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当一个男人不再爱它的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亦舒 《爱情之死》

魏如萱《不允许哭泣的场合》
曲名:晚安晚安
歌手:魏如萱
词曲:魏如萱
所属专辑:不允许哭泣的场合
发行年代:2011
风格:流行
介绍:其实这首歌应该放在昨天推送的《老鬼的音乐时间15:这样的歌听多了,耳朵会怀孕(华语篇)》里,专辑封面又是个大红唇(由波兰摄影师LUKASZ WIERZBOWSKI拍摄),之所以没放,是因为我忘了。

第一次知道魏如萱(娃娃)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2003年她和奇哥(陈绮贞的贝斯手)组了个独立乐团“自然卷”。“自然卷”的音乐以有特色的“Taiwan-indie”为主线,还揉合了法国流行、轻爵士等音乐元素,清新俏皮。现在我依然能熟练地哼出《坐在巷口的那对男女》《像我这样的女孩》......

书读得不多 想法特别多
每天都要喝养乐多
朋友都爱我 男朋友更疼我
为什么只能交一个

每次听到这我都想捏她的脸蛋啊。

魏如萱的咬字和声线非常特别,声线具有高强度的适应性。2006年,娃娃离开自然卷单飞,自己写词曲,脱离了“自然卷”时期清新、调皮、可爱的风格。如果你听了《坐在巷口的那对男女》、《像我这样的女孩》后,再来听这首《晚安晚安》,很难想象是同一个人唱的。

安静、敏感地述说下是撕心裂肺的思念之情,喑哑哭泣,满目苍夷。

歌词中有三句法语,唱得深情。

mon Chéri,
tu me manques,
Bonne nuit,bisou bisou

用Google翻译了一下是:

我亲爱的,
我想念你,
晚安吻

还发什么呆,现学现用发给你的另一半啊。顺便推荐Google翻译APP,随手翻译各国语言,不用翻墙了,没有乱七八糟的通知和广告。

00:00/00:00

展开歌词


现在几点了 你在做什么呢
我们有多久 没有说话了呢
好像听见你在笑 今天有没有吃饱
刚洗完澡 玩玩猫 还是已经睡着
好像闻到你味道 看看以前拍的照
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 有没有少了点烦恼

mon Chéri,
tu me manques,
Bonne nuit,bisou bisou

晚安 晚安 晚安 你听不听得到
晚安 晚安 好想听你说声晚安
晚安 晚安 还是一样想念你
晚安 你会不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现在几点了 你在做什么呢
我们有多久 没有说话了呢
好像闻到你味道 今天有没有吃饱
不知道你现在好不好 有没有少了点烦恼

mon Chéri,
tu me manques,
Bonne nuit,bisou bisou

晚安 晚安 晚安 你听不听得到
晚安 晚安 好想听你说声晚安
晚安 晚安 还是一样想念你
晚安 你会不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晚安 晚安 晚安 你听不听得到
晚安 晚安 好久没有和你晚安
晚安 晚安 希望你都好好的
晚安 我要跑去你的梦里找你说
晚安

晚安晚安

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文/刘瑜

大学的时候,一个朋友和男朋友分手,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她问为什么,他说: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都是对的。

全部理由,听上去多么残酷。他不爱她了。他觉得她不够好。她从来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他有另外一个她,而且更爱那个她。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虽然我不是当事人,听见这话时,还是跟着心碎。整个世界,目力所及之处,全是理由。桌子不是桌子,是理由。书包不是书包,是理由。天空不是天空,是理由。整个世界团结一致,万众一心来对付这一个人。

我申请出国留学的时候最想去的那个学校没有录取我,我很困惑:我学习多好啊!我研究计划书写得多规范啊!我求学的心情多么热切啊!你们凭什么不要我。后来找工作的时候,有一个面试过的机构最后决定录用了别人,我很生气,我们不是聊得很开心吗?你们的问题我不都对答如流了吗?为了那场面试我还专门买了150美元的职业女装呢!你们为什么不要我?还有一年春天,我曾经千里迢迢地跑到另一个城市,因为我很想问一位同学一个问题。但最后在3个小时的飞机,2个小时的巴士,1个小时的步行和1个小时的晚餐之后,我决定放弃那个问题。

好吧,我知道,我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都是对的。

啊,当一个女人怀孕,甜蜜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她在抚摸一个多么令人心痛的事实:这个肚子里的生命,他会长大,等他长大,会有一天。有人对他说:不为什么,因为……你能想到的全部理由。

我想象心碎这件事,有点像一个大陆的塌陷。缓慢,沉重,不知不觉,然而慢慢地,现出越来越大的裂痕。

我想象那种惊恐:一个人曾被反复告知自己是未来的主人翁,然后有一天,不知道哪一天,突然,他必须开始学习接受自己的失败,必须开始接受某些,很多,那么多,太多,几乎所有,美好事物与自己的无关性。他眼睁睁地看着一块棒棒糖举到眼前,然后又晃了过去,他嘴里聚满了口水,然后她低下了头去。

我还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猫。它多么想吃桌上的饭菜啊,它每天都在桌子底下逡巡。它跳上桌,被打了下去。又跳上桌,又被打了下去。再跳上桌,还是被打了下去。后来,它不跳了。它路过那个桌子,桌子那些诱人的饭菜,眼神茫然地走了过去。

那天和另一个好友聊天,说起她和前男友的对话,前男友历数对她的不满之处:还在读书;打扮土气;不够酷;太多怨气……

闭嘴。闭嘴闭嘴闭嘴。

你所能想到的全部理由,都是对的。

不就是个心碎吗?有人在跳楼,有人在挨饿,有人得癌症,有人被砍死,还有人不幸生在了伊拉克,那么多心碎的声音,那么多蚂蚁的哈欠。就当上帝是一个小男孩,喜欢没事就切蚯蚓。没有什么理由,就是下了一场雨,屋檐下冒出无数的蚯蚓,而他手里正好有一把小刀而已。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