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触及那忘却的黑暗

我仍然无法巧妙地部署时间、存储时间,或最好是遗忘时间,但这些于我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如今我明白了,梦与醒并非相互诅咒的两码事,而是相互延伸、相互渗透、相互补充,使彼此都成为可以忍受之事的存在。——威尔玛·斯托肯斯特罗姆《去往猴面包树的旅程》


曲名:Midnight Blues
歌手:Snowy White
所属专辑:No Faith Required
发行年代:1996
风格:布鲁斯

Midnight Blues - Snowy White--:-- / 08:33
(*+﹏+*)


展开歌词


This is my blues
这是我的蓝色忧郁
Cause I'm back then on my own again
我再次归来
This is the blues I'm playing
这是我演奏的蓝调
Yes it's the final thing
这是最后一次演奏
When the night is cold and lonely
当晚又冷又寂寞的时
This is the midnight blues
这是午夜蓝调
This is the midnight blues
这是午夜蓝调
For the girl I left behind me
为了我留下的那个女孩
Ain't it the final thing
这是最后一次演奏
This is the blues
午夜蓝调
Just a feeling deep inside of me
仅仅是我内心深处的一种感觉
This is the midnight blue
午夜蓝调

永不触及那忘却的黑暗

文/狄兰·托马斯

永不触及那忘却的黑暗
也别去了解
任何他人或自己的烦恼——
否定铭记否定,
光的空白处,发现黑暗被点燃——
梦魇不再,
不再从睡梦的伤口流淌,
知识沾染破损的大脑,
一文不值,毫无点滴作用,
纵然徒劳争辩死后之事;
即便头撞南墙也无济于事
即便血液与躯壳找到甜美的空白,
这点脓藏得太深。
酒徒,你的红酒里有毒,
散开来,沉积到渣滓
留下一抹腐败的色泽,
裙沿下的锯末屑;
每一只手上必有邪恶
活着或死去,
泡沫或片刻的移动
所有掌握的一切,从无到无,
甚至连文字也是无
即便太阳转向盐,
一声古老的哭喊,也只是虚无,
无未曾改变,无更为古老
纵然爱与困惑耗尽了你和我。
我爱又困惑,徒劳,徒劳,
爱与困惑,仿佛一位垂死之人
设想美好的一切,尽管只是冬天,
但当春天来临,
黄水仙和喇叭花盛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