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们身上脱落的,都交给秋风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引导我,于是往回看, 越过如此的深渊。——安娜·阿赫玛托娃《没有英雄的叙事诗》


曲名:Flying Condor
歌手:Alborada Del Inka
所属专辑:Alborada Del Inka
发行年代:2006
风格:印第安音乐,世界音乐
介绍:Alborada Del Inka,这是一支秘鲁乐队,演奏印第安部落风格的音乐。他们的音乐中充满了纯正的印第安长笛和鼓。“Alborada Del Inka”的中文意思是“印加黎明”。

Flying Condor - Alborada Del Inka--:-- / 05:13
(*+﹏+*)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文/冯至

什么能从我们身上脱落,
我们都让它化作尘埃:
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
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

把树叶和些过迟的花朵
都交给秋风,好舒开树身
伸入严冬;我们安排我们
在自然里,像蜕化的蝉蛾

把残壳都丢在泥里土里;
我们把我们安排给那个
未来的死亡,像一段歌曲,

歌声从音乐的身上脱落,
归终剩下了音乐的身躯
化作一脉的青山默默。


关于

冯至的《十四行集》收有十四行诗二十七首,1941——1942 年间作于昆明。这里选的是其中的第二首。

这时的冯至,早年的苦闷和忧伤虽不曾被光阴完全剥蚀,但似乎流入了记忆的深处。诗人近不惑之年,感情变得深沉了。他的精神触角伸入天地间遨游,领悟宇宙万物的本质和变化,探求人生奥秘的哲理性,把思考的结晶融入十四行体诗内,诗风完成了从早期的抒情哲理化到这一时期的哲理抒情化的转化。

这首诗涉及到生死和时间观念。曾经深刻影响过冯至的里尔克说过:“不能计算时间,年月都无效,就是十年有时也等于虚无。艺术家是:不算,不数;象树木似地成熟,不勉强挤它的汁液,勇敢地立在春日的暴风雨中,也不怕后边没有夏天来到。”(《给青年诗人的十封信》)

此诗简直就是里尔克的这一生命体验的延续和深入,甚至于象征人生的“树木”,也被冯至作为主干意象之一,移栽进了诗行:“我们安排我们在这时代/像秋日的树木,一棵棵”。冯至的创造在于,他隐去了人生的春和夏的出场(反以“树叶”和“过迟的花朵”稍稍透露了这一信息),诗一开始就从秋入手,一直写到冬。冯至将生命的奉献和抗争作为诗的背景材料,他着意刻画的是人生的秋天和冬天,是对这一段生命历程的深刻体验。诗人从宽厚的肩上抖落收获季节,让它沉入大地,去滋补新的生命。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