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需有心事,才会害怕,才能见鬼

我觉得人们在对生命的看法上犯了错误。我们忘记了生命是脆弱的、易碎和短暂的。我们假装生命是永恒的。——埃里克-埃马纽埃尔·施米特《奥斯卡与玫瑰奶奶》


曲名:歌
歌手:齐豫
作词:痖弦
作曲:李泰祥
所属专辑:有一个人
发行年代:1984
风格:民谣
介绍:一张非常“华丽”的专辑。一张诗的演唱作品。一张荣获1984年金鼎奖最佳演唱大奖的优秀专辑。《有一个人》这张专辑的词作全部来自诗人的诗歌作品,由城振铭、吴丽晖钢琴伴奏,李泰祥编曲。齐豫最好的专辑之一,却鲜有人提及。

这首《歌》是1957年2月6日台湾“新诗二大师宗”之一痖弦读里尔克后临摹作。据说此篇运用《诗经》的基本结构,重章复唱,也称重章复沓。李泰祥谱曲,在弦乐打击配置方面也极精准到位,这歌写的是人一生时间清晰历程,昨天,明天,爱情,死亡,悲悯,但配乐和演唱却不伤感,不逃避生死衰亡的自然规律,豁达和智慧的人生态度。音乐是有声的文学,古典传统和现代流行再一次完美精彩融合。

文/痖弦

谁在远方哭泣呀
为什么那么伤心呀
骑上金马看看去
那是昔日

谁在远方哭泣呀
为甚么那么伤心呀
骑上灰马看看去
那是明日

谁在远方哭泣呀
为什么那么伤心呀
骑上白马看看去
那是恋

谁在远方哭泣呀
为什么那么伤心呀
骑上黑马看看去
那是死

1957.2.6

Laboureur dans un Champ, 1889 - Vincent van Gogh

Laboureur dans un Champ, 1889 - Vincent van Gogh

午夜的判断

文/翟永明

人需有心事 才能见鬼
才能在午夜反复见到
幻灭中的白色人影
不然这普遍的声音
充满房间 反复吹动
只为一人所听 漫无边际的
大脑中 回忆爬过头顶
在目击的事物上结网

每夜我都害怕
梦中依稀的脚步
无声无息走上楼梯
反复走动 只为一人所苦
睡前饮下的药物
将我与白昼切断
温柔体贴的爱侣在我身边睡去
怡然自得 全然不知我夜晚的精神
在他乌有世界之外

人需有心事 才会害怕
才会在白天的墓碑上
发现自己的死棋
不然死者的来信
不会反复击中我的心脏
反复告诫 这基本的
不可见的事物 强有力的到来
它擅长于此 从内心
能感到它的威严

每夜我都醒来 紧闭双眼
面容依稀的人形反复出现
周围的墙和天上的墙
在错误中合拢
双臂上同伴的头颅不停跌落
为我担惊哭喊
我的来世成为他梦中的负担
陌生的空间在黑暗中沉浮
加重我熟悉的味道

人需有心事 才会死去
才会至今也认不清世界的面容
不然我们的祖先将反复追问
这凄惨的 集中了一切的命运
一个人的死包容了所有人的历史
一个梦包容所有死的方式

每夜我都做梦 午夜两点
绕来绕去的月亮用它的大舌头
把我紧紧裹上 我无法起步
我见过蛇的脸 人的脸
山羊完整的身体
蜘蛛爬过的痕迹
没有一个是快活的!
我知道 从梦中
直到温柔体贴的手
将我与黑夜切断

三星手机AKG耳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