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画精选】五月已至,我们对面坐着,犹如梦中

知道与你的缘份,也只有这一盏茶而已。结局早已先我抵达,蛰伏于五月的一场雨,十分钟,或许不够一生回忆,却足以使所有年华老去。——简媜


曲名:逝
歌手:雷光夏
作曲: 雷光夏
作词: 雷光夏
所属专辑:2003逝
发行年代:2003
风格:独立流行 Indie Pop
介绍:雷光夏17岁高中毕业前夕创作了“逝”,在校园中以骊歌型式传唱至今。

逝 - 雷光夏--:-- / 04:49
(*+﹏+*)

歌词:
只是不相信这样简单的结局
只是怀疑起自己无悔的心情
原来在阳光下你的背影
竟是最后的记忆
唇边的一抹微笑也将随之褪去
只是不相信这样简单的结局
只是怀疑起自己无悔的心情
原来在阳光下你的背影
竟是最后的记忆
唇边的一抹微笑也将随之褪去
五月的阳光洒下 五月的风吹起
一切沸腾的感情
都将沉淀为清澈的空气
五月的阳光洒下 五月的风吹起
便是年轻的故事最潇洒的注脚
你我就像散开在风中 飞扬的棉絮
注定要生生世世流浪在天际

五月的诗歌

诗歌摘录

你这样吹过
清凉,柔和

再吹过来的
我知道不是你了

——木心《五月》

我们,胸中充满日子的甜蜜,
在五月赞美树木花开的我们,
是比那些已死亡的好。

——米沃什《欧洲之子》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我们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 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连同草地 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 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 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 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 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林白《过程》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我们可以欺瞒别人
却无法欺瞒自己
当我们走向枝繁叶茂的五月
青春就不再是一个谜
向上的路
总是坎坷又崎岖
要永远保持最初的浪漫
真是不容易
有人悲哀
有人欣喜
当我们跨越了一座高山
也就跨越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汪国真《跨越自己》

你是果实
在我颤抖的手指间。
我们可以歌唱
或飞翔,我们可以死亡。

然而五月
牢记的芳名,
未曾给我留下
色彩和味觉。

——埃乌热尼奥·德·安德拉德《歌声》

永不静歇的树丛依旧摇曳
在成熟稠密的年年五月
去年已死,它们似在诉说,
开始重生,重生,重生

——菲利普·拉金《树》

五月的一天:两个颇感高明的人来到田野:
“一片雏菊的草地,”一个对另一个说,
于是他们假设为一体,于是他们寻找睡床,
穿过带刺的篱笆两侧的阶梯,经过成群的褐色母牛。

“没有草叉的农场主,请,”她说;
“黎明可以保护我们的安全,”他说;
李子树丛边,鲜花怒放着
他们扔掉外套,来到绿色的睡床。

——西尔维娅·普拉斯《牧歌》

然而,天空的圣者,在橡树之上,
在旗杆消失的苍茫黄昏,
让五月草长莺飞,
陪伴着深深的灌木丛中
和牧场上的长眠者,
战争的失败已无可换回。

——兰波《乌鸦》

五月的夜晚,我借着
冰冷的月光登陆
花草灰暗
但芳息绿翠

我沿着色盲的夜
朝山坡上摸去
白色的石头
向月亮传递信号

——特朗斯特罗姆《夜晚的书页》

多么美丽的夜色!一切都是那样安谧!
感谢你,我的午夜的故乡!
从冰雪之国,从风暴之国
降临了清新明净的五月的时光!

——菲特《又一个五月之夜》

还有五月的黄昏轻网着银丝,
诱惑,溶化,捉捕多年的记忆,
挂在柳梢头,一串光明的联想……
浮在空气的水溪里,把热情拉长……
于是吹出些泡沫,我沉到底,
安心守住你们古老的监狱,
一个封建社会搁浅在资本主义的历史里。

——穆旦《五月》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下
在五月的麦地 梦想众兄弟
看到家乡的卵石滚满了河滩
黄昏常存弧形的天空
让大地上布满哀伤的村庄
有时我孤独一人坐在麦地里为众兄弟背诵中国诗歌
没有了眼睛也没有了嘴唇

——海子《五月的麦地》

仰望晴空,五月的晴空,麦垛的晴空
天空中光的十字,白虎在天空漫游
宗教在天空漫游,虎的额头向大地闪亮
额头上的王字向大地闪亮

——戈麦《浮云》

说话以前 是五月里南风吹送的日子
石头阶梯向海铺展 守卫梦境的乌有之王把斧钺释放
说话以前 小小的冬季已没入树冠
而回转的道路在暮春里延伸

——陈东东《夏之书》

我忆起那已经逝去的一切
和那已经没有踪影的既往:
我们俩曾并肩款款漫步
(此情此景多么令我神往!)
在五月的夜晚,在年轻的花园,
映着那天灯的光亮。
丁香为我送来了芬芳。

——伐佐夫《丁香为我送芬芳》

五时三刻一列货车驶过
河在桥墩下打了个美丽的结又去远了
当草与草从此地出发去占领远处的那座坟场
死人们从不东张西望
而主要的是
一个男孩在吃着桃子
五月已至
不管永恒在谁家梁上做巢
安安静静接受这些不许吵闹

——王佐良《一般之歌》

夏天就要来了。晌午
两只鹌鹑追逐着
钻入草棵
看麦娘草在田头
守望五月孕穗的小麦
如果有谁停下来看看这些
那就是对我的疼爱

——蓝蓝《在我的村庄》

我看不出是哪种花草在脚旁,
什么清香的花挂在树枝上;
在温馨的幽暗里,我只能猜想
这个时令该把哪种芬芳
赋予这果树,林莽,和草丛,
这白枳花,和田野的玫瑰,
这绿叶堆中易谢的紫罗兰,
还有五月中旬的娇宠,
这缀满了露酒的麝香蔷薇,
它成了夏夜蚊蚋的嗡萦的港湾。

——约翰·济慈《夜莺颂》

油画作者:卡米耶·柯罗(1796.7—1875.2,法国画家)。柯罗一生创作了3000多幅油画,其中大部分是描绘田园的风景画。他的风景画新颖,明朗,清俊,柔美,散发着诗一样的情趣。这与他热爱大自然,善于观察、悉心领会大自然一丝一微的变化不无关系。

卡米耶·柯罗自画像

卡米耶·柯罗自画像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