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爱过。

心太软的人快乐是不容易的,别人伤害她或她伤害别人都让她在心里病一场。——严歌苓《陆犯焉识》

Piers Faccini
曲名:The Taste of Tears
艺人:Piers Faccini
专辑:Tearing Sky
年代:2006
风格:独立音乐,民谣
介绍:“Piers Faccini这位歌手,只那么一段缓慢的吉他开场,就足以让整个思绪陷入深深的宁静之中。沉沉淡淡懒懒的嗓音,让听者措手不及的沉沦其中,品尝泪的味道。”

展开歌词


I know how things must change,
How could they stay the same ?
The pictures left the frame.
It's too late to rearrange
I know how things must change,
For good.
I tried so hard to be
The one you dreamnt you'd see,
Made a prison out of me,
When you asked to be set free.
I know how things must change,
For good.
The taste of tears,
Long on years,
Spend perfect lies,
To hypnotise.
Now I watch how summers pass,
The green fade in the grass,
The candle burning fast.
What did i think would last ?
I know how things must change,
For good.
I'd like to play the game,
To call love by it's name,
I'd live through it again,
To lose and find you in.
I know how things have changed,
For good.
The taste of tears,
Long on years,
Spend perfect lies,
To hypnotise.
The taste of tears,
Long on years,
Spend perfect lies,
To hypnotise.

waiting_for_winter_by_faultyframe-d5kcql4_600

分享一个视频,窦唯与王菲唯一的一次同台演出。

1999年王菲在日本东京武道馆演唱会上演唱了《Don't Break My Heart》,打鼓的是窦唯,弹吉他的是张亚东,伴唱是窦颖。演唱会没过多久,王菲和窦唯就宣布离婚。

【文】分手只分一次

2012年最流俗的笑话,莫过于甲对乙说: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乙说:爱过。

乙真浑蛋,但谁没当过乙呢。而甲作为爱情中弱势的一方,作为那个楚楚可怜者,问出这句的时候,此段感情已盖棺论定,完蛋。

最近我看了几段恋情结尾。当年爱的时候也都是心心念念的,结尾处却都血呲呼啦的,格外难看。比如乙跟甲说,我们分手吧,甲就哭了,边哭边抽自己,边抽自己边大声哀求:能不能再给我一些时间?乙说:好,你说啊。甲说:到年底,我们就分开。

我听到这儿,喷出一口鲜血来,乙给我平静地讲述了这个故事,乙说:我答应了。

于是我第二口鲜血再度喷出,甲留给自己的时间真多,乙竟然还答应了。这可以套用对我们七零后影响深远的至尊至宝的台词:如果真的要我给这个爱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到年底。

热恋的时候,大家大概都想爱对方一万年,到最后的时候竟然要乞求对方留给自己半年时间以便重整山河。成千上万个路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真的有那么难舍,要在对方不爱之后再留半年给自己温习创伤吗?

我以我罪该万死的恶意揣测半年之后还会有半年,不舍的甲和要舍的乙,势必将展开一场无限期延长的拉锯战,最终拉到甲战死沙场结束。

当你不爱对方的时候,是不是可以更坚定地让对方死个痛快,不管对方以之前多么爱过为借口,也不管对方以多悲愤、多自虐的形式来勉强,甚至要挟。我常鼓励分手的人只分一次,因为如果你因对方过于难过而停止分手,又无法恢复到最初对方的心理设定,你将更狠地伤害到对方,而当对方以自虐的方式获得你的同情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势必会将此举发扬光大,以便更好控制你。

当我们得知对方不爱我们的时候,是不是可以坚定地让对方离开,不管我们多爱对方,不管我们收集了多少我们爱过的证据,更不管对方用多少装饰性的语言来确定这件事情,都心一横眼一闭地让对方离开,并且不要问出那句丢脸的话。他若没爱过你,怎么会跟你在一起?他若还爱你,怎么会和你分开?这两个问题足够解决你任何的疑问,而后,哭也回被窝里哭去。

我是很擅长分手吗?为什么我从来不觉得分手很难?为什么我总能一分即中,从不拖泥带水?(难道是因为我分的时候人家也想跟我分吗?)我确实很少在这件事儿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在分手之前,我忧郁、犹豫、食不知味、面有阴云,真正决定之后我会如释重负,再没有比发现一个人不再爱你更值得你高兴的事儿了,因为对方不爱你你却还爱着他的时候,你真的显得很傻,不信你站在对方的角度看看。从人生的角度来看,不再爱你的对方一定不会让你得到更多的快乐,你苦苦留下的半年时间一定会让你度日如年,是的,我确定。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开篇,平行空间里甲问乙:那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吗?乙说:爱过。甲说:哦,这我知道,我的问题是,你能不能把你鼻毛修剪一下?

乙收起自己很情圣的表情,转身走了。甲这个时候流下了眼泪,擦干之后,去大吃了一顿。

你看,平行世界的我们,处理得多好。

(摘自丁丁张《人生需要揭穿》)

三星手机AKG耳机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