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能够遮挡他们凝望的目光?

所谓的恋物,想来每个人都会有一点。奇怪的是我不是一定要获得,不,我要的就是不获得。只需站在那里,感觉到心里缓缓有海啸发生,继而变成温热潮汐,它们涌过身体某个神秘部分,整个人因此变得柔软妥帖。——沈熹微《在人群中消失的日子》 ​​​​


曲名:只只
歌手:孟凡明
作曲:孟凡明
作词:刁诗词
所属专辑:只只
发行年代:2017
风格:民谣
介绍:记忆里有花开过的香气,浅浅的淡淡的。梦里有你在耳侧轻轻的呼吸,深深的软软的。而生活中有许多东西都没有留下痕迹,或许这才是它们曾出现过的意义。这首《只只》是内心的柔软,也是心灵的慰籍。是水里的落叶,一部分漂浮着,另一部分沉入水底。它们彼此相隔,彼此分割,彼此附和。幻觉新生又缅怀悲痛。也正为此努力清透自身,相望着…拥抱着…分离着又惦念着……

十月过后的天空云很白夜很深,却有着一种轻描淡写般的深沉。所有遗憾落后的产物在云层里堆积着,等待着被一场大雨所吞噬。雨后。猫坐在路边的屋檐下看着水滴,你站在梧桐树下不言一语,风里有初冬时节独有的清冷气息,我初点燃了一支烟却更爱看你。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故事,也没有再把你提起,即使用一千首悲痛欲绝的诗,也不抵你面若止水般刻意。

有人说用一段感情可以升华自己,也有人说用一段感情可以埋没自己。或许感情是生命,又或许是一场寒冬。希望在这个冬天可以有美好事物发生,希望我们到褶皱深处再被人唤醒,希望你还会心怀旧梦,也希望你别再无疾而终。(文@刁诗词)

只只 - 孟凡明--:-- / --:--
隐藏列表
(*+﹏+*)
只只 - 孟凡明03:54


展开歌词


雨下过后的屋檐,猫坐在路边,
你吹着风,不说话就很甜。
微光里树影重叠,骤雨间湿冷麻雀,
我杜撰许多离别,勇敢而坚决!
十月过后的天空,醉酒般晕红,
一半是春夏,一半是秋冬。
光影飘浮过山峰,留下关于你的梦,
我在这写下重逢,贫乏而心动!
想和你看着星空,只谈夜色与微风,
不关心明天,不在乎所有,
只对你有独钟。
是时候和你决定,即便匆忙去远行,
在山野间追风,去看遍世界,
黄昏与黎明。

路过转角的花店,你坐在窗前,
我骑着单车,载着你走很远。
星光透映着长街,无意间夜色倾斜。
在纸上写下一页,深沉而浓烈!
想和你看着星空,只谈夜色与微风,
不关心明天,不在乎所有,
只对你有独钟。
是时候和你决定,即便匆忙去远行,
在山野间追风,去看遍世界,
黄昏与黎明.

任时间过往匆匆,轻易就远去无声,
在人潮之中,想要拥抱你,哪怕片刻永恒,
我已经偷偷决定,把爱你的事澄清,
在百念之中,你依然是我,未寻得的旧梦。

十月过后的天空,光影在流动。
一半是春夏,一半是秋冬。

Boats at the Pontoon Dock©Ion Pacea

Boats at the Pontoon Dock©Ion Pacea

不深也不远

文/弗罗斯特,译/徐淳刚

人们走上沙滩
转身朝着一个方向。
他们背对着陆地
整日凝望海洋。

当一只船从远处过来
船身便不断升高;
潮湿的沙滩像明镜
映出一只静立的鸟。

也许陆地变化更多;
但无论真相在哪边——
海水涌上岸来,
人们凝望着海洋。

他们望不太深。
他们望不太远。
但有什么能够遮挡
他们凝望的目光?

Neither Out Far Nor In Deep

The people along the sand
All turn and look one way.
They turn their back on the land.
They look at the sea all day.

As long as it takes to pass
A ship keeps raising its hull;
The wetter ground like glass
Reflects a standing gull

The land may vary more;
But wherever the truth may be--
The water comes ashore,
And the people look at the sea.

They cannot look out far.
They cannot look in deep.
But when was that ever a bar
To any watch they keep?

2 条评论

  • +1+1+1+1+1+1+1+1+1!超想要单曲循环功能(破音~)
    啊~不用按钮了,默认单曲循环就好啦,以前不就是那样的吗,现在就不可以了TAT

  • 什么时候加个单曲循环??老早就想要这个按钮!!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