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互不相欠,世界变得如此沉静

就像大海和天空在水平线上融合在一起那样,梦幻和现实也有可能正在遥远的地方相互融合。——三岛由纪夫《丰饶之海》


曲名:House By The River
歌手:Allan Taylor
所属专辑:Color To the Moon
发行年代:2000
风格:民谣
介绍:也许我会试图去找你,虽然你从未留下痕迹。

House By The River - Allan Taylor--:-- / 02:43
(*+﹏+*)


展开歌词


You traded all your lovers
你与所有的爱人做交易
for a house by the river
只为了一所河边的房子
And all those sweet deceptions
所有那些甜蜜的欺骗
and one more broken vow
破碎的誓言
And the dark-eyed poets
和那个黑眼睛的诗人
who promised you forever
承诺你永远的诗人
Tell me,where are they now
告诉我,他们现在又在哪
Where are they now
他们现在又在哪?
You were always running
你总是在奔跑
just one more step ahead
仅仅只在前方一步
And just like all the others
就像所有其他人
I was following somehow
我跟随着你,不知道为什么
Was it something I wasn't saying
也许是一些我没有说
something I should have said
但是我应该说的原因
Tell me,where am I now
告诉我,我现在又在哪
Where am I now
我现在又在哪?
Now sweet solitude surrounds you
甜蜜的孤独如今环绕你
like a blanket of white heather
像一条白色石楠花毯子
You are one with the land
你是大地上的一员
and the sky somehow
而天空也不知为何
And the seasons sway in sympathy
跟随四季更替表示同情
as you dance in time together
正如你与时间共舞
Tell me,where are you now
告诉我,你现在又在哪
Where are you now
你现在又在哪?
I will write a song for you
我会为你写一首歌
and try to fill this space
尝试填补这个空白
And I'll take the time in passing
我会用过去的时间
to wonder from afar
来想想远方的消息
Maybe I'll try to find you
也许我会试图去找你
though you never left a trace
虽然你从未留下痕迹
And maybe then I will know
也许以后我会知道
who you are
你是谁
Maybe then I will know
也许以后我会知道
who you are
你是谁

马格里特的两幅画《The Schoolmaster》《The Evening Gown》

马格里特的两幅画《The Schoolmaster》《The Evening Gown》

已经过了一点

文/[俄]马雅可夫斯基,译/陈黎、张芬龄

已经过了一点。你一定已就寝。
银河在夜里流泻着银光。
我并不急,没有理由
用电报的闪电打搅你,
而且,如他们所说,事情已了结。
爱之船已撞上生命的礁石沉没。
你我互不相欠,何必开列
彼此的苦难,创痛,忧伤。
你瞧世界变得如此沉静,
夜晚用星星的献礼包裹天空。
在这样的时刻,一个人会想起身
向时代,历史,宇宙说话。


关于作者
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马雅可夫斯基(1893年7月19日-1930年4月14日),苏联诗人、剧作家,代表作长诗《列宁》从正面描写列宁的光辉一生,描写群众对列宁的深厚感情。他的喜剧讽刺了小市民及揭露了官僚主义,并在戏剧艺术上有创新。由于长期受到宗派主义的打击,加上爱情遭遇的挫折,1930年4月14日,诗人开枪自杀,身后留下13卷诗文。

三星手机AKG耳机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