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有一些马,想回到古代

我并不期待人生可以过得很顺利,但我希望碰到人生难关的时候,自己可以是它的对手。——加缪​​​​


曲名:花瓶
歌手:张玮玮和郭龙
作词:尹丽川
作曲:张玮玮
所属专辑:你等着我回来
发行年代:2008
风格:民谣
介绍:故事是这样的,有两个羞涩的文质彬彬的流氓,他们同时爱上了一个姑娘,两人分别写了情歌,后来递小纸条的时候,撞车了,于是就相约一起写情歌。他们一开始叫“黄河双煞”,后来被人称作忧伤的民谣歌手,但是大伙儿在低吟浅酌的时候听见了他们的歌词,又管他们叫做诗人。而心里坚持着等那一杯茶的人们,会坚定地热爱这前苏联的手风琴传统、老于世故的单纯,以及锦心绣口喝醉了一口吐出半个深绿的那什么,美好。
https://music.163.com/#/song?id=32807839

展开歌词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渴望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这样就能插进花瓶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怀恋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这样就能插进花瓶

就像一些花瓶
安静的洁白的花瓶
就像一些花瓶
落满了灰尘的花瓶
就像一些花瓶
安静的洁白的花瓶
就像一些花瓶
落满了灰尘的花瓶

轻轻地诉说,因为这是生活

文/费尔南多·佩索阿,译/韦白

轻轻地诉说,因为这是生活,
这是生活和我对生活的意识,
因为夜晚继续前行,我累了,我睡不着,
而如果我走到窗前
我看到,在那野兽的眼皮下,
有无数星星的巢穴……
我消磨了白昼,希望能在夜晚安睡。
此刻正是夜晚,差不多是下一天了。
我昏昏欲睡。我睡不着。
我感到,在这种疲倦中,我是整个的人类。
正是这种疲倦,几乎把我的骨头融化成了肉……
我们全都分享着这同样的命运……
带着被缚的翅膀飞行,我们蹒跚着
穿过世界,一张横贯深渊的蜘蛛网。


关于作者

费尔南多·佩索阿(1888年6月13日-1935年11月30日),生于里斯本,是葡萄牙诗人与作家。他生前以诗集《使命》而闻名于世。他被认为是继卡蒙斯之后最伟大的葡语作家。文评家卜伦在他的作品《西方正典》形容为他是与诺贝尔奖得主巴勃鲁·聂鲁达最能够代表二十世纪的诗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