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拥有的从来都是侥幸,无常才是人生的常态,所有的成熟都是从失去开始的。——白先勇

Imaginaerum
曲名:Turn Loose the Mermaids
歌手:Nightwish
所属专辑:Imaginaerum
发行年代:2012
风格:金属
介绍:Nightwish(夜愿,港台译名“日暮颂歌”)是一支成立于1996年来自芬兰的剧院金属(美声金属)乐队。
乐队大多数歌曲的词由键盘手托马斯·霍洛帕尼所撰写,前任女主唱塔雅·图仑尼(Tarja Turunen)的声音使得夜愿扬名国际。在2005年10月塔雅·图伦尼被开除后,他们找到了Anette接任,并且也增加了贝斯手马可·希耶塔拉的声部。夜愿的音乐风格除了剧院金属和新金属,还有其他音乐元素。托马斯曾经形容他们的音乐为“用女声表现的旋律金属”。2012年10月,乐队主唱Anette Olzon宣布离队,前After Forever主唱Floor Jansen成为乐队主唱,并且英国作曲家,爱尔兰肘风笛、锡哨演奏者Troy Donockley成为固定成员。

展开歌词


A kite above a graveyeard grey
一只在灰色墓场上飘扬的风筝
At the end of the line far far away
它正被来自远方的丝线紧紧系着
A child holding on to the magic of birth and awe
一个将敬畏的生命魔法掌控于手中的孩子
Oh' how beautiful it used to be
啊,它曾经如此美丽
Just you and me far beyond the sea
当时只有你和我在海洋的另一方
The waters' scarce in motion
海水轻轻地拍动着
Quivering still
颤抖着
At the end of the river the sundown beams
在河流的尽头,只见霞光微露
All the relics of a life long lived
一个历经风雨的生命筑起了这里的遗迹
Here' weary traveller rest your wand
疲倦的旅行者啊,在这里你可以放下手中的魔杖
Sleep the journey from your eyes
让旅途在你眼中沉眠
Good journey' love' time to go
真是一个难忘的旅程,亲爱的,该出发了
I checked your teeth and warmed your toes
我已经检查了你的牙齿,也暖和了你冰冷的脚趾
In the horizon I see them coming for you
在地平线那边,我可以看到她们正为你而来
The mermaid's grace' the forever call
美人鱼的恩典是永恒的呼唤
Beauty in spygladd on an old man's porch
在老人家走廊置放着的小望远镜里,她们显得如此美丽
The mermaids you turn loose brought back your tears
你放走的美人鱼们带回了你的眼泪
At the end of the river the sundown beams
在河流的尽头,只见霞光微露
All the relics of a life long lived
一个历经风雨的生命筑起了这里的遗迹
Here' weary traveller rest your wand
疲倦的旅行者啊,在这里你可以放下手中的魔杖
Sleep the journey from your eyes
让旅途在你眼中沉眠
At the end of the river the sundown beams
在河流的尽头,只见霞光微露
All the relics of a life long lived
一个历经风雨的生命筑起了这里的遗迹
Here' weary traveller rest your wand
疲倦的旅行者啊,在这里你可以放下手中的魔杖
Sleep the journey from your eyes
让旅途在你眼中沉眠
At the end of the river the sundown beams
在河流的尽头,只见霞光微露
All the relics of a life long lived
一个历经风雨的生命筑起了这里的遗迹
Here' weary traveller rest your wand
疲倦的旅行者啊,在这里你可以放下手中的魔杖
Sleep the journey from your eyes
让旅途在你眼中沉眠
At the end of the river the sundown beams
在河流的尽头,只见霞光微露
All the relics of a life long lived
一个历经风雨的生命筑起了这里的遗迹
Here' weary traveller rest your wand
疲倦的旅行者啊,在这里你可以放下手中的魔杖
Sleep the journey from your eyes
让旅途在你眼中沉眠

旧书

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文/张枣

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是因为无端失落了一本书?
你记得——
曾经为那些新页的气味激动不已
它曾带着许多声音和眼睛进入你
它有被忽略的角落
而你曾在那儿躲藏
让别人的呼吸匆匆掠过
你不冷,腊月也有阳光

现在连那些插图也不见了
你想象上面的葡萄藤和少女
你想起一个孤独的英雄在流血

你花一整天时间寻找它
你让架上的书重新排列组合
你感到世界很大
你怀疑它是否存在过

那使人忧伤的是什么?

1984.4


 

老鬼插话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读完这首诗后有点忧伤。想起有几本中学时喜欢的书不见了,还有一张贾宏声主演、张扬导演的电影《昨天》DVD碟不见了,一盘许巍《时光·漫步》的卡带不见了。它们都与时间有关。它们永远的消失了。

猜你喜欢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