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横竖都是一死,倒不如尽量往前走,去看看那世人连做梦都想不到的血与泥的大沼泽的一角也好。——泉镜花《高野圣僧》


曲名:The Way to Freedom
歌手:但丁之舟
所属专辑:Lasting Forever - 直至永恒
发行年代:2013
风格:力量金属
介绍:但丁之舟,是一支来自四川绵阳的交响旋律力量金属乐队,拥有史诗般的音乐气质和唯美深刻的音乐理念。
乐队成员:谢知恒(主唱、和声、节奏吉他)、张贝 汪泓宇(主音吉他)、李颖(小提琴)、魏静(女声)。

The Way to Freedom - 但丁之舟--:-- / 01:28
(*+﹏+*)


展开歌词


All alone oh I wish I could walk, never stop
独自披荆斩棘,我绝不停歇
Only winds and spirits are there to talk
惟有风儿和寂寞与我为伴
This is my yearning: A place where I’d be on my own and I could breathe free
我心之所在是一个静谧而又充满自由气息的地方
Where am I, where I go?
我身处何方,又去往何地?
Maybe roam to a place that would only exist in my own dreams
或许,我的梦想会指引我前行
Into the nowhere where all yearnings end and my life then would be real
直到平息渴望,回归真实的自己
The journey’s eternal
长路漫漫
I’m riding and diving,
我勇往直前
ascending to skies that are yet unseen
直击长空
The quest is a long one to find me a place where no one has ever been
鞭长驾远,我终于发现那无人到过的圣洁之地
Before me lies freedom, waiting for me
在我拥抱自由之前,请为我等候,好么
I am on this way now that I used to be for so long
即刻启航,驶向那倾慕已久的地方
I will never come back here to this place that I once called home
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To this place that I once called home
我再也不会回到我的家乡
To this place that I once called home
再也不会......

十四行集(第二十一首)

文/冯至

我们听着狂风里的暴雨,
我们在灯光下这样孤单,
我们在这小小的茅屋里,
就是和我们用具的中间

也有了千里万里的距离:
铜炉在向往深山的矿苗,
瓷壶在向往江边的陶泥,
它们都像风雨中的飞鸟

各自东西。我们紧紧抱住,
好像自身也都不能自主。
狂风把一切都吹入高空,

暴雨把一切又淋入泥土,
只剩下这点微弱的灯红
在证实我们生命的暂住。


关于作者
这首诗是冯至《十四行集》中的第二十一首。

当时冯至在西南联大任教,为避敌机轰炸,一段时间寄居在离城约十五里的一个林场的茅屋里。本诗便是就一个暴风雨夜晚茅屋内外的景象,抒写对现实的感受和生命意义的体验。
冯至在当时写的一篇散文《一个消逝了的山村》中写道:“夜夜常起的狂风,好像要把一切都给刮走。这时有如身在荒原,所有精神方面所体验的,物质方面所获得的,都失却了功用”。

冯至(1905年9月17日—1993年2月22日),原名冯承植,直隶涿州人,现代诗人、学者。冯家为天津著名盐商,盐引在直隶涿州,八国联军侵华后避难于涿州,故生于涿州。

冯至曾就读于北京四中。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23年考入北京大学德文系本科,1927年毕业。就学北京大学期间,冯至在1923年加入林如稷的文学团体浅草社,1925年和杨晦、陈翔鹤、陈炜谟等成立沉钟社,出版《沉钟》周刊,半月刊和《沉钟丛刊》。1927年毕业后,他到哈尔滨一中从教。1930年留学德国先后就读柏林大学、海德堡大学,1935年获得海德堡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36年至1939年任教于同济大学,1939年至1946年在西南联合大学外文系任教,1946年至1964年在北京大学西语系任教,曾出任系主任。1964年9月调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