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心情》日语原唱:归省 – 中岛美雪

所谓思乡,我观察了,基本是由于吃了异乡食物,不好消化,于是开始闹情绪。——阿城


曲名:归省
歌手:中岛美雪(中岛みゆき)
词曲:中岛美雪(中岛みゆき)
所属专辑:オリジナル
发行年代:2009
风格:流行,日语歌曲
介绍:中岛美雪(中岛みゆき),1952年2月23日出生于日本北海道札幌市,出身于带广市的创作型女歌手、广播主持人,于1975年出道,1980年代受到极大欢迎,至今仍受到普遍的支持。
虽然在华人地区并非人人都认识中岛美雪,但是大概很少人没听过改编自中岛美雪作品的华语翻唱歌。中岛美雪是作品被华人翻唱最多的几位日本歌手之一。根据坊间统计,中岛美雪有超过70首作品被改编为一百多首华语歌曲,其中以香港和台湾两地歌手为大宗。

记者:为何不满香港乐坛?
黄家驹:香港没有“乐坛”,只有“歌坛”。
你看看每年的乐坛颁奖礼上谁当选最佳歌手?是红艺人。什么歌曲入选?全是cover version歌曲。

(时间:1993年5月10日 地点:BEYOND在旺角的排练室)

00:00/00:00

展开歌词


遠い国の客には笑われるけれど
也许会被异乡的客人笑话
押し合わなけりゃ街は 電車にも乗れない
但如果不在街上互相推挤,就连电车也搭不上去
まるで人のすべてが敵というように
所有人都像成了冤家一样
肩を張り肘を張り 押しのけ合ってゆく
肩顶肘推地,互相推挤着

けれど年に2回 8月と1月
但一年中还有2次,8月和1月
人ははにかんで道を譲る 故郷からの帰り
从故乡归来的人们会腼腆地互相让路
束の間 人を信じたら
在短暂的时间里可以相信别人
もう半年がんばれる
就又能努力半年了

機械たちを相手に言葉は要らない
面对机械的话不需要语言
決まりきった身ぶりで街は流れてゆく
以坚毅决绝的身姿,人们在街道上流动着
人は多くなるほど 物に見えてくる
人看多了果然就像看物品一样
ころんだ人をよけて 交差点(スクランブル)を渡る
躲开跌倒的人,淡然走过十字路口

けれど年に2回 8月と1月
但一年中还有2次,8月和1月
人は振り向いて足をとめる 故郷からの帰り
从故乡归来的人们会,停下脚步回头望
束の間 人を信じたら
在短暂的时间里可以相信别人
もう半年がんばれる
就又能努力半年了

けれど年に2回 8月と1月
但一年中还有2次,8月和1月
人は振り向いて足をとめる 故郷(ふるさと)からの帰り
从故乡归来的人们会,停下脚步回头望
束の間 人を信じたら
在短暂的时间里可以相信别人
もう半年がんばれる
就又能努力半年了

Starý Smokovec | Karol Tibély 1834

Starý Smokovec | Karol Tibély 1834

出生地

文/罗伯特·勃莱,译/徐淳刚

和远处的大山相比
这边似乎没有任何希望,
父亲建造房屋,拢起泉水,
用一圈围墙锁住所有东西。
四周的地面不只长荒草,
它还养育了我们各自的生命。
我们兄弟姐妹一共十二个。
大山看起来喜欢热闹,
不久就认识了我们——
它的微笑总像包含着什么。
直到今天大山还不知道我们的名字。
(何况姑娘们已出嫁随了夫姓。)
它曾把我们推离它的怀抱。
现在它的怀里长满树木。

The Birthplace

Here further up the mountain slope
Than there was every any hope,
My father built, enclosed a spring,
Strung chains of wall round everything,
Subdued the growth of earth to grass,
And brought our various lives to pass.
A dozen girls and boys we were.
The mountain seemed to like the stir,
And made of us a little while--
With always something in her smile.
Today she wouldn't know our name.
(No girl's, of course, has stayed the same.)
The mountain pushed us off her knees.
And now her lap is full of trees.


 

作者简介
罗伯特·勃莱(Robert Bly)(1926- ),美国“深度意象派”的代表诗人,已出版十多部诗集,三十多部译诗集。主要诗集有《身体周围的光》、《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等。

帆布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