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已经不够好的世界里,人是该对自己好一点的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中岛敦《山月记》

Hawk Fly Tiger Run
曲名:Hawk Fly Tiger Run
歌手:Ofelia K
所属专辑:Plastic Flower
发行年代:2015
风格:流行

00:00/00:00

展开歌词


papapapa
papapapa
I know you're a part of the ocean.
我知道你是海洋的一部分
I watched you tumbling down.
我看着你倒下
Hands out boy it's safe in the water.
伸出手去,在水里是安全的
Remember, you're lost till you're found.
记住,你迷路了,直到你被发现
Hawk fly, tiger run.
鹰飞,虎跑
That's all we should want.
这是我们应该想要的
Hunter grab your gun.
猎人拿起你的枪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I know you'll take it baby.
我知道你会带它宝贝
I know you'll listen to me.
我知道你会听我的
Put up your lips sweet baby.
把你的嘴唇,甜蜜的婴儿
You've got ways to fly.
你有办法飞
Hawk fly, tiger run.
鹰飞,虎跑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I know you've been talking to strangers.
我知道你一直在和陌生人说话
So lonely, talking in tounges.
如此的孤独,在tounges
I was hoping the city is hungry.
我希望城市是饿了
Stay a while, we're never too young.
保持一段时间,我们永远不会太年轻
Hawk fly, tiger run.
鹰飞,虎跑
That's all we should want.
这是我们应该想要的
Hunter grab your gun.
猎人拿起你的枪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I know you'll take it baby.
我知道你会带它宝贝
I know you'll listen to me.
我知道你会听我的
Put up your lips sweet baby.
把你的嘴唇,甜蜜的婴儿
You've got ways to fly.
你有办法飞
Hawk fly, tiger run.
鹰飞,虎跑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Hawk fly, tiger run.
鹰飞,虎跑
What do you want?
你想要什么

题图 Descanso | Ernest Ange Duez

题图 Descanso | Ernest Ange Duez

莫记小过

文/梁文道

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宽容的人。因为我的信条是一本书再怎么不对劲,只要你已经翻开它了,就不妨接受它。当然接受它并不意味你必须完成它,只是一本书,既然已经买了回来又看了几页,如果气冲冲、恶狠狠地把它甩出去,然后喊一声“混账!这家伙是个白痴”,岂不是对不住自己?在这个已经不够好的世界里,人是该对自己好一点的。

静下来想想,天生我材必有用呀,再糟的作者到底也是有妈生的,再坏的书也是人家花时间写的。而妈妈是个多伟大的人物,时间又是何等的宝贵呢?更何况三人行必有我师,难道一本坏书就教不了我什么吗?可别自大,坏书起码能叫你见识到世界之大,天外有天。

只是再宽容也好,不知怎的,就是有些沙石眼睛跳不过,好像吃一顿美食旁边老有苍蝇飞,挥之不去,甚是恼人。例如香港某家出版社,常出报纸文章结集,有一次我看着看着就发现它一本书里好几篇文章都有一段是重复的,而且有规律。那条规律是它的第一段必然会在后面某部分重新出现,这是为什么呢?原来那些文章在报纸上登的时候,编辑怕它太长,为了醒目和提要,于是抽出其中一段放在文首。看来是书的编辑一时大意,把那一段当成了整篇文章的第一段,重打重印了一回。不过这种报纸编辑手法,通常会把那发挥提要作用的一段字粗体标黑,以区别于正文。难道这本书的编辑和校对眼睛不好,还是这本书根本没有编辑跟校对?

有些书挺可惜的,明明不错,但就是有几处资料错误的硬伤,犹如完璧有瑕美男生疮。例如专出建筑和城市研究的台湾出版社“田园城市”,最近出了本尚算图文并茂的《涂鸦·城市糖果地图》,介绍英国街头的涂鸦艺术。两位作者在序言里引述了一句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即是合理的——但把它张冠李戴说成是萨特的话。开头就错,接下来怎不叫人提心吊胆。再进阶一点的,还有两位香港年轻学者写的《迷失丧拼场》,是透视消费文化深入浅出的好入门,但其中提到吉登斯(Anthony Giddens)时,却说他是“美国社会学家”。哎,人家可是拿爵士的正统英国人,还一度是布莱尔的智囊军师呢。或许,是我太过吹毛求疵。

大陆的出版业日益进步,最近连食谱都出得又有文化又漂亮。“北京汉声文化”出了一套《山西面食》,就让人看得很开胃。可是当我掀到一页捏猫耳朵的手部动作特写照时,肚子竟不禁疼了起来。只见师傅揉面团的那双手,十指指甲缝里竟是一圈黑边!这可是我多年中西食谱阅读经验里未曾得见的。难得图边文字还说做猫耳朵不需特殊工具,“只要一双干净的手”。再转念一想,卤菜名店的卤水不是常标榜一锅煮了几十年不倒不熄吗?这个道理用在面点师傅手上应该也是通的。

三星手机AKG耳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