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趁年轻,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尽力去尝遍所有痛苦,这种事可不是一辈子什么时候都会遇到的。——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Lenka
曲名:Lucky
歌手:Lenka
所属专辑:Attune
发行时间:2017年10月13日
风格:独立流行 Indie Pop
介绍:Lenka,1978年3月出生于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来自澳洲的优质创作甜美女声,一位古灵精怪的小女孩,脑子充满天马行空的七彩画面转由音符输出,可爱有趣之迷人特质让听众很快的喜欢上了她,生动活泼的丰富曲风,完全排除千篇一律枯燥乏味的编排模式,加上毫不吹嘘的创作功力,邀大家一同进入她多样的音乐异想世界。

00:00/00:00

展开歌词


You're that cherry on top
你是我冰淇淋顶的甜蜜樱桃
The apple of my eye
我眼中无可替代的爱
You have me at hello
一句你好你便将我俘获
And I'll never say goodbye
自此我永远不会与你再见
You are a diamond in the rough
你粗砺的本性中自有钻石般的亮眼
A needle in the hay
像海底那一枚细针
The moon in my night The sun in my day
我一生里最美的那轮明月 我平凡日子里那朵暖阳
And I don't know why
我不知道为什么
I got so lucky
我能够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You are the cream of the crop
你如同百里挑一的存在
The crackle and pop
整颗心为你噼里啪啦作响
The icing on the cake
像蛋糕上点缀的糖霜
The smile on my face
是我面孔上最美的笑容
You are the fish in the sea
你是海底游弋的鱼
And the knees on the bees
你是微小但不可或缺的存在
The flame in my fire stars in my sky
你是我熊熊火焰中那一抹火光 是我夜空的累累繁星
I don't know why
我不知道为什么
I got so lucky
我能够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I must have rolled one hell of the dice
我定已经经历了一次地狱 孤注一掷
To have you walking into my life
才能有你走入我的生活
Lucky me
幸运的我
Lucky me
幸运的我
I'm lucky
我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喔 如此幸运
Oh lucky me
喔 幸运的我
Oh

And I don't know why
我不知道为什么
Honey I don't know why
亲爱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
Me say
我说
I don't know why
我不知道为什么
I got so lucky
我能够如此幸运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琼美卡随想录》摘录

文/木心

我好久没有以小步紧跑去迎接一个人的那种快乐了。

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

怨恨之深,无不来自恩情之切。怨恨几分,且去仔细映对,正是昔时的恩情,一分不差不缺。

如此才知本是没有怨恨可言的,皆因原先的恩情历历可指,在历历可指中一片模糊,酸风苦雨交加,街角小电影院中旧片子似的你死我活。

每当有人在我耳畔轻轻甘语,过了几天,又响起轻轻甘语,我知道,那不过是一个仇人来了。

幸亏梦境中的你不是你,我也不是那个我。

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

我已经算是不期然而然自拔于恩怨之上了,明白在情爱的范畴中是绝无韬略可施的,为王,为奴,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明谋暗算来的幸福,都是污泥浊水,不入杯盏,日光之下皆覆辙,月光之下皆旧梦。

也许这次,唯独这次天帝厚我,命运将补偿我累累的亏损,数十年人伦上的颠沛流离,终于能够安憩于一个宁馨的怀抱里,漏底之舟折轴之车,进坞抵站,至少没有中途倾覆摧毁。

然而这是错觉,幻觉,二十年前,三十年前,公元前,甚至史前,早已有过这种错觉幻觉。唯有爱彻全心,爱得自以为毫无空隙了,然后一涓一滴,半丝半缕,由失意到绝望,身边的万事万物顿时变色切齿道:你可以去死了。

此时,在我听来却是:曾经爱过我的那一个,才可以去死了。

能做的事就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

好人的世界,总有一种糊涂。

友谊的深度,是双方本身具有的深度。浅薄者的友谊是无深度可言的。西塞罗他们认为“只有好人之间才会产生友谊,还是说得太忠厚了。

人们的错,都错在想以一种学说去解释去控制所有的东西。

文学还是好的,好在可以借之说明一些事物,说明一些事理。文学又好在可以讲究修辞,能够臻于精美精致精良精确。

当一个人历尽恩仇爱怨之后,重新守身如玉,反过来宁为玉全毋为瓦碎,而且通悟修辞学,即用适当的少量的字,去调理烟尘陡乱的大量人间事——古时候的男人是这样遣度自己的晚年的,他们虽说我躬不悦,遑恤我后,却又知优哉游哉聊以卒岁,总之他们是很善于写作的,一个字一个字地救出自己。救出之后,才平平死去。还有墓志铭,不用一个爱字不用一个恨字,照样阐明了毕生经历,他们真是十分善于写作的。

噫,甜甜蜜蜜的仇人,数十年所遇如此者不仅是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