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忍受沉默,而与你交谈恰是良药

我无法忍受沉默,而与你交谈恰是良药。——《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电影台词


曲名:Mystery of Love
歌手:Sufjan Stevens
所属专辑:Call Me By Your Name
发行年代:2017
风格:独立民谣 Indie Folk
介绍:《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电影插曲。

00:00/00:00

展开歌词


Oh, to see without my eyes
闭上双眼 仍能清晰回忆起彼时
The first time that you kissed me
最初 那吻印下的时刻
Boundless by the time I cried
如今我的泪 却旖旎不至尽头
I built your walls around me
我把你的高墙围筑 在我四周
White noise, what an awful sound
白色噪音耳边充斥 多么聒噪
Fumbling by Rogue River
罗格河沿路 我们支吾无言
Feel my feet above the ground
我的双脚 还在这地面伫立
Hand of God, deliver me
上帝之手 能否救我于水火
Oh, oh woe-oh-woah is me
悲伤如我
The first time that you touched me
还沉湎 在那第一次彼此抚摸的瞬间
Oh, will wonders ever cease?
爱的渴望 会否终有一日消逝
Blessed be the mystery of love
所幸 还有爱的奥秘永留心间

Lord, I no longer believe
吾主 我再也不愿相信
Drowned in living waters
就让我溺亡 于那生命之泉(出典于John chapter 4)
Cursed by the love that I received
为我自我兄弟的女儿收获的爱
From my brother's daughter
被布下无数诅咒(在前曲Should Have Known Better中提及了这一段感情 Sufjan认为这段感情成为了他痛苦的来源 同时也如同诅咒一般萦绕着他)
Like Hephaestion, who died
如那死去的赫菲斯提翁
Alexander's lover
曾是亚历山大一生挚恋(Alexander和Hephaestion的禁断之恋)
Now my riverbed has dried
如今我的河床 已然干涸
Shall I find no other?
此后 是否再找不到如你一般的人
Oh, oh woe-oh-woah is me
悲伤如我
I'm running like a plover
只剩得 水鸟般的奔跑翩跹
Now I'm prone to misery
现在 我开始困惑不解
The birthmark on your shoulder reminds me
你肩上的胎记 还次次提醒着我

How much sorrow can I take?
还有多少悲伤 我能够承受
Blackbird on my shoulder
黑鸟 落在我的肩上
And what difference does it make
这段情愫 到底有何不同不妥
When this love is over?
这场爱情 究竟何时已无疾而终
Shall I sleep within your bed
我还能 与你安眠于一张床榻上吗
River of unhappiness
为悲伤填满的河流
Hold your hands upon my head
把你的手 抚向我的额头
Till I breathe my last breath
直到我的最后一次呼吸 尘埃落定
Oh, oh woe-oh-woah is me
悲伤如我
The last time that you touched me
还沉湎 在那最后一次抚摸的瞬间
Oh, will wonders ever cease?
爱的渴望 会否终有一日消逝
Blessed be the mystery of love
所幸 还有爱的奥秘永留心间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的剧照

两个身体

文/奥克塔维奥·帕斯,译/赵振江

两个面对面的身体
有时是两个波浪
而黑夜是海洋。

两个面对面的身体
有时是两块石头
而黑夜是沙漠。

两个面对面的身体
有时是根
在夜间盘在一起。

两个面对面的身体
有时是对折的刀片
而黑夜是闪电。

两个面对面的身体
是两颗星星
陨落在寥廓的天空里。

----

 

关于作者:
奥克塔维奥·帕斯(Octavio Paz,1914.3.31~1998.4.19),墨西哥诗人、散文家。生于墨西哥城。帕斯的创作融合了拉美本土文化及西班牙语系的文学传统,继承欧洲现代主义的形而上追索以及用语言创造自由境界的信念。1990年由于“他的作品充满激情,视野开阔,渗透着感悟的智慧并体现了完美的人道主义”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这首《两个身体》,看似写性爱,实是歌唱爱情。人类的爱情,不管是什么颜色的,在宇宙间皆为永恒。

AKG三星S8原装耳机

猜你喜欢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