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响天堂之门》翻唱无数,最爱鲍勃·迪伦这个现场版

活到现在,这种死胡同我遇到过几次,无法前进,也无法退步的情况。这种情况,我从来没有逃避过。绝对的正面突破!要么我破碎,要么你破碎,而我从来都没有输过。——韩剧《迷雾》


曲名: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歌手:Bob Dylan
词曲:Bob Dylan
所属专辑:Knockin' on Heaven's Door
发行年代:1995
风格:民谣,摇滚
介绍:《Knockin' On Heaven's Door》翻唱无数,最喜欢还是原作者鲍勃·迪伦的这个现场版!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 Bob Dylan--:-- / 04:04
(*+﹏+*)


展开歌词


Mama, take this badge off of me
妈妈,替我摘下这徽章吧
I can't use it anymore
我沒法子佩戴它了
It's gettin' dark, too dark for me to see
夕日的光辉逐渐消逝,晦暗难辨
I feel like I'm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我感觉我像在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Just like so many times before
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
Mama wipe the blood off of my face
妈妈,替我抹去脸上的血
I can't see through it anymore
它碍着我,我看不清楚
I need someone to talk to, and a new hiding place
我要找人倾诉,找个新的藏身处
I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我感觉我像在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Just like so many times before
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
Mama, put my guns in the ground
妈妈,把我的枪埋了吧
I can't shoot them anymore
我已无力再向他们开枪
There's a long black cloud coming down
那连绵的乌云正一步步逼近我
Feels like I'm knocking on heaven's door
我感觉我像在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Knock, knock,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敲啊敲,叩敲天堂的门
Just like so many times before
就像从前无数次一样

Towards the Hill©Ken Danby

Towards the Hill©Ken Danby

我爱你,生活

文/雷古洛·布雷利·里瓦斯,译/王永年

我爱你,热烈美好的生活,
我爱你,危险的生活,
你是那样专横,不可理喻,
你遭受凌辱,充满矛盾,
你并不感到自豪,因为
卑鄙懦怯的小人
和勇敢豪放的心灵
在同一个小圈子里把你分享。
那个叛逆、严峻、暴戾的口号
听来何等离奇:
“不能英勇地生活,
不如不活!别的都属多余。”

但是我爱你,生活!
即使在痛苦忧郁中,我也对你眷恋。
在我充满幻想的童年,
你是绚丽的蝴蝶、
轻灵的浮云、淅沥的细雨,
你是彩霞,是簇叶间的明月;
到了少年时期,我依然爱你,
仿佛你是我的情侣。
后来我在女人和玫瑰那里
找到了对你的爱情,象葡萄酒那般红。
你是那样热情、多变而又慷慨,
我对你的爱一直没有消减。

如今希望的风帆几乎破残,
惊涛骇浪拍击船头,
狂风暴雨,前途艰险,
但我对你的爱不减当年。
我怀着海难者的梦想爱你,
啊,我的即将没顶的生活。
尽管你并不完美无缺,
我爱你时洋溢着欢乐。

不能英勇地生活,
不如不活!别无选择。


关于作者
雷古洛·布雷利·里瓦斯(1917-)是委内瑞拉外交官,又是一位散文作家、抒情诗人、文学评论家和语言学家。他的诗作主要受希腊、罗马和西班牙古典作家、浪漫主义和现代主义流派三方面的影响,创作构思属古典派范畴,感情素质却富于浪漫主义。1962年发表的诗集《水上的痕迹》,记录了诗人的亲身经历,表达了他对祖国的命运的关切和生活的信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