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 | 张爱玲

在大人的世界,眼泪是廉价的,廉价的眼泪能换来的只有反感和讨厌。这个世界不会容许一个弱者。好好珍惜自己的眼泪吧,只有搭上了快乐和幸福,眼泪才变得有价值。无谓的哭多了,就会渐渐明白,还是高傲地活着吧,眼泪圈不住任何东西,何必连自己也失去。——周耀辉《突然十年便过去》


曲名:Little Lights
歌手:Ane Brun / Syd Matters
所属专辑:Duets
发行年代:2011
风格:慢核民谣 Slowcore
介绍:星星仍然在天空中闪烁着,你的天真划过天际。

00:00/00:00

展开歌词


All of those little lights in the sky
天空中繁星闪烁
They only stick your feet to the ground
你却只能站在地面上
You\'d better keep your head down
你最好低下头

All of this little dreams in your mind
你心中的所有梦想
They only make you wonder why
只会让你变得好奇
When you wake up you start to cry
为什么当你醒来时 你就会哭泣
When you come home you just want to die
当你回到家时 你为什么感觉生不如死

There was a time you seemed to be fine
有段时间 你似乎感觉一切都很好
You were a rock when you were a child
当你还是个孩子时 你如一块岩石
Waiting for the turn of the tide
等待着潮汐的来临

You thought the stars were sending you love
你本以为星星会把爱带给你
How come you never wondered why
你为何从未想过
When you came home, you started to cry
为什么当你回家时 你就想哭
When you woke up, you wanted to die
为什么当你醒来时 你就觉得生不如死

All of this little lights in the sky
天空中闪耀着的繁星
If you can make them fall you will rise
如果他们陨落了
Just turn the mic of time
你就会发现生活的乐章

I thought I could be able to find
我想 我可以找到一些方法
Something to save all I left behind
来弥补我的缺憾
But as I grew up I changed my mind
但当我长大时 我却不再有这种想法
And only remained the stars in the sky
星星仍然在天空中闪烁着
With your innocense fly by
你的天真划过天际

弟弟

弟弟

文/张爱玲

我弟弟生得很美丽我一点也不。从小我们家里谁都惋惜着,因为那样的小嘴、大眼睛与长睫毛,生在男孩子的脸上,简直是白糟蹋了。长辈就爱问他:“你把眼睫毛借给我好不好?明天就还你。”然而他总是一曰回绝了。有一次,大家说起某人的太太真漂亮,他问道:“有我好看么?”大家常常取笑他的虚荣心。

他妒忌我画的图,趁没人的时候拿来撕了或是涂上两道黑杠子。我能够想象他心理上感受的压迫。我比他大一岁,比他会说话,比他身体好,我能吃的他不能吃,我能做的他不能做。

一同玩的时候,总是我出主意。我们是《金家庄》上能征惯战的两员晓将,我叫月红,他叫杏红,我使一日宝剑,他使两只铜锤,还有许许多多虚拟的伙伴。开幕的时候永远是黄昏,金大妈在公众的厨房里略略切莱,大家饱餐战饭,趁着月色翻过山头去攻打蛮人。路上偶尔杀两头老虎,劫得老虎蛋,那是巴斗大的锦毛毯,剖开来像白煮鸡蛋,可是蛋黄是圆的。我弟弟常常不听我的调派,因而争吵起来。他是“既不能令,又不受令”的,然而他实在是秀美可爱,有时候我也让他编个故事:一个旅行的人为老虎追赶着,赶着,赶着,泼风似的跑,后头鸣鸣赶着……没等他说完,我已经笑倒了,在他腮上吻一下,把他当个小玩意。

有了后母之后,我住读的时候多,难得回家,也不知道我弟弟过的是何等样的生活。有一次放假,看见他,吃了一惊。他变得高而瘦,穿一件不甚干净的蓝布罩衫,租了许多连环图画来看。我自己那时候正在读穆时英的《南北极》与巴金的《灭亡》,认为他的口胃大有纠正的必要,然而他只晃一晃就不见了。大家纷纷告诉我他的劣迹,逃学,件逆,没志气。我比谁都气愤,附和着众人,如此激烈地低毁他,他们反而倒过来劝我了。

后来,在饭桌上,为了一点小事,我父亲打了他一个嘴巴子。我大大地一震,把饭碗挡住了脸,眼泪往下直淌。我后母笑了起来道:“咦,你哭什么?又不是说你!你瞧,他没哭,你倒哭了!”我丢下了碗冲到隔壁的浴室里去,闩上了门,无声地抽噎着,我立在镜子前面,看我自己的掣动的脸,看着眼泪滔涵流下来,像电影里的特写。我咬着牙说:“我要报仇。有一天我要报仇。”

浴室的玻璃窗临着阳台,啪的一声,一只皮球蹦到玻璃上,又弹回去了。我弟弟在阳台上踢球。他已经忘了那回事了。这一类的事,他是惯了的。我没有再哭,只感到一阵寒冷的悲哀。

①穆时英(1902-1940),现代小说家,“新感觉派”代表人物之一。著有《南北极》、《公墓》等。

(原刊1944年5月《天地》月刊第7一8期合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