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全部都输掉,也要没心没肺地笑

我一辈子都喜欢跟着让我有感觉有兴趣的人在一起,因为在我心目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而是像奇妙的黄色罗马烟火那样不停地喷发火球,火花。——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曲名:逝去的歌
歌手:旅行团
作曲:韦伟
作词:阿肆
所属专辑:10 DAY'S
发行年代:2015
风格:流行摇滚 Pop Rock、独立摇滚 Indie Rock
介绍:逝去的岁月,失去的人,逝去的歌。

逝去的歌 - 旅行团--:-- / 04:54
(*+﹏+*)


展开歌词


穿过云和烟 看大地温暖的浮现
你呼吸 已改变 停滞于某段流年
离别的你我 才明白挥霍有期限
你一语 你一言 是我最眷恋
若你能听见 岁月的拨弦
依然能感觉 你从未消失过
一直在我身边
像 一阵春风吹过我的侧脸
像 一场细雨落在我的鞋尖
不被察觉 每天
无声无息你的出现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越过地平线 看海洋辽阔的延绵
那瞬间 如昨天 轻柔在眼中缱绻
银河另一边 借月光凝视你容颜
别回忆 别伤悲 别为我留眠
若你能看见 漫天的心愿
依然能感觉 你从未消失过
一直在我身边
像 一阵春风吹过我的侧脸
像 一场细雨落在我的鞋尖
不被察觉 每天
无声无息你的出现
像 突如其来温暖我的晴天
像 倾盆大雨我躲避的屋檐
爱不会被磨灭
逝去的人住在心间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它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像 突如其来温暖我的晴天
像 倾盆大雨我躲避的屋檐
爱不会被磨灭
逝去的人住在心间
像 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
像 漫漫长夜某盏灯它又熄灭
没形状的思念
逝去的人不曾走远
穿过云和烟 看大地温暖的浮现 你一语 你一言 是我最眷恋

老鬼插话:

有麦友留言,推荐一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里的歌。其实,像刺猬、新裤子、旅行团乐队,我都曾推荐过。7年前,在麦田音乐网(mtyyw.com)推荐了刺猬乐队的《最后一班车》,当时引用了米兰·昆德拉《为了告别的聚会》中的一段话:

在这个国家,人不会欣赏早晨。闹钟打破了他们的美梦,他们突然醒来,就像是被斧头砍了一下。他们立刻使自己投入一种毫无乐趣的奔忙之中......那些每天早晨伴着他们恰当地称为“闹钟”的一阵铃声开始生活的人,他们一天天变得习惯于紧张,而不习惯快活。

我佩服这些乐队,他们活得不像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他们小众、不火,但他们是火热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即使世俗的生活不允许,靠音乐养活不了自己,但他们依然玩乐队,只因为他们热爱。

也为他们感到不公平,流量明星在舞台上假唱几分钟赚的钱比他们艰苦创作、演出10年还要多。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

所以,挺感谢《乐队的夏天》节目组,让这些有才华的乐队和他们的作品进入大众视野。

我希望这些乐队能多赚点钱,因为他们配!

《乐队的夏天》对我来说,真是一波回忆杀。

盘尼西林翻唱《New Boy》时,张亚东哭了,我的眼眶也是湿的。我想起了当年听这盘卡带的青春岁月,屈指可数的几张卡带,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听,有梦有愁。

前两年,朴树用《New Boy》的曲写了一首《Forever young》。

Forever young - 朴树--:-- / 05:20
(*+﹏+*)

朴树用“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的精神唱着:

所有曾疯狂过的都挂了
所有牛逼过的都颓了
所有不知天高地厚的
全都变沉默了
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
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
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
你变成他们了
时光不再
已不是我们的世界
它早已物是人非
让人崩溃意冷心灰
有时你怕
不知道未来在哪
这世界越来越疯狂
早晚把我们都埋葬
Just那么年少
还那么骄傲
两眼带刀
不肯求饶
即使越来越少
即使全部都输掉
也要没心没肺地笑
Just那么年少
我向你招手
让你看到
我混账到老
天崖海角
天荒地老
等你摔杯为号
.....

我不知道......

文/胡安·拉蒙·希梅内斯,译/林之木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
才能从今天的岸边
一跃而跳到明天的岸上。
滚滚长河夹带着
今天下午的时光
一直流向那无望的海洋。
我面对着东方、西方,
我向南方和北方张望……
只见那金色的现实,
昨天还缠绕着我的心房,
此刻却像整个天空
分崩离析,虚无迷茫。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
才能从今天的岸边
一跃而跳到明天的岸上。

1 条评论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吹爆乐队的夏天
    至于一起乐队吧,emmmm先观望一阵再说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