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要动身走了,去茵尼斯弗利岛

生命是什么呢?生命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木心《哥伦比亚的倒影》


曲名:Lake Isle of Innisfree
作曲:Bill Douglas
所属专辑:Cantilena
发行年代:1990
风格:凯尔特民谣
介绍:《The Lake Isle of Innisfree》(茵尼斯弗利岛)是爱尔兰诗人威廉·巴特勒·叶芝(1865-1939)于1890年发表的一首抒情诗作,作品用朴实的语言和生动的意象描绘对田园自由生活的喜爱。这首诗从发表到现在已有一个多世纪,经受了时间的考验,成为爱尔兰乃至整个世界诗歌海洋中一颗熠熠闪光的明珠,在爱尔兰被列为中小学生的必读作品。叶芝,192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展开歌词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and go to Innisfree,
And a small cabin build there, of clay and wattles made;
Nine bean rows will I have there, a hive for the honeybee,
And live alone in the bee-loud glade.

And I shall have some peace there, for peace comes dropping slow,
Dropping from the veils of the morning to where the cricket sings;
There midnight's all a-glimmer, and noon a purple glow,
And evening full of the linnet's wings.

I will arise and go now, for always night and day
I hear lake water lapping with low sounds by the shore;
While I stand on the roadway, or on the pavements gray,
I hear it in the deep heart's core.

​译/傅浩

现在我正要起身离去,前去因尼斯弗里,
用树枝和泥土,在那里筑起小屋:
我要种九垄菜豆,养一箱蜜蜂在那里,
在蜂吟嗡嗡的林间空地幽居独处。

我将享有些宁静,那里宁静缓缓滴零
从清晨的薄雾到蟋蟀鸣唱的地方;
在那里半夜清辉粼粼,正午紫光耀映,
黄昏的天空中布满着红雀的翅膀。

现在我要起身离去,因为在每夜每日
我总是听见湖水轻舐湖岸的响声;
伫立在马路上,或灰色的人行道上时,
我都在内心深处听见那悠悠水声。

一天

文/阿方斯娜·斯托尔妮,译/汪天艾

你和我一样走在每个世界;别对我说
你不存在,你是存在的,我们必须相遇;
我们不会认出对方,面戴伪装笨拙踉跄,
我们出发走在每条路上。

我们不会认出对方,相隔遥远
你感觉到我的呼气,而我将听到你的。
呼气的嘴在哪里?我们会说,
那条路正在变回没人走过。

也许有一天我们迎面相遇,
也许我们终于卸下伪装。
此刻我问自己……等那一天发生,但凡发生,
我会记得呼气吗?你会懂得呼气吗?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