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兄弟,这大部分是你的过错

日子,过起来当然就长,但是拖拖拉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后就混淆成了一片。每个日子都丧失了自己的名字。对我来说,只有“昨天”与“明天”这样的字,才具有一定的意义。——加缪《局外人》

浅川マキ(Maki Asakawa)
曲名:それはスポットライトではない
歌手:浅川マキ(Maki Asakawa)
所属专辑:灯ともし顷
发行年代:1976
风格:布鲁斯,爵士
介绍:认识寺山修司的人,应该都会知道浅川マキ这名字。这位传奇歌手生于 1942 年日本石川县,六十年代曾在酒廊当歌手,68 年得到寺山修司赏识,在新宿的地下剧场 “蝎座” 作个人演出,七十年代先后发表 《浅川マキの世界》和《Maki II》两张经典大碟。

浅川マキ最令人印象深刻之处,应该是她一把乌黑长直发,一身全黑装束,脸上架着墨镜,指缝夹着一根香烟的神秘形象,她那把带点沧桑,带点悲凉且倾向黑暗荒凉的歌声诱惑迷人。2010 年 1 月 17 日被发现倒卧于名古屋市下榻的酒店浴室内,送院后延至同日晚上因急性心脏衰竭逝世,享年 67 岁。

展开歌词


もしも 光が
假如那耀眼的光芒
またおいらに 当たるなら
还能再次照耀在我身上
それを どんなに 待ってるさ
那不管怎样,也会等待
ずっと 前のことだけれど
尽管它一直就在我眼前
その光に 気付いていたのだが
每当伸手触碰
逃しただけさ
却又消散不见
だけど ふたたび いつの日にか
但是总有那么一天
あの光が おいらを照らすだろう
它会再照耀在我身上的吧
あの光 そいつは
那可恶的光啊
古びた町のガス灯でもなく
不是古旧街道的瓦斯灯
月灯りでもない
不是寂静夜晚里的明月
スポットライトでなく
不是舞台注目的聚光灯
蝋烛の火じゃない
更不是蜡烛摇曳的微火
まして 太陽のひかりじゃないさ
甚至不是太阳滋养的光
あの光 そいつは
我所说的光啊
あんたの目に いつか
是曾经在你眼里
輝いていたものさ
闪耀着的希望
また おいら いつか
还能再一次
感じるだろうか
让我感受到吗?
あんたは なにを
我说你啊
知ってるだろうか
肯定知道些什么吧?
あの光 そいつは
这可恶的光芒啊
古びた町のガス灯でもなく
不是老城小巷里的瓦斯灯
月灯りでもない
不是夜空中高挂着的圆月
スポットライトでなく
不是舞台上华丽的聚光灯
蝋烛の火じゃない
也不是将燃烧殆尽的烛火
まして 太陽のひかりじゃないさ
更不是太阳照耀下来的光
あの光 そいつは
我所说的光啊
あんたの目に いつか
是曾经在你眼里
輝いていたものさ
闪耀着的希望
また おいら いつか
什么时候我还能
感じるだろうか
再一次感受得到呢
あんたは なにを
我说你啊
知ってるだろうか
一定知道些什么吧

Romeo Y Julietta con una Testigo - Jose Manuel Capuletti

Romeo Y Julietta con una Testigo - Jose Manuel Capuletti

世上最奇怪的生物

文/纳齐姆·希克梅特

你像一只蝎子,我的兄弟,
你活在怯懦的黑暗中
像一只蝎子。
你像一只麻雀,我的兄弟,
常常像麻雀般胆战心惊。
你像一只蛤蚌,我的兄弟,
封闭的像蛤蚌,自我满足。
而你看上去是可怕的,我的兄弟,
像死火山的山口。

不是一个,
不是五个——
很不幸,你的人数是数百万。
你像一只绵羊,我的兄弟:
当你看见穿斗篷的牲畜贩子扬起棍棒,
你迅速地挤入畜群,
几乎是自豪的,跑向屠宰场。
我想说,你是世上最奇怪的生物——
比那些鱼还奇怪,
为了水而看不见海洋。
这世间的压迫
多亏了你。
如果我们饥饿、困倦、被鲜血覆盖,
依然像酿酒的葡萄般被碾碎,
这是你的过错。
我几乎不敢下决心说出这一切,
但是,我亲爱的兄弟,这大部分是你的过错。


作者简介
纳齐姆·希克梅特(1902.1.20——1963.4.3),土耳其著名诗人。生于萨洛尼卡城。伊期坦布尔高中毕业后,入海军学校学习。1920 年参加反对帝国主义占领的斗争,被学校开除。1921 年去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结识了马雅可夫斯基,并深受苏联文学的影响。1924 年回国,从事进步的文学活动,遭到当局的迫害,多次被捕,系狱17年。1950 年由于国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终于获释,但出狱后仍遭迫害,被迫逃亡苏联。曾获得列宁国际和平奖金。1963 年在莫斯科病故。

希克梅特早期的诗大多抒发个人的感情,后以自由体诗描写社会现实生活。

1952年,希克梅特来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了一本诗集,后少有进一步介绍。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