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已使你厌烦,只有爱的太阳不会变换

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阿尔贝·加缪


曲名:Crossroads
歌手:Don McLean
所属专辑:Legendary Don McLean
发行年代:2009
风格:民谣
介绍:1945 年出生于纽约、 1969 年发表首张专辑的唐·麦克莱恩(Don McLean),就像是位孤独的吟游诗人,将个人的生活感受与社会观察,写成一首又一首的排行作品,全球销售超过 40 张白金与金唱片,不但让后世民谣歌手尊称他为「不朽传奇」( US Legend ),就连包括猫王、麦当娜、乔治·迈克尔、乔诗·葛洛班甚至到台湾的齐豫等流行歌手,也都沉浸在他优美的词曲意境下、不断翻唱他的作品。

除了是民谣歌手的启蒙代表与流行歌手的翻唱最爱,唐·麦克莱恩于 1971 年发表、向画家梵高 Vincent Van Gogh 致敬的作品《Vincent》,不但一举成为全球乐坛热门歌曲,更成为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至今天天伴随梵高画作播放的音乐作品。

唐·麦克莱恩说过一段话:“我是个歌手,就这么简单 ─ 唱歌,找歌,写歌,录歌。糟糕的是,最近大家的焦点都放在音乐录像带上,而非歌曲本身。在这个领域里面,音乐的价值被贬低了。当然,棒棒糖也缩水了,政治人物也变笨了,什么地方都看得到代用品。不久以后,人们也不知道自己听的根本不是真材实料的音乐。”

Crossroads - Don McLean--:-- / 03:39
(*+﹏+*)


展开歌词


I've got nothing on my mind: Nothing to remember,
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无以铭记,
Nothing to forget. And I've got nothing to regret,
无以忘却。我安然无悔,
But I'm all tied up on the inside,
内心却充满纷扰,
No one knows quite what I've got;
没人知道我承受的一切;
And I know that on the outside
而我明白表面看来
What I used to be, I'm not anymore.
我已不再是曾经的自己。
You know I've heard about people like me,
你知道的,我听说过像我一样的人们,
But I never made the connection.
但我从未与他们联络。
They walk one road to set them free
他们走上寻求解脱的道路
And find they've gone the wrong direction.
却发现南辕北辙。
But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但无需回头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I stand.
因为所有道路都通往我的所在。
And I believe I'll walk them all
而我相信我会一一走过
No matter what I may have planned.
无所谓我曾计划过什么。
Can you remember who I was? Can you still feel it?
你是否还记得我?是否还有所感受?
Can you find my pain? Can you heal it?
你能否发觉我的痛苦?又能否将它治愈?
Then lay your hands upon me now
就把手放在我的身上吧
And cast this darkness from my soul.
投射我灵魂的黑暗。
You alone can light my way.
只需要你就能照亮我的道路。
You alone can make me whole once again.
只需要你我就能再度完整。
We've walked both sides of every street
我们走过了每条街的两侧
Through all kinds of windy weather.
穿过了所有风风雨雨。
But that was never our defeat
而我们永不言败
As long as we could walk together.
只要我们仍携手同行。
So there's no need for turning back
所以我们无需回头
`Cause all roads lead to where we stand.
因为所有道路都通往我们的所在。
And I believe we'll walk them all
而我相信我们会一一走过
No matter what we may have planned.
无所谓我们曾计划过什么。

无题

文/索洛维约夫,译/张冰

我可怜的朋友,道路已然使你厌烦,
凋萎了,你的花环,你的目光黯淡,
于是,你找我来歇一歇。
晚霞已然烧尽,残照已然减淡。

可怜的朋友,我爱你但我并不想问你
你曾在哪里又所自何来;
你只要把我的名字轻声呼唤――
我就会默默地把你揽入我怀。

统治大地的是死神和时间,――
但你切不可如此把他们称唤;
总在旋转的一切都会在雾中消散,
就只有爱的太阳永远不会变换。

1887年9月8日

关于作者
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索洛维约夫(1853—1900年),是俄国著名的宗教哲学家、诗人、政论作家。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