中
Trying to find a shore, to breathe, to begin
竭力找寻彼岸 以喘息 以启航
Moonlight fills the emptiness in the night
月光填补夜的空
Only see those waves, echoing in the tide
只见阵阵波涛 在潮水中回荡
Stand on the broken deck
伫立于破碎的甲板上
Listen to the loneliness
聆听寂寞的回响
Feel the stormy rain start to breed
感受暴雨的滋长
Let it come, let it come, let it come
来吧 来吧 就来得更猛烈些吧
Then there’s the light
微蓝光芒随之降临身旁
Came from the deepest darkest storm in the sea
冲破海中最深沉至暗风暴的桎梏而来
The rain is pouring, the ocean’s crumbling
大雨倾盆 汪洋也摇摇欲坠
You’re the only thing I can see
你是我目光所及的唯一
Then there’s the light
微蓝光芒随之降临身旁
Came from the deepest darkest storm in my heart
冲破我心中最深沉至暗风暴的裹挟而来
Break through the night
黑夜也显得孱弱无比
So strong and bright
灿烂炳焕 光芒万丈
You are my lighthouse
你是我的灯塔
I am the one, a lost boat in the ocean
我如一叶扁舟 孤身迷失在汪洋中
(In the ocean)
(迷失在汪洋中)
Only Heaven knows the blue of the sea
唯有上天明了海之蓝
(Blue of the sea)
(汪洋满载的忧郁啊)
Moonlight fills the emptiness in the night
月光填补夜的空
Only see those waves echoing in the tide
只见阵阵波涛 在潮水中回荡
Stand on the broken deck
伫立于破碎的甲板上
Listen to the loneliness
聆听寂寞的回响
The stormy rain starts to breed
感受暴雨的滋长
Let it come, let it come, let it come
来吧 来吧 就来得更猛烈些吧
Then there’s the light
微蓝光芒随之降临身旁
Came from the deepest darkest storm in the sea
冲破海中最深沉至暗风暴的桎梏而来
The rain is pouring, the ocean’s crumbling
大雨倾盆 汪洋也摇摇欲坠
You’re the only thing I can see
你是我目光所及的唯一
Then there’s the light
微蓝光芒随之降临身旁
Came from the deepest darkest storm in my heart
冲破我心中最深沉至暗风暴的裹挟而来
Break through the night
黑夜也显得孱弱无比
So strong and bright
灿烂炳焕 光芒万丈
You are my lighthouse
你是我的灯塔
You are my lighthouse
你是我的灯塔

白色交响曲第3号 | 詹姆斯·惠斯勒

白色交响曲第3号 | 詹姆斯·惠斯勒

内心情人的最高独白

文/华莱士·史蒂文斯,译/张枣

点亮黄昏的第一盏灯,当我们
在室内憩息,心平气和,认定
那虚构之境便是那终极的善。

于是,这次幽会变得无比浓郁。
我们的涣散也凝聚成一个整体,
剥脱了所有心灰意懒的冷僻。

融融一体,那唯一的披肩
紧裹着我俩,给我们的空缺送来
一阵暖意,一股力道,那神奇的补给。

于是,我们忘了我们,忘了彼此,
只体悟到一个飘渺的秩序,一场完整,
一种认知,是它安排了这次幽会。

在它蓬勃的疆界,在内心的世界。
我们宣称:上帝绝不自外于想象——
于是,太初之光便高照冥暗。

依偎着这光,这内心的根据地,
我们在晚风中布置好了居所,
在那儿,一起厮守,已经足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