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的幻觉

【一句】人想活得好,必须得保持基本理性,一旦知道一件事不可能有好结果了,就该果断说服自己:已经烂了,到此为止。就像一个苹果,你发现已经烂透了,就不要再削啊切啊生气啊咒骂啊,没完没了跟它较劲,扔掉就是了。

âI Am the Man
曲名:I Didn't Have Any Summer Romance
歌手:Simone White
所属专辑:I Am the Man
发行年代:2007
风格:民谣流行 Folk Pop

I Didn't Have Any Summer Romance - Simone White--:-- / 03:28
(*+﹏+*)


展开歌词


They're always writing songs about a summer love
许多关于夏日爱情的歌曲
That never seems to last beyond the fall
似乎都在秋天时戛然而止
But I've a different reason for crying this season
但是我为了这个季节落泪
A reason that can hurt you most of all
是因为一个最伤人的原因
I didn't have any summer romance
我没有任何的夏日浪漫
Nobody bothered to break my heart in two
没人费心把我的心分成两半
While others were fooled by the sweet words
当别人在爱情里变傻瓜时
Someone vowed I was the one who made company a crowd
有人说我是一群人的陪衬
I didn't walk down the beach in a trance
我没有恍惚地在海边散步
Or listened to little white lies that sounded true
或听那些像真的一样的善意谎言
And no one could be as blue as I was in the fall
没人可以像我一样在秋天时这么郁闷
'Cause I didn't have any summer romance at all
因为我没有任何的夏日浪漫
And no one could be as blue as I was in the fall
没人可以像我一样在秋天时这么郁闷
'Cause I didn't have any summer romance at all
因为我没有任何的夏日浪漫

情歌的幻觉

情歌的幻觉

文/梁文道

流行音乐是一种集体的情感形式。再讨厌它的高雅听众在热恋或者失意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沉浸其中。因为它们无处不在,你不用刻意去听,它自然会在商场、餐厅和车子里渗透飘荡,变成了你的声音环境。

曾几何时,流行音乐真是种公众的音乐。大伙们要在酒馆和咖啡厅里聆听,分享属于集体的情怀,比如说战火之中家园的破败,远方田园里独守农庄的年迈双亲。听这些歌曲的时候,我们参与了集体身份的塑造,因为我们有一样的失落。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些和游子思乡有关的歌在内地会大行其道的原因了,毕竟中国是世界上流动工人最多的国家。

情歌之所以成为流行音乐的主流,首先是技术的作用。各色复制、储存和播放音乐的设备使得表演者和听众不用并存于同一时空,更使得听众能够分解成一个个原子式的个人。我们再也用不着和其他人挤在一起,只要去唱片行买一张唱片,甚至在计算机上直接下载,然后自己静静细听。

这种技术革命正好发生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大家族的崩解,小区邻里的分裂,令人的情感转向收缩,只投射在另一个人身上。爱情成为通俗文化里最受重视、最被颂扬的情感,不是毫无原因的。

人在孤独之中,特别是夜里,听着歌手以现代录音设备所赐的低吟技巧泣诉(从前唱歌的人使用横膈膜,而非喉咙),你会以为他是你认识的人,正伴和着你的寂寞和思念。重点并不在于世界上是否只剩你俩,也不在他唱的是不是他自己的真情实感,而在于他和你参与了这个情感形式的游戏,丰富且填满了它。爱情是一种幻觉,情感形式亦然,但它们的效应却是真的。

摘自梁文道《我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