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一梅:希望成为一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

每一个人身上都拖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爱过的一切所组成的世界,即使他看起来是在另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旅行、生活,他仍然不停地回到他身上所拖带着的那个世界去。——夏多布里昂《意大利之旅》

Welcome Home - Radical Face
曲名:Welcome Home
歌手:Radical Face
所属专辑:Ghost
发行年代:2007
风格:民谣
介绍:Radical Face来自美国佛罗里达的Jacksonville。本名Ben Cooper,开创新民谣风格的艺人。专辑《Ghost》,代表了他个人的民谣思想。宁静,不嘈杂,生活的真实。集结钢琴、吉他、斑鸠、手风琴与唱诗班等素材完成了《Ghost》这张有些阴郁暗涌的民谣唱片。回归最质朴的原音乐器伴奏,Ben Cooper以激励人心的歌唱诉说着一幕幕发生于卧房阴暗深处的鬼影幢幢。

00:00/00:00

展开歌词


Sleep don't visit, so I choke on sun
失眠了一夜
And the days blur into one
日子模糊成一片
And the backs of my eyes hum with things I've never done
过往未成之遗憾尽在脑子浮现
Sheets are swaying from an old clothesline
老旧的晾衣绳上,床单随风摇曳

Like a row of captured ghosts over old dead grass
就像无家可归的幽灵在草地上徘徊

Was never much but we made the most
我们尽力而为了,这没什么了不起
Welcome home
家在向我们招手呢

Ships are launching from my chest
我们胸怀大海

Some have names but most do not
然而英雄只属于一部分人
you find If one, please let me know what piece I've lost
若你有幸遇到一位,请告诉我失去了什么
Heal the scars from off my back
愈合的伤疤从我背上脱落

I don't need them anymore
我已不再需要
You can throw them out or keep them in your mason jars
你可弃置若嫌弃切亦或深藏心底

I've come home
回家的感觉真好

All my nightmares escaped my head
驱散了我脑海中所有的噩梦

Bar the door, please don't let them in
抵住记忆的门,求得片刻的安宁

You were never supposed to leave
唯独对你是那样的难以释怀

Now my head's splitting at the seams
此刻我头痛欲裂

And I don't know if I can
已然无法正常思考

Here, beneath my lungs
但此刻,在我的心底
I feel your thumbs press into my skin again
我感受到你深情的触摸

希望成为一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

文/廖一梅

——幸亏还有死亡,有终结,否则就像西西弗斯,无限循环的不完满更可怕。

这个时代就是把事情无限复杂化或者无限简单化。人们总是需要一个确定的答案,其实是让生活变得充满教条和偏见。很多东西是混杂在一起的,人不会把自己梳理得那么清楚。我在表达上存在着困惑,很多词被使用得太多,但每个人对于这些词意义的理解都是不同,所以说了半天,或许大家说的都不是同一件事。

辛弃疾有句话,“事无两样,心有别”。外在的失去或获得都不构成人最本质的惩罚或者奖赏。人面对的最大困难始终是自己。有时候是一根羽毛落下来就不行了,有时候泰山压下来都没问题。对于我来说,我不担忧失去什么,而是担忧会来什么。害怕自己忽然对一切都感到失望、没有兴趣。

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让人感到特别满意的。它时常让我感到恐惧。这样的恐惧并非来自未知,而是某种确定性,完善的时候总是那么少,永远都是缺憾,后面等待的总是同样的轮回,你做再大的努力也没用。幸亏还有死亡,有终结,否则就像西西弗斯,无限循环的不完满更可怕。

这个世界也有美好的东西,比如太阳,无论你心情好,或者发生什么事情,总是安静地出现在那里,让人充满信心;还有清新的空气、一望无垠的山野,某个人的体温、气味。以前是无视这些的,直到前几年,才开始对它们有感觉,而且能够切实感受到它们对我身体产生的影响。与我同类的朋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安慰。另外,金钱可以让你逃脱不想理睬的东西。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成为一种比人类更高级的生物。

现在很多人觉得没有安全感,那是因为人们变得很狭隘,经常遵循别人的幸福原则,给自己规定的条条框框太多。被塞进太多的东西,又不懂得舍弃。没有一分钟是静默的,时刻都要填充他们的无聊,一分钟的无聊都要玩掌上电脑,也因此变得更无聊。

命运这个词也有我之前所说的问题,其实大家对它的定义不同,我的看法是人的眼睛能看到的世界是局限而浅显的,人能感知的都是这个世界很小的一部分,肯定有更宽广的东西是我们所不知的,那或许就是命运吧。

我害怕年老时的无能为力,不能选择的时候被迫做一些丧失尊严的事情。比如失去了明确的意识还要生存;需要安静死去时还要切我的气管,我也没有能力阻止别人这样做。我害怕自己年老时变得软弱,想依赖别人。年轻的时候总会有更多的办法,有更强的生命力,不一定需要自己多大的力量,就可以克服一些问题,不会对别人产生心理上的依赖。所以,如果不能够变得宽厚豁达,年老时就会变得困难。

每个人都会受自己的一份苦。变成谁都没有什么改变。除非是另一番境界,那也许就是佛,代表着安宁、圆满、对自己的本质和世界的本质都泰然处之。我不是世俗意义上的佛教徒,但觉得佛是解释世界的一种方式。

我不喜欢看电视,不喜欢生活琐事,比如找保姆。不喜欢把生活搞得复杂,不喜欢被无聊的信息打扰。喜欢有创造力的、有激情的、不囿于成见的自由生活。如果什么有利于这样的生活我就赞成,反之,我反对,无论是传统道德还是时髦概念。

(廖一梅,编剧,作家。她1999年创作的话剧《恋爱的犀牛》是小剧场戏剧史上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

AKG三星S8原装耳机

猜你喜欢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