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不得的好人生

All I Want - Kodaline
曲名:All I Want
艺人:Kodaline
专辑:In A Perfect World
年代:2013
风格:独立摇滚 Indie Rock, 英式摇滚 Britpop
介绍:Kodaline(柯达线)是来自爱尔兰首府都柏林的四人乐团,提名了BBC Sound of 2013。 2012年他们推出的单曲 All I Want出现在美剧Grey's Anatomy(实习医生格蕾)第九季第二集,同时也成为了谷歌时代精神2012回顾的背景音乐。2014年All I Want出现在电影《星运里的错》里。


展开歌词


All I want is nothing more
我不想要更多
to hear you knocking at my door
仅想听到你叩门
'cause if i could see your face once more
倘若能再见你一面
I could die as a happy man I'm sure
即使死去却也幸福
when you said your last goodbye
当你道出最后告别
I died a little bit inside
我内心一隅已然死去
I lay in tears in bed all night
彻夜卧床,泪流不已
alone without you by my side
孤单身侧,无你相伴
but If you loved me
但你若真爱过我
why did you leave me
又为何离我而去
take my body
带我走吧
take my body
带我走吧
all I want is
我只想要
all I need is
我只想要
to find somebody
找到一人
to find somebody
找到一人
'cause you brought out the best of me
你让我变得精彩
a part of me I'd never seen
我都未曾见过自己如此这般
you took my soul wiped it clean
你带走我灵魂,将它拂净
our love was made for movie screens
我们的爱情正如电影画面
but If you loved me
但你若真爱过我
why did you leave me
又为何离我而去
take my body
带我走吧
take my body
带我走吧
all I want is
我只想要
all I need is
我只想要
to find somebody
找到一人
to find somebody
找到一人
if you loved me
why did you leave me
take my body
take my body
all I want is
all I need is
to find somebody
to find somebody
like you

Lost By Tolis Vassiliou

舍不得的好人生

文 / 李娟

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是生命中最婉转低回的乐章吗?爱情也只有在两种东西面前,显得百转千回、荡气回肠。一是光阴,二是离别。

金岳霖教授暮年时,有人让他讲讲与林徽因的往昔。他摇摇满头华发,摆摆手,只字不提。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她是他心头的一颗珍珠,是他晴空的一轮皓月,是他一生的人间四月天。她是他心底的一块碧玉,只养在心里。他不舍得和任何人提及她。不提,不诉,不言,不语,沉默是对爱情最大的尊重。曾经,她的家搬到哪里,他也跟着搬家,去做她的邻居。他常去她家聊天,琴棋书画诗酒花,唯独不谈爱情。

半个世纪的脉脉情深,哪是舍得说出口的?似水流年中,相思以终老。

人世间,镂骨铭心的爱情都值得尊重,为什么一定要有一座婚姻的大厦呢?美好的爱情值得用一生去回忆。

读书,不要想着实用,更不要有功利心。读书,只为了自身的修养。

邂逅一本好书,如同邂逅一位知己,邂逅一个善美之人。有时心生敬意,有时怦然心动。仿佛你心底埋藏多年的话,作者替你说了出来,你们在时光深处倾心相遇的一瞬间,情投意合,心旷神怡。

张潮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深浅为所得之深浅耳。”读书达到这样的境界,人生也显得清明而透彻。

平日里读书,最喜欢的几本,大都来自古老雅洁的文字,来自源远流长的汉语。它们几乎与现实的浮华和喧嚣,永远隔着深深的沟壑。好书如佳茗,令人舍不得放手的,就是这样的好书。如《红楼梦》《幽梦影》《小窗幽记》……我依靠它们得到灵魂的安然。

恍然明白,读书的目的,原来只为了和好东西倾心相见,如:好事,好人,好物,好情。

有的书借出去了,还回来的时候,整洁依旧,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包了洁白的书衣,仿佛花容月貌的女子,穿一件洁白的纱裙,内心一瞬间洁净喜悦起来,让我对还书的人起了珍重之意。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女子,她纯净,博学,懂得文字的美好。在浮躁喧嚣的尘世间,能遇见这样一位爱书的女子,也是很幸运的事情。

其实借书,还书,也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和性情。

不舍的还有光阴。

抚摸一部旧书,仿佛揣摩一段光阴,又似观赏和留恋几十年前的月光。

我年少时拥有一部《红楼梦》,是上世纪80年代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那部书共有4册,装帧精美,古意幽幽。书影上是一位冰清玉洁的女子,安然地依在山石旁,长裙垂地,拈花沉思。她心中默诵着: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脚下的竹篮里盛满落花,她就是水晶心肝的林黛玉。年少时,我便读到人间最美的书,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事。

有人曾问张爱玲,《红楼梦》《西游记》比起《战争与和平》《浮士德》哪部书好,张爱玲正言答道,当然是《红楼梦》《西游记》好。我也这样认为。

一部《红楼梦》沉浸在流年里,文字的魅力绵延、流传了几百年。它开启了多少人文学的梦想,也成全了多少人关于文学的梦境,连张爱玲也不例外,许多大家都是站在《红楼梦》的肩膀上触摸到了月亮。

此后多年,我随着父母从关中到了陕南,再回长安求学,辗转,迁徙,漂泊中,我遗失了《红楼梦》的第二册,一部《红楼梦》便成了残梦。我翻遍家中的每一寸角落,再也找不到它,它犹如遗失在岁月尘埃里的一颗珍珠,消失了。后来,我时常去书店或旧书摊淘书,希望能遇见同样版本的《红楼梦》,可是,再也不能了。李延年诗云:佳人难再得。其实,好书同样难再得。

世间很多事就是这样,离散了,走失了,便已是长长的一生。

我犹如遗失了一位情深义重的故友,丢失了自己绮丽的青春年华。好书难再得,一如知己难再得。

一生不舍的无非就是这些:骨肉至亲,三两知己;清茶一盏,好书几卷;看陌上烟花开遍,柳丝如烟。似水流年里,读书,写字,品茗,赏花,舍不得的好人生也不过如此吧。

2 条留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