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 – 郝云

所谓的时间不够,是特定性、针对性的用词,意思是我们因为把时间花在某某某某事情上头,以至于我们也想做的某某某某事便被排挤了,因此,不真的是时间的绝对值匮乏,而是我们一己的价值排列和选择问题。——唐诺《阅读的故事》


曲名:不安
歌手:郝云
词曲:郝云
发行年代:2019
风格:民谣
介绍:单曲封面是老戏骨倪大红的照片,郝云也表示倪大红老师的照片用在《不安》的封面,感觉又如此的恰到好处,也是因为这位老戏骨的表情真的体现出了更多的“不安”。

郝云27岁的不安是:“还来不及做出什么成绩,我的爸爸已经六十七……”而立之后的不安则是:“难道说60岁以后再去寻找我想要的自由……”如今,在他40岁即将到来之际,他的不安则变成了这首歌:“谁不曾厌倦麻木的一切 ,谁不曾有过冲动的感觉……”这些种种不安皆被写入新曲《不安》之中。

老鬼插话:

这首《不安》,我是在看《航拍视角看中国天空之镜,童话里的茶卡盐湖丨行疆 西域远征10》这集纪录片时听到的。拍摄《行疆 西域远征》纪录片的年轻人叫况露。大学一毕业后,他就单人单车骑行中国。2014-2016年,单人单车骑行中国-行疆;2017年环海南岛;2017年摩旅-西域远征;2017年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大环线骑行。主要作品有《把梦疯够》、《行疆》、《行疆:环台湾岛》、《行疆:西域远征》。

歌词:
还记得曾几何时
我们无畏又无知
对那些未知的一切
好奇又不屑
从未听过老人言
从未吃亏也从没丢过脸
盼着有一天走出家门
从此一条路一个人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
我们都变得很胆怯
甚至向往已久的东西
也没有了心动的感觉
当我终于变得富有时
却唯唯诺诺过份的矜持
我变成了这样
我不喜欢这样
谁不曾梦想走遍这世界
谁不曾梦想触碰那感觉
谁不曾厌倦麻木的一切
谁不曾有过冲动的感觉
我们都在说着爱
可我们又在相互伤害
我们都因彼此深陷眷恋
我们又因彼此彻底的疯癫
虽然我们终会青春不再
一切也都不会从头再来
虽然时间终会带走一切
我还是喜欢那一刻的感觉
有那么多人都想离开
有那么多人想留下来
你一路奔跑一路欢笑
我一路自嘲一直到老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老去
在垂暮之时我会想一个问题
这一生是否后悔做过什么
我只后悔还没有做什么
谁不曾梦想走遍这世界
谁不曾害怕失去那感觉
谁不曾怀疑眼前的一切
谁不曾有过不安的感觉
谁不曾梦想走遍这世界
谁不曾梦想触碰那感觉
谁不曾厌倦麻木的一切
谁不曾有过冲动的感觉
谁不曾梦想走遍这世界
谁不曾梦想触碰那感觉

你一定要走吗?

文/泰戈尔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夜是静谧的,黑暗昏睡在树林上。
露台上灯火辉煌,繁花朵朵鲜丽,年轻的眼睛也还是清醒的。
旅人,你一定要走吗?

我们不曾以恳求的手臂束缚你的双足,
你的门是开着的,你的马上了鞍子站在门口。
如果我们设法挡住你的去路,那也不过是用我们的歌声罢了,
如果我们曾设法挡住你,那也不过是用我们的眼睛罢了。
旅人,要留住你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只有眼泪。

是什么不灭的火在你眼睛里灼灼发亮?
是什么不安的狂热在你的血液里奔腾?
黑暗中有什么呼唤在催促你?你在天空的繁星间看到了什么可怕的魔法,
是黑夜带着封缄的密讯,进入了你沉默而古怪的心?
疲倦的心呵,
如果你不爱欢乐的聚会,如果你一定要安静,
我们就灭掉我们的灯,也不再弹奏我们的竖琴。
我们就静静地坐在黑夜中的叶声萧萧里,而疲倦的月亮
就会把苍白的光华洒在你的窗子上。
旅人啊,是什么不眠的精灵从子夜的心里触动了你?


关于作者
泰戈尔是印度诗人、哲学家和印度民族主义者,1913年他成为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他的诗中含有深刻的宗教和哲学的见解,对泰戈尔来说,他的诗是他奉献给神的礼物,而他本人是神的求婚者。泰戈尔的诗在印度享有史诗的地位,代表作《吉檀迦利》《飞鸟集》。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