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歌特乐队Xandria《Eversleeping》

Eversleeping
德国美声金属乐团Xandria成立于2000年,风格被归类为现代歌特。什么是歌特风格的音乐呢?我想大概就是形式华丽,但是充满了悲伤以及人类的阴郁感情的音乐吧。这类音乐可以深深地触及你的心灵,唱出你无法表达的心声,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形容:穿过骨头抚摸你。不过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心情欣赏这种音乐的,甚至有时候你会感到相当压抑,这就是歌特,来自黑暗的音乐。
主要团员为主唱Lisa Schaphaus、吉他手/键盘手Marco Heubaum、吉他手Philip Restemeier、鼓手Gerit Lamm – Schlagzeug,2003年4月发表自行制作的首张迷你专辑《Kill The Sun》,受到乐坛好评及瞩目,之后加盟德国金属名厂Drakkar,于2004年5月发表以探讨情欲为主的第二张专辑《Ravenheart》。
自由吉他手/鼓手 Marco 创立以来,Xandria 正以他们的首张大碟"kill thesun",行进于对公众目光的征服之路。这张由dirk riegrer创制的大碟,值得你付出的 绝不仅是匆匆一瞥。若想在其中搜寻或绚丽或夸张的音效,完全是徒劳的。毕竟xandria 并不是在拼命地急于给自己的音乐定性,而是在简练紧凑的制作同时,将计划表做了巧妙 多样的安排,以便给予主唱最多的表意的空间。乐队的歌者,lisa,通过这张专集表明了, 对于那些针对在歌特金属表演中的女性的另人迷惑的标准,她不试图去遵守,她的每一个声音都发自于乐音与自己感情的共鸣中。她那多变而完美的吟唱,即便称不上幽雅,但她与我们分享的是她内心真实的倾诉。时而是精灵般的轻灵美丽,时而又充斥暴躁与尖锐 , 但始终是注满激情的。
乐队的创立者,marco认为,"teearing down of the hard farade"正恰如其分的表达 了他从八十年代末期的死亡金属向如今更加复杂的黑色金属的进步,后者为如今乐队制作 的核心。因此,除了在舞台表演要求下进行激情的表演,这支五人乐队从不热衷将体力浪 费在其他任何形式的音乐活动中。处于最核心地位的是旋律,而有时歌声会比金属音效更 使人成沉溺正是这一理论的明证。一旦你承认了流行与商业化间并没有紧密不可分的必
要,你将发现跨越这广阔领域的赢家只能有一个:一首好歌。他也许会不自觉的将Xandri a与Lacuna Coil,Nightwish,After forever和Within Temptation相提并论,但这种比较对于完全不同的音乐质地来说,是不公平的。
Xandria懂得如何同后现代主义带来得影响和平相处。精确的讲,乐队定义的尺度成为与 因为他们复杂音乐产生的特定氛围与感情意义相同。引用成为音乐家们正当的媒体,拒绝在同时期歌特形式的文体目录中停步不前,而是有意识的使自己适应音乐的范围。Aandria没有丝毫压抑的轻松引用,同时又参考于其他艺术家对他们自己音乐的创作过程,在抽象 的器乐的鉴赏方面加以利用,正如他们已经做过的一样。

试听:Xandria-Eversleeping

歌词:
Once I traveled seven seas to find my love
我曾远渡重洋 找寻吾爱
And once I sang 700 songs
我曾经唱过无数首歌谣
Well, maybe I still have to walk 7000 miles
也许我还要踏上无数征程
Until I find the one that I belong
直到找到属于我的那个人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我们将并肩长眠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在每一个为爱停留的夜晚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在最后的悲痛中停止呼吸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一切因果 如期来临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消失时我会向月亮祈祷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那里的明天会更美好
Once I crossed seven rivers to find my love
我曾跋山涉水 找寻吾爱
And once, for seven years, I forgot my name
也曾经一度忘记自己的姓名
Well, if I have to I will die seven deaths just to lie
如果必须,我愿意用无数次死亡
In the arms of my ever sleeping aim
换取在你的臂弯里的一次长眠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我们将并肩长眠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在每一个为爱停留的夜晚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在最后的悲痛中停止呼吸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一切因果 如期来临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消失时我会向月亮祈祷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那里的明天会更美好
I will rest my head side by side
我们将并肩长眠
To the one that stays in the night
在每一个为爱停留的夜晚
I will lose my breath in my last words of sorrow
在最后的悲痛中停止呼吸
And whatever comes will come soon
一切因果 如期来临
Dying I will pray to the moon
消失时我会向月亮祈祷
That there once will be a better tomorrow
那里的明天会更美好
I dreamed last night that he came to me
昨晚梦见他来到我身边
He said: My love, why do you cry?
他说:亲爱的你为何哭泣
For now it won’t be long any more.
从此时间不再漫长
Until in my cold grave we will lie
直到我们都长眠于冰冷的坟墓里
Until in my cold grave we will lie
直到我们都长眠于冰冷的坟墓里

三星手机AKG耳机

1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