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称得上重要的事情越来越少了

老年时最大的安慰莫过于意识到,已把全部青春的力量都献给了永不衰老的事业。 ——叔本华

The Boat That Rocked
曲名:Father And Son
艺人:Cat Stevens
专辑:海盗电台 原声
风格:民谣,摇滚
介绍:Father and Son是英国民谣摇滚歌手Cat Stevens的经典温情之作,歌曲意在表达年轻一辈跟老一辈因观念差距所衍生的代沟以及描绘父子之间难以割舍的亲情。在新西兰电信广告Keep in touch用的就是这首歌曲,讲述了父亲和孩子相处的整个过程,从儿时的蹒跚学步,成年后把酒言欢,到最后只剩儿子一人的形单影只,出门在外,记得和家人保持联络。
歌曲还用做2009年的英国喜剧电影《The Boat That Rocked》(海盗电台)中的插曲。


展开歌词


It's not time to make a change,
远没到做出改变的时刻
Just relax, take it easy.
只需放松,轻松应对
You're still young, that's your fault,
你还年轻,那是你无法避免的过错
There's so much you have to know.
还有太多东西需要你探索
Find a girl, settle down,
找到那个女孩,安身立命
If you want you can marry.
你若愿意,便去结婚吧
Look at me, I am old, but I'm happy.
看看我,我已老去,但还算开心
I was once like you are now
我也曾是你这幅模样
And I know that it's not easy,
所以我知道那不轻松
To be calm when you've found
当你发现有些东西离你远去的时候
Something going on.
保持冷静
But take your time, think a lot,
但要多花时间,勤于思考
Why, think of everything you've got.
想想为什么,想想得到了什么
For you will still be here tomorrow
因为,明天你的肉体还存在
But your dreams may not.
梦想却会消散
How can I try to explain
我该如何解释
When I do he turns away again
我也会如我父一样
It's always been the same, same old story.
世事总是轮回,生生不息
From the moment I could talk I was ordered to listen.
在此刻,我终于可以说出我曾聆听的教诲
Now there's a way and I know that I have to go away.
我找到了我必须走的路
I know I have to go.
我知道我必须远走
It's not time to make a change,
还远远没到做出改变的时刻
Just sit down, take it slowly.
坐下吧,放轻松
You're still young, that's your fault,
你的年轻就是你的过错
There's so much you have to go through.
你要学的还多着呐
Find a girl, settle down,
找个姑娘,安身立命,
If you want you can marry.
想的话,就结婚吧
Look at me, I am old, but I'm happy.
看看老爹我,虽说老了,但是快活,
All the times that I cried, keeping all the things I knew inside,
每次哭泣的时候,我都将我知晓的保留在体内
It's hard, but it's harder to ignore it.
那很难,但更难的是忽视它
If they were right, I'd agree, but it's them you know not me.
如果他们是对的,那我将同意,可你认识的那些人,可不是老爹我
Now there's a way and I know that I have to go away.
我找到了我将走的路
I know I have to go.
我知道我必须走

西斯廷圣母

西斯廷圣母

那些称得上重要的事情越来越少了

文 / 叔本华

人生经验给予我们的最大收获是明辨是非的能力。这是识别一个人是否成熟的标志,并且是使世界呈现出一种与他在青年或童年时代所看到的全然不同的面貌的原因。只有在这时,他才能清醒地看待周围的一切,并还事物之真相;而在此前的年月,他看见的仅是一个虚幻的世界,一个来自他自身的奇思怪想或他承袭的偏见谬误的世界:而那真正的世界却隐而不见或者蒙上了一层梦幻的面纱。经验告之于我们的第一件事就是使自己摆脱大脑的幻境——即早在青年时代就已注入我们头脑中的形形色色的错误看法。

从迄今我们一直持有的观点来看,可以把人生比作一块刺绣,一个人在其前半生所看到的只是它的正面,在后半生看到的是它的反面。反面不如正面精致漂亮,但却更富有启迪意义,因为它揭示了线是如何被绣成图案的奥秘。

一个人在40岁之前即使拥有卓绝的理智才能,也不能保证自己在对话中居于压倒的优势。因为年龄与经验——虽然不能替代理智能力——远比理智能力重要得多;即便一个最平庸无能者,只要其对手是个年轻人,他的年龄与经验都能足以使他与这个绝顶聪明的年轻对手相抗衡。当然,我这里指的是个人天赋才能而非其作品使其赢得的地位和声誉。

如果一个人少年老成,诸练世故;如果他很快便掌握交际之术并进入社会,仿佛早已成竹在胸,那么,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并非是什么好兆头。它证实了一种庸俗粗鄙的本性。与此相反,假如一个人的行为方式令人吃惊和意外,并且,与之交往又使人感到他笨拙和执拗,这反倒显示了一种较高尚的品质。

从年轻人的角度来看,生命之路似乎延伸至无限的未来;而从老年人的角度来看,回首往昔生命的旅途只是短暂的一瞬。所以,生命最初呈现给我们的是这样一幅画——画中的景物离我们那么遥远,仿佛我们把手中的望远镜拿颠倒了似的;而到了最后,一切又似乎近在眼前。当一个人明白生命是如此短瞬即逝时,他一定已经很老了,或者说,他一定活得很久了。

与此相反,随着时光的日积月累,万物却似乎显得越来越小。生命——它在我们的青春岁月曾有着如此稳定坚固的根基——现在仿佛仅仅是瞬间的飞逝,而每一瞬间又都是一个令人迷蒙的幻影:我们终于明白整个世界都是空虚!

然而,对于一位老人来说,为何其生命的往昔显得如此简短?那是因为:他的记忆是简短的,所以他以为他的生命也是简短的。他不再记得生命中那些微不足道的部分,而许多令人不快的往事也已被忘却。于是,生命中可供回忆的东西也就所剩无几了!一般说来,一个人的记忆与他的智力一样是不完满的。如果他不想让自己过去所得的教训和曾经经历的事件渐渐被忘却,他就必须对它们不断地重温和反省。但是,我们还不习惯反省那些无价值的小事,或者一般说来,那些我们认为是无聊讨厌,即使保留对它们的记忆,最终也必然被忘却的事。但是,那类被称作无价值的琐事正不断地补充着新鲜的内容:许多最初显得重要的事情由于连续重复而渐渐变得不重要了;所以,到最后我们实际上已根本记不清这种重复已进行了多少次。因此,我们更容易记住早年生活中的事件,却容易忘却晚年发生的事。我们活得越久,那些称得上重要或值得反省的事情越少;并且,惟其如此,它们才得以在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换言之,任何事情只要它们被忽略便立刻被忘却。时间如此绵延不断,所留踪迹却愈甚微少。

如前所述,一个人越是年老,他所见、所做的一切给他留下的记忆就越少,并且,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也已加以说明。有意义的是,可以说一个人唯有在其年轻时才是生气勃勃、精力充沛的,年纪一老便感到力不从心了。随着时光的流逝,他逐渐淡忘了周围的事物,生活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印象便匆匆而过,正如一部艺术作品虽然被人看过千百次却无任何效果一样。一个人无意中做了某件事,过后却无论如何也记不起他究竟是否做过。(摘自叔本华《悲喜人生》)

1 条留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