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生活的信条,多年之后,依然有效

严肃认真是由于过高估计时间的价值而产生的。我也曾过高估计时间的价值,正因为如此。我想活一百岁,而在永恒之中,你要知道,是没有时间的,永恒只是一瞬间,刚好开一个玩笑 。——赫尔曼·黑塞《荒原狼》


曲名:The End
歌手:Dream Evil
所属专辑:Evilized
发行年代:2003
风格:重金属
昨晚,在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

前两分钟还在听四个女生的《心愿》,直接转到了这首《The End》,曲风跨度有点大,但实在是好听啊,这鼓点,都打在心头上了,「Life must go on 生活必须继续下去……」Dream Evil《The End》

The End - Dream Evil--:-- / 04:24
(*+﹏+*)


展开歌词


Right now, I know it hurts
我知道现在这样很痛苦
But it'll get better
不过一切会变好的
I oughta know - I do
我很清楚-我不停尝试
Wish I could take away
多么希望我能带走
All sorrow and anger
你心中所有的
Away from your heart
愤慨与哀怨
So sorry I can't
可是抱歉,我做不到
Please take my hand
握紧我的手
You never know why
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You never know how
你也永远不知道怎样去做
Your life will turn out, my friend
但是生活会改变的,我的朋友
So don't you cry
不要再哭泣
New days will rise
新的一天在等着你
Things will be better again
所有事情都会好起来
My friend
我的朋友
What doesn't kill you will
没什么可以消磨掉你的意志
Only make you stronger
那只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God knows I'm strong, so strong
上帝知道人们是如此坚强
Life has no guarantees
没有东西可以为人生作担保
Take nothing for granted
没有东西是理所当然的
It'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没有东西会被永远铭记
Life must go on
生活必须继续下去
You never know why
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You never know how
你也永远不知道怎样去做
Your life will turn out, my friend
但是生活会改变的,我的朋友
So don't you cry
不要再哭泣
New days will rise
新的一天在等着你
So dry your tears now my friend
擦掉你的眼泪
Things will be okay in the end
所有事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You never know why
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You never know how
你也永远不知道怎样去做
Your life will turn out, my friend
但是生活会改变的,我的朋友
You never know why
你永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You never know how
你也永远不知道怎样去做
Your life will turn out, my friend
但是生活会改变的,我的朋友
So don't you cry
不要再哭泣
New days will rise
新的一天在等着你
Things will be better again
所有事都会和以前一样美好
My friend
亲爱的朋友

Two Men Contemplating the Moon©Caspar David Friedrich

Two Men Contemplating the Moon©Caspar David Friedrich

某处的月光里,他们在歌唱

文/罗伯特·潘·沃伦,译/柳向阳

月升时候,枫树下——
从黑暗的枫树林和目光所及,白橡树
升起,月光涮白了树梢——
他们正一起歌唱,我从沉睡中

醒来,在月亮之火的洁白之中,
我听到,从黑暗的枫树林的深处
两个嗓音颤动如银,宛转自在,渴望
在广阔的月空中沉醉。

是我年轻的姑姑和她年轻的丈夫
在他们黑暗的枫树林里歌唱,虽然
我年龄太小,还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但我快乐
于是又睡去,因为我知道我慢慢就会知道。

但那个老人在那儿醒来会怎么样?
当歌声,如葡萄藤,顺着月光向上爬。
他该怎样想到过去的时光,当它们在月空中交织,一片明亮,
又如静脉般扩散,披着银光——月亮的肌肤?

再远些,我回忆起,在谷仓那边,
有只骡子曾经摔过一跤;但歌声这时候
结束了,那一夜,或是永远,再也没有
继续——但是它应该再次,

许多年后,将我唤醒到白色的月亮之火
在枕上,高高的橡树叶,和远处的田野,
我应该希望发现,在新的歌声所渴望的景象中
一些生活的信条,多年之后,依然有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