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民谣】你身边的“陈木莲”,平凡如她,却被她打动

人类的努力应该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千差万别,不管生活看上去有多糟糕,总有你能够做的事情,并且能够成功。有生命的地方,就有希望。——《万物理论》

曲名:陈木莲
歌手:五条人
词曲:小河
所属专辑:陈木莲
发行年代:2015
风格:独立民谣

老鬼插话:
你的身边,肯定不止一个“陈木莲”。她是妈妈,她是妻子,她是大姐,她是阿姨,她是保洁员,她是路人。

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陈木莲,无数的陈木莲,她们实在太平凡以至于你有时会忽略她们的存在。

但其实,她们就是我们,有自己的家庭,有爱有责任,日复一日,在世间摸爬滚打。辛不辛苦?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喜欢这样的民谣,源于生活。简单直白,朴实真挚,你能感受到音乐中的一呼一吸,继而深深被打动。这也是五条人乐队的音乐特质。

日暮时分,听听《陈木莲》,想想她们和自己。

歌词:
她生在一个小山村
她17岁来广州
她生下一男一女
她是一位保洁员
她住在城中村
她6点钟起床
她给女儿做早饭
她8点钟去上班
她扫地清理垃圾桶
她在单位吃午饭
她有一个小时休息
她睡在一个沙发上
她晚上5点下班
她骑车20分钟
她不悲也不急
她刷锅和洗碗
这是妈妈陈木莲
这是妻子陈木莲
这是大姐陈木莲
这是阿姨陈木莲
这是路人陈木莲
这是二楼的陈木莲
这是保洁员陈木莲
这是12月的陈木莲

没有可引用的歌曲试听,请在「麦音乐」公众号文章页面试听:点击前往

©Edward Hooper

©Edward Hooper

日暮

文/张子选

日暮。想哭

我忽然想为那些,理应珍重之事
未经可惜便轻易逝去,而落泪
值此夏末,最是藏北马良花开时节
有人正把等身长头,一步步磕向那个
我们向来知之甚少,且又天遥地远的世界

我亦想替一切可遇之人
至今该遇而未果,又或是曾经遇见
却未能彼此认出,让哭本身,哭一哭我

此时我人在北京,偏又想到个
能去很远和很久的所在
回回头,看看生活

包括今天东五环外的日暮
以及我突然想哭

只是啊,谁又如何忍心见到一个
其日暮本身也似有泪要流的日暮

2 条评论

  • 说一说日暮。好的作品,它有一个高度,这个高度其实就是一种观照的眼光。将眼下的生活暂时定格一下子,自己跳将出来,形成一个座标系。生活已经定在那了,就看你现在跳到什么位置和角度上,或说你的座标轴通向哪里。通向天地自然,还是宗教灵魂,还是茫茫情海、个体得失,还是啥啥。这首诗的迷人之处在于诗人跳将出去了,跳得特高,定格的瞬间也是敏感纠结和深沉的,但是背负的包袱却又特别沉重,所谓“谁又如何忍心”正是我们对这世界的沉溺和迷恋。

  • 歌词写得不错,一遍遍重复中显示了力量,所谓水滴石穿。
    于纷纭众生相中聚焦这么一个陈木莲,平凡又无奇,却始终不失焦,她身上就是我们,就是生活,就是存在,就是我们无法不眷恋的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