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好意思孤独?

Dvalà
曲目:You will always be alone
艺人:Dvalà
专辑:If these waves were to stay
年代:2009
风格:后摇
介绍:Dvalà是一个来自瑞典的后摇团体。老鬼我最近在听后摇,总有一些节奏和氛围让我惊喜,时而激情澎湃磅礴大气时而春风化雨阴郁冷清。这首You will always be alone可以翻译成注定独孤一生吧?

00:00/00:00

孤独

【文】关于接受孤独这件事

文/荀夜羽

我妈过世之后,我着实的荒废了一阵。

前男友从国外打来电话,问我感觉如何,并且出于道义催我吃饭睡觉,给我录歌,直到我说stop,你去忙你的,我现在一切都好。

其实我是想说自己糟透了,不知道为了谁活着。

那段时间朋友们都很好,拖着我出去吃吃喝喝,工作也放下了,没人来催稿逼债,我过的像有钱人家的太子一样,天天换人陪玩,玩的夜夜笙歌。

但是他妈的我还得回家。

家,那时候快成了我心病了,我一旦进去,就不想出去,出去之后,又不想回来。有什么一直都在的机制被打破了,我想不出是什么,直到有一天,我爬起来,出去,在菜市场里买了榴莲。

那时候我对榴莲还不像现在这么喜爱,它和其他货架上的东西一样,只是略微贵一些的水果而已。但是我买到它的时候,心里是有一种喜悦的,就好像做了什么讨喜的事情,急于的想让谁看到,想得到夸奖那样。

于是我就很开心的提着沉淀的的榴莲往家里走,带着莫名喜悦的心情。

直到我走到离家不远的街口,我才突然想起来,原来我是想把这个东西买回去,给我妈吃。

哦操。

当时我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后来我跟铃木美妃说,你知道吗,我现在出去买了面条回来煮,总觉的奇怪——为什么明明买的是平时量,却吃的要撑死了,后来我发现我买的是两个人的量。她说我懂的,我刚来北京时也这样。

我说哦。

其实我想说,你不懂的。

你只不过是北漂而已,你回了大阪依旧是有家有家人的,我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愿意出门不是因为懒,而是害怕回来,因为要面对不再有一盏灯火,不再有热水热菜在桌上,不再有人跟你打招呼,嘘寒问暖的这个死寂的家。而未来也没有了,虽然我一直是走自立独立路线,但是关于未来的计划里,我一直是要考虑到家长的,所有的未来里都有一个会跟着我的人生行进下去的人,她会一直存在于我的人生之路上,从雷厉风行的女王,变成垂暮的小老太太,我的未来需要有她来鉴证。

但是她就在我完全没有预料的时候,洒脱的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明白未来之路没有她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就孤独的要死。

不是说我就不能再融入其他人中间了,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要知道,有一个特定的位置和固定的关系从你的人生中失联了,你再去面对它的时候,会发现自己丢了身份和立场。而这时候悲催的是,那些曾经的回忆和与之有关的人际关系会冒出来,拼命的指认你丢失的这一套身份,用各种名为善意但绝逼是杀招的方式,剿杀你对这件事最后的一丁点退意,让你必须清楚明白的意识到,你是孤独的。

亲戚对我这种纤细的心情毫无察觉,他们看到我的时候总会提起我妈,用泪水和追忆来满足他们思念的心情,却毫不考虑我的情绪。要知道在我妈还活着的时候,在这群食草系的亲戚中间,我们俩就像是草原上的豹子,敏感而又犀利,彼此维护,从来不会被他们软弱的碾压伤到。但是现在他们自顾自的自怜和看似好意的逼我去追思的行为,都特么和利刃一样,一刀一刀的在剜我的心。

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因为孤独而对他们抱希望,这群人是可以在从火葬场回来,就开始大吃大喝,完全没注意到我一个人回家,又在房子里不吃不喝躺了三天的人们呢。

在那三天里我就耗尽了对他们所有的希望不是吗?

我思考了一阵,决定去新加坡躲躲,躲躲这个明示着我已经孤独无依的家,躲躲看见我就会突然泪流满面的嘴脸,躲躲那些追忆过后带着满足感擦去泪水就不在管我是否难受的要死还在坚持忍耐的人们。

于是一走就是好久,但是不管用,回来时这个空屋子毫无改变,而且变的更没人气了。

孤独成了诅咒,我怎么都接受不了,无法消磨。

然后我就摔断了腿。

朋友和兄弟把我逼去医院,证明我真的断了给我看,然后把我架回家,我带着最后的一丝希冀,给亲戚打了电话,反馈回来的是一通数落,问我为什么要摔断,知不知道这样是给大家找事,为什么这么大人了还不懂事。

亲戚来了一次,带着够吃几天的肉和什么的来着,忘了……然后就再也没来看过我。

我一个人,一周就把夹板拆了,拄拐在家里蹦跶,喝水吃饭上厕所都靠单腿跳,凭着KFC和兄弟一周一次的探视,活了三个月,以骨折半好,好腿膝关节磨损的结果,终于能拄拐从家里出去了。

这时候我他妈就不怕孤独了。

孤独你知道是什么吗,是奢侈,是你闲着没事,没遇到真让你犯愁的时候才有的小资心情。你自怜你才孤独,你弱小才孤独,你对没用的人和事情抱着希冀你才孤独。你饿的跟狗一样得下楼觅食,几层楼上下要一次要十几分钟,每走一步就疼的跟过电似的哆嗦,你还好意思孤独?

我拄着拐下楼出现在小区里的那一瞬间,就感觉自己太强大了。

老子有拐,谁特么就都干不过我。

操。

猜你喜欢

1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