潸然泪下!闻一多《也许——葬歌》

心如槁木不如工愁善感,迷蒙的醒不如热烈的梦,一口苦水胜于一盏白汤,一场痛苦胜于哀乐两忘。——叶圣陶《没有秋虫的地方》


曲名:The Knowing Tree
艺人:David Davidson
所属专辑:Celtic Fantasy
发行年代:2000
风格:小提琴,凯尔特音乐,新世纪音乐 New Age

Carnation, Lily, Lily, Rose | John Singer Sargent

Carnation, Lily, Lily, Rose | John Singer Sargent

也许——葬歌

文/闻一多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我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关于本诗

《也许──葬歌》是诗人用来悼念自己早夭的女儿立瑛的,最早发表在1926年7月2日的《京报副刊》上,原诗题为《也许(为一个苦命的夭折的少女而作)》。原诗共六节,在收入《死水》时,删成四段,变得更加精炼、紧凑。由于意象新颖,节奏明晰,感情深挚,这首诗在当时曾轰动一时,直到今天也还得到许多读者的钟爱,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

老鬼插话

读完这首诗,黯然销魂,想起了另一首歌让人潸然泪下的诗,罗叶的《遗书》。

罗叶,早慧而早逝的诗人。死时得年仅45岁,而这首《遗书》却更早,在他死前24年,1986年即已成篇。

有一天你或许悲泣
但别崩溃成散乱的拼图
我无法凑齐破碎的你
果真你竟笑了出来
那也同样令我愉快
我们的友谊无关乎生命的存在
你可以把我忘记
但别将我深埋在心底
因我盼望作一次火浴之后
随风飘散我的剩余
无须葬礼,不用坟场
你知道的,我喜欢流浪

若有音乐,哼我爱听的那曲
若有醇酒, 斟我嗜饮的一杯
也许为我出薄薄的诗集
但不必写长长的序
追求的我已空无所有
这秩序缤纷的世界
就留给你整理
若有久别的朋友来寻
请转告他们我去哪里
此后可有人间的消息已无妨
我只是挂念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