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我们曾如此生活

他总是相信,黎明能治愈所有的疼痛。——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夜间飞行》


曲名:島人ぬ宝
歌手:BEGIN
所属专辑:ビギンの一五一会
发行年代:2003
风格:冲绳民谣
介绍:日本岛歌组合Begin是由来自冲绳县石垣岛的三人——比嘉荣升、岛袋优和上地等组成。1990年凭一首广告歌出道至今,所出唱片已超过40张,名曲《あふれる涙》,堪称今日冲绳歌曲的代表作。BEGIN更自创造型独特的乐器“一五一会”,形成独特的冲绳/流行民谣的流派。 经过15年的磨砺,BEGIN已经跻身当今日本超级乐队之列。

島人ぬ宝 - BEGIN--:-- / 05:56
(*+﹏+*)


展开歌词


僕が生まれたこの島の空を
对我出生的这个小岛的天空
僕はどれくらい知っているんだろう
我究竟了解它有多少
輝く星も 流れる雲も
无论是闪烁的星还是流动的云
名前を聞かれてもわからない
被问到了名字都不知道
でも誰より 誰よりも知っている
可是我比谁,比谁都了解
悲しい時も 嬉しい時も
在我伤心难过和开心欣喜的时候
何度も見上げていたこの空を
无数次抬头仰望的这片天空

教科書に書いてある事だけじゃわからない
只是念课本里写著的内容你是无法明白的
大切な物がきっとここにあるはずさ
最宝贵的东西一定就在这片天空里
それが島人ぬ宝
那正是小岛上人们的珍贵宝贝

僕がうまれたこの島の海を
对我出生的这片大海
僕はどれくらい知ってるんだろう
我究竟了解它有多少
汚れてくサンゴも 減って行く魚も
对於被弄脏的珊瑚和渐渐在减少的鱼儿
どうしたらいいのかわからない
该如何是好?
でも誰より 誰よりも知っている
可是我比谁,比谁都了解
砂にまみれて 波にゆられて
这片沾满白沙,波浪荡漾
少しずつ変わってゆくこの海を
一点一点在蜕变的大海
テレビでは映せないラジオでも流せない
它不会在电视里被放映,也不会在收音机被播出

大切な物がきっとここにあるはずさ
最宝贵的东西一定就在这片大海里
それが島人ぬ宝
那正是小岛上人们的珍贵宝贝

僕が生まれたこの島の唄を
对我出生的这个小岛的歌曲
僕はどれくらい知っているんだろう
我究竟了解它有多少
トゥバラーマもデンサー節も
我甚至连八重山和デンサー节
言葉の意味さえわからない
意思都不知道.
でも誰より 誰よりも知っている
可是我比谁,比谁都知道
祝いの夜も 祭りの朝も
这首在贺喜和祭拜时
何処からか聞こえてくるこの唄を
一定可以从哪里听到的歌
いつの日かこの島を離れてくその日まで
不知道何时我会离开这个小岛
大切な物がをもっと深く知っていたい
在我离开以前还想了解更多小岛上的宝物
それが島人ぬ宝
那正是小岛上人们的珍贵宝贝
それが島人ぬ宝
那正是小岛上人们的珍贵宝贝
それが島人ぬ宝
那正是小岛上人们的珍贵宝贝

小公主和小王子

文/约翰·阿什伯里,翻译/赵毅衡

当我们穿越草地,草割痛了我们的脚——
你,才十三岁穿着男人的制服,太大,
这是象征,说明我们在一起已有多少年。
我采草莓,放在铁皮罐中,
搁在树桩上,算一顿晚餐,
夜晚或早或迟总要来临,
而群鸦飞起,遮满了西天。

我要你查看这禁闭我们的
结实的黑夜,但你说,不。
你太疲倦,翻身就睡着。
我也睡,梦中我听见马把你带走。

当微风停歇,又是一个
早晨。醒来吧,是动身,
走进天庭荒野的时候。今晨,陌生人
给我们吃的,我们这么远走来使他们惊骇。
又是夜,但今夜有所不同,
你走路时脚好像没有碰弯草叶;
你对我十分信赖;
飞蛾碰撞我白炽的前额。

风声呼啸。就这样下去。总有一天
我们会醒来,因为我们从高崖
跌入了这白色的、宝贵的夜空。
你会说:“你和我,我们曾如此生活。”


关于作者
约翰·劳伦斯·阿什贝利(John Lawrence Ashbery,1927年7月28日-2017年9月3日)是一位美国诗人。他出版过超过20卷诗集,赢得了美国几乎所有的主要诗歌奖项,包括以诗集《凸面镜中的自画像》获1976年普利策奖。但阿什贝利的作品仍有很大争议。他的《文选》中收录了一篇评论伊丽莎白·毕晓普的文章,他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愚蠢、自产自销的超现实主义者,甚至无视超现实主义诗歌的规则和逻辑”。虽然阿什贝利以其作品的后现代复杂性与不透明性知名,他声称他希望能为尽可能多的读者阅读,而不是自说自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