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有声电台

【有声电台VOL.9】你好,旧时光

X-MAN是麦田的老朋友了。我第一次去北京,是很多年以前,跟他见了面。还记得他坐在胡同抱着头的样子,他在想带我们去吃什么玩什么。后来在“馄饨侯”吃,我终于知道原来豆汁是酸的,气味和口味都让我难以下咽。他给了愚公移山的live门票,晚上去看了现场演出,在张自忠故居边上。

查看全部

【有声电台VOL.8】每一次分开可能今生再也不相见

我有一个朋友,每次坐飞机他都要把航班号起飞降落时间,家里还有多少钱,谁欠自己钱,自己欠谁的钱写得很清楚,贴在冰箱门上。他说怕出事了有人找他太太麻烦,死无对证可怎么好。我笑他有病,一度还自己琢磨这执行难度有点大啊,天天算啊算的…..今天,我笑不出来了。

查看全部

【有声电台VOL.7】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主播:甜露
时间:2014/03/19
发行:麦田有声电台
文案:夭夭

这篇是老文章了,好像是08年发表在《读者》上的,作者是夭夭。由于比较催泪,流传甚广。我们的甜露童鞋将它做成了有声电台。我只想说,我感动了。好像发原文文字没什么必要。Just listen!

查看全部

【有声电台VOL.6】麦片的一生

麦片一岁那年,姑妈三十岁。她在菜市场里引起了麦片的注意,也许是她微微发福的身材,也许是她手里提着的鱼肉,总之,麦片跟着姑妈走了半个多小时,一路随着姑妈回了家。

查看全部

【有声电台】烟波蓝:给少女与梦

海洋在我体内骚动,以纯情少女的姿态。

那姿态从忸怩渐渐转为固执,不准备跟任何人妥协,仿佛从地心边界向上速冲的一股势力,野蛮地粉碎古老的珊瑚礁聚落,驱赶繁殖中之鲸群,向上窜升,再窜升,欲掴天空的脸。却在冲破海平面时忽然回身向广袤的四方散去,骄纵地将自己掼向瘦骨嶙峋的砾岸。浪,因而有哭泣的声音。

查看全部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