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护士的诗:请不要打扰。今夜我羞于赞美。

是的,一切总会过去。人之所以能够感到“幸福”,不是因为生活得舒适,而是因为生活得有希望。——李娟《冬牧场》 ​​​​

Silver Tomb For The Kingfisher
曲名:V Of Pelicans
歌手:Jay Clifford
所属专辑:Silver Tomb For The Kingfisher
发行年代:2011
风格:民谣

V Of Pelicans - Jay Clifford--:-- / 04:18
(*+﹏+*)


展开歌词


Taken by the ocean and the wind
乘着清风海洋而去
Procession of broken pieces
余留下的一列列碎片
What's left now floating like a V of pelicans
就像空中V字队形的鹈鹕一般飘忽
Captured by the slowly falling tide
禁锢于缓慢消退的潮汐之中
Scattered drift wood
还零星点缀着散乱的漂流木
A doomed armada now crossing in search of the other side
命中注定的无敌舰队正缓缓驶过,探索着另一端的世界
With the darkness eminent
在这漫漫黑暗的笼罩下
Everyone tries to find a way back home again
每个人都渴望能找到重返家园的路
Nothing but a frame of skin and bone
万物皆虚,唯有形影瘦削
She takes a deep breath to drown
她深吸了一口气,沉浸于水中
Or baptize this river with the tears she's never known
亦或是想用自己不知因何而来的泪水洗礼这条河流
A shadow of a wolf across the beach
沙滩上有狼影一闪而过
Silver and black a guardian
银灰的守护者
Over the chasm that keeps us out of reach
在峡谷的另一边阻止我们靠近
With the darkness eminent
在这般黑暗的笼罩下
Everyone tries to find a way back home again
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希望能再次回到故土
Hidden in a single grain of sand
藏匿在一颗小小的沙粒中的
A numinous charge of light
是神圣的光芒
A sudden unveiling with a chance to understand
这突如其来的揭幕,给予了我们一个机会去理解其中的奥秘
It doesn't matter now just what she wants
现在她想要什么并不重要
The messages drift across horizons
地平线上升起的讯息
Half under like a flock of cormorants
半升浮的样子宛若一群鸬鹚
With the darkness eminent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下
Everyone tries to find a way back home again
每个人都渴望能找到重返家园的路
Taken by the ocean and the wind
乘着清风海洋而去
Procession of broken pieces
余留下的一列列碎片
What's left now floating like a V of pelicans
就像空中V字队形的鹈鹕一般飘忽
With the darkness eminent
在这漫漫黑暗的笼罩下
Everyone tries to find a way back home again.
每个人都渴望能找到重返家园的路
With the darkness eminent
在这漫漫黑暗的笼罩下
Everyone tries to find a way back home again.
每个人都渴望能找到重返家园的路

武汉方舱医院护士弱水吟的四首诗

文/弱水吟

请不要打扰

请容我脱下防护服和面罩
把我的肉身从铠甲抽离
让我靠一靠身体
让我平静呼吸
唉……
口号是你们的
赞美是你们的
宣传、标兵,都是你们的
我只是在执行岗位职责
做一个医者良心的拯救
常常,不得已赤膊上阵
生和死来不及选择
真的没有什么高大上的想法
请不要给我花环
不要给我掌声
也不要什么工伤、烈士,几等功
来武汉,我不是来欣赏樱花的
也不是来风花雪夜,接受吹捧
只想疫情结束能安全回家
即使剩下一把骨头
也要把自己带回给儿女、爹妈
试问:
谁愿意抱着同伴的骨灰盒
踏上回家的路程
媒体,记者
请不要再来打搅我
所谓的真相、数据
我没有时间和心情关注
累了一天,一夜
休息,睡觉
比你们的赞美更需要
如果可以,请你们去看看
那些灭顶的家门
是否升起了炊烟
火葬场那些流浪的手机
有没有找到主人


 

妹妹,今夜我羞于赞美

凌晨两点
雷电大风,风雨齐谙
档门的铁牌被刮翻
风雨卷起一个小小人影
纸片一样飘进
“妹妹,你怎么提前回来?”
“低血糖眩晕,组长让我出舱”
“四十分钟车程?”
“武汉出租车司机送来”
面色苍白,声音无力
测温计读出她的额头33.1°C

消毒液喷洒,一遍遍洗手
擦净鼻孔、耳朵
监看她操作,我的手簌簌发抖
隔着护目镜
我分不清她脸上的水滴
是泪还是溅上的消毒液
摘掉口罩
额头、鼻梁、脸颊,耳后
水泡、创面——低血糖和寒冷的帮凶向我示威
我无力说什么
任何安慰都有虚情假意的嫌疑
换掉衣服鞋子
踩着一次性拖鞋回去
高于56°C的水冲澡半小时后才能吃口东西

谁都知道
十几个小时要在防护服里拢紧身体
不吃不喝不能排泄
只好上班前少吃不喝
防护服啊,你为什么还是短缺
能不能中途让她更换一个
哪怕延长工作时间也可

低血糖回来的妹妹
我至今没能记住你的脸
一百个姐妹
一百个口罩遮住了谁和谁的美
还藏着多少我没有看见的低血糖
或者,不能说出的或者

妹妹,今夜不能赞美
所有的赞美诗都有罪
所有被蒙蔽的良心
都要为你下跪
戴上口罩,你转身的刹那
我忽然想到
我更该加戴一个口罩
面对狂风大作,我
是不是该装聋作哑


 

日常

雾霾,阴雨
五天里,潮湿和凄静
冷和毒,泪和伤
这些灰暗的词
多么希望你们远离
在宾馆自我隔离
没有时间,没有日期
没有声音和空气
写材料,心理干预
将一百颗畏惧的心安放在各自的手心
将颤抖,恐惧,哭泣和绝望
和那些沾满的毒一起丢进垃圾
一个人的房间里
划分半污染区,清洁区
洗手,洗手。口罩,口罩
强迫改正一切恶习
现在,谁都知道毒是蝙蝠的错
而放毒的罪是那么轻描淡写
十七年前的毒我还记忆犹新
今天是昨天的翻版
而毒却不是昨天的毒
它的狡猾是人惯出来的
强传染也是人溺爱的果
深夜,我最想做的
是给藏在洞穴里的蝙蝠
穿上钢铁盔甲
刻上武汉两个字
让所有的刀刃无处下手
让所有的牙齿难以啃噬


 

元宵夜

武汉金来亚酒店八楼窗外
灯火已点亮城市
大厦轮廓的辉煌
照清了夜的本来面目
寂静。凄清。寒凉。
我知道穿透灯火
更远更深的背后
更多的窗户是黑的
黑如洞穴,如蝙蝠,如吞噬
如藏匿的戴着花冠的毒

我在黑暗里遥望
遥望长江,汉江
遥望黄鹤楼
遥望方舱医院
遥望甘肃河西走廊
遥望上海黄浦江
遥望天堂正在用长勺给彼此喂食的景象

黑暗依然在扩散
但我坚信,一切的美
当元宵节的月亮升起
都将圆满,都将被点亮

作者简介

弱水吟,甘肃省某县人民医院心理科护士长,甘肃省作协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协会会员,甘肃省网络作协会员,曾获第二届冯梦龙新三言短篇小说奖;第四届、第六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甘肃省金张掖文艺奖。多次获全国文学征文奖。

2月4日,49岁的她和同事,奔赴武汉,驰援最前线抗击疫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