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玮玮和郭龙:我们都有着各自的罪啊,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

夜晚会把人变得残酷,也会把人变得正直,还会把人变得不对劲,把人变得轻率。——伊坂幸太郎《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


曲名: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
歌手:张玮玮和郭龙
所属专辑:白银饭店
发行年代:2012
风格:民谣
介绍:“这张专辑里的歌,大部份写于07至09年。那期间我从北京永安里搬家到了东直门。2010年9月,为了可以更踏实的录音,我又从东直门搬到了这张专辑的录音棚所在地,北京青年路。

2011年4月26日,这张专辑结束前期录音。秋天万晓利又为这张专辑工作了近五十天,结束它的后期混音。

五年过去了,我也从北京搬到了南方。时过境迁,当我听着这些歌的时候,我明白了它的意义:它记录了我生命中的一部份。

坎坷的乐手转型之路上,我迈出了个人的一小步。如今我迫不及待地想拿出这张专辑,因为这样我才能和它告别。下一步,山长水远。”

——张玮玮

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 - 张玮玮和郭龙--:-- / 05:12
(*+﹏+*)


展开歌词


你是沿江而来沉默的革命杀手
我是阁楼里面失败的三流演员
你要向东方去干掉某个人的明天
我要换一个名字我要去南方
收音机里的女人用甜蜜的声音
说着梦中荒野上吹过的风
我们都有着各自的罪啊
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
蓝色的帽子是赶路匆忙的早晨
灰色的帽子是荒唐懦弱的夜晚
谁在日夜交替的缝隙里打牌
我们随他的运气落在地上
记着你曾经有过温暖的过去
我坐在阳光下面的理发店
此刻我们正在遥远的故事里奔跑
背后黑色的幕布向我们扑过来
你是沿江而来沉默的革命杀手
我是阁楼里面失败的三流演员
你要向东方去干掉某个人的明天
我要换一个名字我要去南方
收音机里的女人用甜蜜的声音
说着梦中荒野上吹过的风
我们都有着各自的罪啊
哪一位上帝会原谅我们呢
蓝色的帽子是赶路匆忙的早晨
灰色的帽子是荒唐懦弱的夜晚
谁在日夜交替的缝隙里打牌
我们随他的运气落在地上
记着你曾经有过温暖的过去
我坐在阳光下面的理发店
此刻我们正在遥远的故事里奔跑
背后黑色的幕布向我们扑过来
收起

断章2002

文/韩东

你再也不会对着那栋房子哭泣了
你再也不会觉得自己像一个蘑菇从我的身体里长出来了
一切都已过去
短暂得像苹果树开花
我领略了最美的风景
来到蛮荒之地
痛苦和欢乐已不再重要了

你可以拒绝我
但不要拒绝我的爱
我可以把我拿开
愿光线变得更加纯净
那柔和温暖的光淡淡地照耀你
愿我丑陋的影子从你们中间后退吧

我生性认真,心中忧伤
想爱一个不幸的孩子
直至一生
我想用我的热情融化她心中的坚冰
用我的身体为她遮风挡雨
我想在那间简陋的房子里和她促膝交谈
想在床上抱紧她,调匀她的呼吸
但我的存在就是这一切的障碍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