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伟:30年前我在卖家用电器,从未想过自己会成演员

我们日复一日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是怎样的人。因此所谓卓越,并非指行为,而是习惯。 ——亚里士多德


曲名:一天一点爱恋
歌手:梁朝伟
词曲: 周治平
所属专辑:一天一点爱恋
发行年代:1993
风格:流行,翻唱
介绍:周星驰的颜值,张学友的演技,梁朝伟的歌声,陈奕迅的电影,都被忽略了。

一天一点爱恋 - 梁朝伟--:-- / 03:40
(*+﹏+*)


展开歌词


如果有一天世界已改变
当沧海都已成桑田
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
陪着我渡过长夜
如果有一天时光都走远
岁月改变青春的脸
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
细数昨日的缠绵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我们不再相信谎言
不再需要蜜语甜言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给我一句真的誓言
让我可以期待永远

如果有一天世界已改变
当沧海都已成桑田
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
陪着我渡过长夜
如果有一天时光都走远
岁月改变青春的脸
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
细数昨日的缠绵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我们不再相信谎言
不再需要蜜语甜言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给我一句真的誓言
让我可以期待永远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我们不再相信谎言
不再需要蜜语甜言
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
给我一句真的誓言
让我可以期待永远

梁朝伟

30年前我在卖家用电器,从未想过自己会成演员

文/梁朝伟

2012年年初,《大魔术师》上映。之后的3年里,我和尔冬升各忙各的,几乎再没见过面。

这3年中,我听说这位老友跑去横店拍了一部和群众演员有关的电影,叫作《我是路人甲》。当时最令我感到好奇的,其实不是他为什么要去拍路人甲,而是他要怎么拍。这个一出道就当男主角、才貌双全又很任性的大个子,从来都没当过路人甲,他要怎么去拍路人甲的人生?

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突然找到我,说要请我看电影。于是,我有幸提前看到了这部传说中的《我是路人甲》。

这是一次很意外的观影经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我会想到“舒服”。对,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最清新的一部影片,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既传递了信息,又引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

尔冬升好像变了,变成熟了。我想他听到这句话可能会不太开心。2001年,我去横店拍《英雄》。那是我第一次去横店,当时天气已经转凉,那地方没有那么多人。我每天骑着单车去片场,收工之后也会骑车到处转转,无聊时还会买些烟花,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放一放。横店的夜晚很静,放烟花的时候会吓得一些乡亲大叫,我则躲起来偷笑,假装与我无关。

那年的11月19日,新闻说晚上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半夜收工后,我拖着导演,还有组里的人,跑去片场的楼顶很兴奋地等着。突然,一颗流星划过,接着,又是一颗。起初我们都开心地欢呼,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多的流星吓到,每个人都不再说话。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我隐约听到了“咻咻”的声音,起初我有些奇怪那是什么声音,后来随着“咻”的一声,又一颗流星划过头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流星划过天空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流星也会有声音,城市里太嘈杂,人人都很忙,没时间听流星说话。

因为那场流星雨,我对横店至今都有着很美好的印象。

30年前,当时的我还在卖家用电器,生活无风无浪。那时候我对未来唯一的设想就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大概会最终升职到销售经理吧。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偶尔会觉得,这似乎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至于我到底想要什么,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

多亏一位老友,那段时间一直给我洗脑,每天给我画各种光怪陆离的蓝图,劝我放弃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艺员训练班。我最后被他说服,于是迈出了那一步。我很感谢那位老友,但我妈当时很生气,因为她觉得这个叫周星驰的家伙害她儿子辞掉了稳定的工作,去上什么前途未卜的培训班,我至今都记得她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衰仔!1块钱我都不会给你!”

她真的是讲得出,就做得到。在艺员训练班的那一年,我是靠自己之前的积蓄撑下来的。那一年,我每天出门只带10块钱,走路去上课。如果不小心起晚了,10块钱就要交给的士司机,那天便只能挨饿。我很怀疑我有没有对尔冬升讲过那段经历,因为,电影里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儿,和当年我的境遇,真的是一模一样。不单是他,戏里的每一个路人甲,从初入行时的不知所措,到每一次演戏时的用力过猛,都会让我忍不住笑出声,就好像看到30年前的自己。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带着明确的目标去了横店,而我是在进入训练班之后,才发现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演员”这个词对我而言分量很重。2013年,我在洛杉矶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一些群众演员,他们平时都从事着各种各样的职业,有的是侍应,有的是清洁工,但当你问他们是做什么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说:“我是个演员。”

我相信,能说出“我是演员”这句话的人,对演戏一定是有热情的。对我来说,演员的工作就是无条件地把戏演好,无关其他。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

为了实现这个执念,我努力练习了很久,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最初的梦想,但如果我要对得住“演员”这两个字,就必须做到这一点。

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这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回到眼前。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我很喜欢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看《我是路人甲》的时候,也有好几次产生错觉,觉得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儿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我是路人甲》的故事本身并不轻松,主演亦都是陌生稚嫩的面孔,但尔冬升很聪明,他很清楚,要完成这个题材,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真正的路人甲来演。对演员保持着清楚的认知和无比信任的态度,是他自《癫佬正传》开始树立起来的风格,我一直记得他看演员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对,我没看错,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感觉有时候很讨厌,但他偏偏总是对的。戏里,年轻的路人甲们在探讨何为成功,我看的时候也在思考。我理解的成功,不是衣食无忧,不是获奖无数,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过程。有梦想、有目标是好事,但如果只看到目标,就很容易忽略过程,就像跑步一样,你一心想跑到终点,就会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

我们有时不懂珍惜,有时自视甚高,有时怨天尤人,其实说到底,都是放不下自我。很多心中的不平都是因为放不下,当我们学会放下,往往会获得更多。

梦想,不仅仅是有梦、敢想,还有做梦和思考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过程,所以,结果是什么,就没那么重要了。

在大多数人看来,路人甲只是路人甲,就像偶尔划过夜空的流星,不会一直停留在你的生命里。

但是,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借着划过夜空的那一秒钟,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声音,希望被有心的人听到。我想,路人甲也是一样,在默默坚持了那么久之后,终于遇到了那个叫尔冬升的人。

这一次,希望有更多人听见流星的声音,哪怕只有一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