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诗与歌】我家里有一件外套

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曲名:My Father's Eyes
歌手:Eric Clapton
所属专辑:Complete Clapton
发行年代:2009
风格:摇滚
介绍:神乎其技,出神入化,有够神,只要吉他之神Eric Clapton/艾力克莱普顿一出手,管它是蓝调摇滚、迷幻摇滚、民谣摇滚、流行摇滚、抒情摇滚,全都能精准到位,变成一首又一首撼动人心的摇滚经典,这些摇滚经典全数网罗在2007年的跨厂牌双CD精选大碟《Complete Clapton》。

“Eric从未见过自己的生父,因为私生子的羞耻身份被母亲交与外祖父母抚养长大。时过境迁,当事业已成的Eric某天凝视自己小儿子的眼睛时,竟好似看到了从未谋面的父亲的眼睛,3代人的灵魂就这样交汇在一起。于是写下了这首歌。”(网易云音乐网友A-Ro的评论)

歌词:
Sailing down behind the sun,
在太阳落下前启航
Waiting for my prince to.e.
等待我的王子的到来
Praying for the healing rain
祈求着可以治愈伤痛的雨
To restore my soul again.
将我的灵魂重整
Just a toerag on the run.
就像一个逃命的坏蛋
How did I get here?
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What have I done?
我做了什么
When will all my hopes arise?
我所有的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How will I know him?
我怎样才能了解他
When I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当我看着父亲的眼眸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看着父亲的眼眸
My father's eyes.
我父亲的眼眸
When I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当我看着父亲的眼眸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看着父亲的眼眸
My father's eyes.
我父亲的眼眸
Then the light begins to shine
然后光芒闪耀
I hear those ancient lullabys.
我听到那古老的摇篮曲
And as I watch this seedling grow,
当我看着子女成长
Feel my heart start to overflow.
感觉心情满溢
Where do I find the words to say?
我该怎样形容
How do I teach him?
我该如何教导他
What do we play?
我们玩些什么呢
Bit by bit, I've realized
渐渐的,我开始明白
That's when I need them,
这就是我需要他们的时候
That's when I need my father's eyes.
父亲的眼眸才是我需要的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看着父亲的眼眸
My father's eyes.
我父亲的眼眸
That's when I need my father's eyes.
父亲的眼眸才是我需要的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看着父亲的眼眸
My father's eyes.
我父亲的眼眸
(Instrumental)
(间奏)
Then the jagged edge appears
然后陡峭的海角出现了
Through the distant clouds of tears.
穿越遥远的积雨云
I'm like a bridge that was washed away;
我就像一座被冲毁的桥
My foundations were made of clay.
我是上帝创造的
As my soul slides down to die.
但我的灵魂却开始消逝
How could I lose him?
我怎样才能忘记他
What did I try?
我要如何做
Bit by bit, I've realized
渐渐的,我开始明白
That he was here with me;
他始终都在我左右
I looked into my father's eyes.
我看着父亲的眼眸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看着父亲的眼眸
My father's eyes.
我父亲的眼眸
I looked into my father's eyes.
我看着父亲的眼眸
(look in my father's eyes)
......

外套

文/阿多尼斯

我家里有一件外套
父亲花了一生裁剪
含辛茹苦地缝线。
外套对我说:当初你睡他的草席
如同掉光了树叶的树枝
当初你在他心田
是明天的明天。

我家里有一件外套
皱巴巴地,弃置一旁
看到它,我举目打量
屋顶、泥土和石块砌成的土房
我从外套的窟窿里
瞥见他拥抱我的臂膀
还有他的心意,慈爱占据着心房
外套守护我,裹起我,让祈望布满我的行旅
让我成为青年、森林和一首歌曲。


关于作者
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伊斯比尔(阿拉伯语:علي أحمد سعيد إسبر‎,1930年1月1日-),笔名阿多尼斯(أدونيس‎、Adunis),叙利亚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

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伊斯比尔曾获得布鲁塞尔文学奖,土耳其希克梅特文学奖,马其顿金冠诗歌奖,意大利诺尼诺国际文学奖等,近年也是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

1980年曾到访北京,2009年第二次到中国。他被人评为“阿拉伯世界的鲁迅”。在中国大陆出版有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薛庆国译,译林出版社,2009年。

4 条留言

  • 老鬼,你的文字图片还有歌曲真的很有治愈的力量,我喜欢麦田音乐网!

  • 刚翻到了11年前的邮件,从邮件的连接回到了曾经的归属感麦田,老鬼还好吗,还是10多年前的那个老鬼吗。第一次上麦田音乐网的时候还在上高中,现在已经奔三了,老鬼可还好?

    • 老朋友,谢谢你的挂念,我挺好的,希望你也平安快乐。

      • 这种感觉真好,感觉回到了以前的青春时光。周边的人、环境变了又变,现在只有这个地方让我能觉得有回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