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们只有一日的短暂相聚

“何为人世?” “千山,万水,历悲欢。” “可否具体?” “你来,我往,皆过客。” “可否再具体?” “终不成双。”


曲名:Love Letters
艺人:Diego Modena & Eric Coueffe
所属专辑:Ocarina: Love Letters From Provence(陶笛之歌:来自普罗旺斯的情书)
发行年代:1997
风格:纯音乐,排箫,大提琴
介绍:1991年,法国达芬唱片公司发掘了Diego Modena这位天才笛箫演奏家以及JeanPhilippAudin这位气质独特的大提琴演奏家,从而诞生了一个全新的音乐品牌——Ocarina(陶笛之歌)。 陶笛晶莹剔透的音色、排箫飘逸独特的风格和淳厚低沉的伴奏构成了这一独特的组合。

大提琴演奏家Jean-Philippe Audin离开之后,Ocarina系列唱片并没有因此而消逝。 Delphine 公司请来了另一位演奏家担纲大提琴独奏,他就是Eric Coueffe(艾里克),这位科班出生且更为年轻的演奏家与Diego Modena继续合作下去,在1997年与滚石合作发行了陶笛之歌的第五张唱片《Love Letters From Provence(来自普罗旺斯的情书)》。主打曲目《情书》改编自由戚小恋作曲,张学友一唱成名的同名国语歌曲,在排箫与大提琴的合奏下,这首深情款款又不乏轻快乐调的曲子显得更容易打动人心。

Love Letters - Diego Modena--:-- / 03:29
(*+﹏+*)

咖啡

一日

文/张错

假如我们只有一日的短暂相聚
那么我愿把一生的漫长诉说

露重的清晨
除了鸟叫与太阳
吵醒你的应该是一壶香浓的黑咖啡
然后在圆形的玻璃桌上
面对一丛窗外淡紫而羞怯的雏菊
愚呆的童年
动荡的少年
不过是把臂之间
杯底咖啡的沉殿吧
至于壮年的奋烈
则一如早报漏读的新闻
动魄的事件
只能偶而勾起黄花的惊叹
而中年缠绵的泣血
惟有午后倾盆的骤雨
稍而助长其一泻不可收拾的声势

真的,那堪一生事
长遣一日说
夏末冗长的酷热
初秋顿然的清凉
清凉与酷热
一换一惊心
宵来的惊梦
梦醒的泪痕
依稀中暗暗忖量
惟有梦中一生的长久
才能抵消世间日后的决绝独自


作者简介
张错,原名张振翱, 客籍惠阳人。九龙华仁英文书院中学毕业,台湾国立政治大学西语系学士, 美国杨百翰大学英文系硕士,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现任教于美国南加州大学东亚系及比较文学系。曾获台北〈中国时报〉文学奖(叙事诗首奖)、国家文艺奖、中兴文艺奖。著作四十余种,诗集即达十八种。近年由文入艺,致力陶瓷、绘画、青铜镜器研究,以诗咏物,借物抒情,自成一家。近着有《雍容似汝》(艺术家,2008) ,《瓷心一片》(艺术家,2010) 。

2 条评论

  • 大家有没有兴趣说说最近在做的事儿呢? 也算打卡吧。😄
    我先第一个吧,年前2月份突发兴趣买了一个风编科技的python课程,年后忙着公司的考试 没学,现在准备从头开始学啦😁 😖希望坚持学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