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唐:我痛恨成功学

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曾国藩 《曾国藩家书》

Nana Mouskouri
曲名:Der Lindenbaum
艺人:Nana Mouskouri
专辑:Greatest Hits
风格:民谣
介绍:《Der Lindenbaum》(中文翻译为《菩提树》)是作曲家、歌曲之王舒伯特声乐套曲《冬之旅》中的一首歌曲,歌词选自诗人缪勒的诗歌。舒伯特在创作中注入了严密的逻辑思维,歌曲旋律优美动听,情感表达细腻,歌曲的旋律、调性、结构、和声等都严密地融合为一体,成为舒伯特艺术歌曲中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

Nana Mouskouri,希腊歌手,国际流行音乐歌星,60年代成名,80年代走红全球。据称唱过1000多首畅销歌曲,用多种语言灌制过唱片,创下300个百万唱片发行记录。被誉为 “希腊国宝”,“雅典的白玫瑰”(这也是她曾演唱的一首畅销歌曲的歌名)。

展开歌词


作曲 : Schubert
Der Lindenbaum
菩提树
Am Brunnen vor dem Tore
山脚下,篱笆前,
Da steht ein Lindenbaum:
有棵菩提树;
Ich tr?umt in seinem Schatten
我在树荫下安度了,
So manchen sü?en Traum.
多少甜蜜的美梦。
Ich schnitt in seine Rinde
树干上刻下,
So manches liebe Wort;
多少深情的诗句;
Es zog in Freud und Leide
有多少共度的日子,
Zu ihm mich immer fort.
不管是欢乐还是痛苦。
Ich mu?t auch heute wandern
在这个寂静的夜,
Vorbei in tiefer Nacht,
我又走到它的身边。
Da hab ich noch im Dunkel
浓浓的黑暗中。
Die Augen zugemacht.
我闭上双眼。
Und seine Zweige rauschten,
风中的枝叶飒飒作响,
Als riefen sie mir zu:
仿佛在召唤着我:
Komm her zu mir, Geselle,
来寻找安宁,我的朋友,
Hier findst du deine Ruh!
回到我的身边!
Die kalten Winde bliesen
寒风呼啸着,
Mir grad ins Angesicht,
刮过我的脸颊,
Der Hut flog mir vom Kopfe,
还吹跑了帽子,
Ich wendete mich nicht.
我也不去管它。
Nun bin ich manche Stunde
过去了多少的岁月,
Entfernt von jenem Ort,
我还听得见,那飒飒的声音:
Und immer h?r ich′s rauschen:
回到我的身边,朋友,
Du f?ndest Ruhe dort!
你会找到安宁!

amsterdam-750

我痛恨成功学

文/冯唐(fengtang1971)

我痛恨成功学。

首先,在我的世界观里,“成功”比“爱情”更难定义,或者我定义中的“成功”和社会普遍定义的“成功”相差太远。

我认识一个老哥,他一辈子唯一做过的正式工作就是当他爸爸的秘书,这个正式工作维持了不到半年,他爸爸就死了。之后,这个老哥成功地在帝都无所事事三十年,直到今天。

我定义的成功是内心恬静地用好自己这块材料,或有用或无用,本一不二。

在这个老哥无所事事的三十年中,他喝酒,他晃荡,他写了两本简单的书,一本叫《玉器时代》,填补了中国文化期黄河流域玉器研究的空白,另一本书叫《宋金元茶盏》,填补了中国老窑茶盏研究的空白。做为一个人类,我觉得他很成功。

其次,在我的认知里,我不认为成功可以学。人可以学开刀,人可以学乞讨,人可以学算命,但是人没法学习如何成功。所谓世俗定义的成功涉及太多因素,成功不可复制。

二零一五年秋天,我连续在北大、浙大、武大做了三场演讲。同学们除了关心我是如何成为一个情色作家(更准确的定义是科学爱情作家)之外,似乎更关心传说中我在北京后海边上的院子、我在作家富豪榜上的排名、我创立国内最大医疗集团的事功。

换言之,同学们还是更关心世俗定义的成功。

无奈之下,职业病发作之下,勉为其难,我还是用了中国古人提供的框架,用咨询公司训练出的总结归纳能力,和同学们讲了讲我认为取得世俗成功的十大要素。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一命。我的定义,命是DNA。从生物学的角度看,人生来从来没有平等过。人的智商、情商、身体机能在很大程度上在出生的时候已经决定了,后天努力有用,但是先天先于后天、先天大于后天。夸张点说,猪八戒再勤奋也变不成孙悟空,孙悟空再修行也变不成唐僧。

二运。我的定义,运是时机(timing)。白起、吴起等名将如果生在宁世,开个养鸡场和寿司料理,每天杀杀鸡、宰宰鱼。柳永、李贺如果生在战时,当个没出息的列兵,在开小差的路上被抓回来。

三风水。我的定义,风水是位置。人二十岁之前如果在一个地方呆过十年以上,这个地方就是他永远的故乡。胃、味蕾、美感、表情、口音等等已经被这个地方界定,之后很难改变。余华如果生在北京,写不出阴湿暗冷的《在细雨中呼喊》。在北京,除了游行和卖货,没人呼喊,街道这么宽,故宫这么大,没人内心憋屈到跑到雨里呼喊。冯唐如果生在浙东,写不出《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如果憋不住还是要写,可能写出一本《十八岁给我一个寡妇》。

四积阴德。我的定义,阴德是不做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我能理解损己利人,我能理解损人利己,我不理解损人不利己。细细思量,人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必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魔。让心魔控制自己时间长了,很难成事儿。

五读书。天份好要读书,天份不好更要读书。现在,还有多少人每天看书的时间多过看手机的时间?

六名。我的定义,名是名声,要成功的关键是名实相符。人可以欺骗一个人一辈子,可以欺骗天下人一时,但是人很难欺骗天下人一辈子。心碎要趁早,出名要趁晚。名出早了,名大于实,名声之下,整天端着,会累死人。

七相。自古以来,人类的世界是个看脸的世界。相有三个组成成分:长相,身材,精神面貌。长得好的人,的确占便宜。面对一张姣好的如瓷如玉如芙蓉的脸,尽管知道可能整过形、微整过容、有化妆品的功劳、皮肉之下都是骷髅,人类还是难免邪念袅袅、心存怜惜。即使没有一张好脸,至少要保持一个好身材,即使不能保持好身材,至少要保持体重。再差再差,脸也没有、屁股也没有、胸也没有,至少要保持精神面貌,每天早上面对世界微笑,遇上杨贵妃,能像安禄山一样跳起胡旋舞。

八敬神。我敬的神,不是如今到处奇丑无比的金佛,是头上的星空和心里真实的人性、兽性。设定好自己的底线,不要因为方便、因为人不知而突破自己的底线。

九交贵人。我的定义,贵人不是有钱人、有权人,不是帮你遇事平事儿的人,是在暗夜海洋里点醒方向的灯塔一样的人,是腿摔断了之后的拐杖一样的人,是非常不开心时候的酒一样的人,是渴了很久之后的水一样的人。

十养生。从一到九,都做到,如果没有好身体,也是空。养生不是信中医,不是吃斋念佛,是起居有度、饮食有节,是该睡觉的时候能倒头就睡着。

最后的最后,即使有了世俗的成功,也要意识到,它和幸福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人坐在雷克萨斯里也不保证不想哭。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