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的话

人们必须学会不用话语和表情填满整个午后,而是留下余地,好像我们塑造的人物还会长大一样。我确信,另一种东西自会到来:轻微的生活像一片暖意和一束光芒那样展开,它将安静明亮地驻留在一切的上方,超越一切话语和过程,只是,人们必须给予它空间。——里尔克

中岛美雪
曲名:爱される花 爱されぬ花
歌手:中岛美雪
所属专辑:おとぎばなし-Fairy Ring
发行年代:2002
风格:流行
介绍:平生不识中岛美雪,听尽港台歌曲也枉然。
虽然在华人地区并非人人都认识中岛美雪,但是大概很少人没听过改编自中岛美雪作品的华语翻唱歌。中岛美雪是作品被华人翻唱最多的几位日本歌手之一。根据坊间统计,中岛美雪约有70首作品被改编为一百多首华语歌曲,其中以香港和台湾两地歌手为大宗。从70年代至今,几乎每张专辑都有歌曲都被华人地区歌手所重新填词与翻唱。

展开歌词


赤い花ゆれる 爱されてゆれる
鲜红的花随风摇摆,如火摇摆让人喜爱,
爱されて頬そめて 耻じらっている
被人爱怜露出羞态,绯色染红耳根子来。
白い花ゆれる うつむいてゆれる
雪白的花随风摇摆,如荼摇摆头低下来 。
爱されることなくて 耻じらっている
自惭形秽随风头埋,只因孤芳无人关爱。
あの人が ただ赤い花を
啊,若君天生素爱,如火颜色花朵,
生まれつき好きならば それまでだけど
那么我虽然无奈,有心却无话可说。
爱される花も 爱されぬ花も
无论有人珍爱的花,或是孤芳自赏的花,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总是一起经历春天度过,一起花开花落。

赤い花枯れる 惜しまれて枯れる
鲜红的花匆匆枯萎,令人怜惜时光之美,
次の春次の春 待ちわびられる
只愿次年春能早归,只待次年再开花蕊。
白い花枯れる 音もなく枯れる
雪白的花亦然枯萎,孤芳自赏无人垂泪,
风に乗り风に乗り 远くへ消える
被风远吹被风远摧,向着遥远彼方絮飞。
あの人が ただ赤い花を
啊,若君天生素爱,如火颜色花朵,
忘れられないならば それまでだけど
那么我虽然无奈,有心却无话可说。
爱される花も 爱されぬ花も
无论有人珍爱的花,或是孤芳自赏的花,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总是一起经历春天度过,一起花开花落。
あの人が ただ赤い花を
啊,若君天生素爱,如火颜色花朵,
生まれつき好きならば それまでだけど
那么我虽然无奈,有心却无话可说。
爱される花も 爱されぬ花も
无论有人珍爱的花,或是孤芳自赏的花,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总是一起经历春天度过,一起花开花落。
爱される花も 爱されぬ花も
无论有人珍爱的花,或是孤芳自赏的花,
咲いて散るひと春に 変わりないのに
总是一起经历春天度过,一起花开花落。

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的话

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的话

文/林徽因

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的话,
好像客人去后杯里留下的茶;
说的时候,同喝的机会,都已错过。
主客黯然,可不必再去惋惜它。
如果有点感伤,你把脸掉向窗外,
落日将尽时,西天上,总还留有晚霞。

一切小小的留恋算不得罪过,
将尽未尽的衷曲也是常情。
你原谅我有一堆心绪上的闪躲,
黄昏时承认的,否认等不到天明;
有些话自己也不曾说透,
他人的了解是来自直觉的会心。

当我去了,还有没有说完的话,
像钟敲过后,时间在悬空里暂挂,
你有理由等待更美好的继续;
对忽然的终止,你有理由惧怕。
但原谅吧,我的话语永远不能完全,
亘古到今情感的矛盾做成了嘶哑。

(写于1934年重病期间)

---

扩展阅读:
1932年到1937年的五年间,林徽因和其他营造学社成员一起,走过137个县市,经调查的古建殿堂房舍有1823座,详细测绘的建筑有206组,完成测绘图稿1898张,为我国后来的古建研究留下了一套科学完备的珍贵资料。

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梁思成拒绝日本人的邀请,和林徽因带领全家辗转流离天津、长沙,于1938年1月到达昆明,1939年又搬到四川省南溪县的李庄乡下。期间,林徽因患了严重肺病,1941年和1945年病重的时候,甚至两度被误传已病故。梁思成也得了脊椎软组织硬化症,行动极为不便,全家陷入了贫病交加的境地。但他们依旧完成了很多出色的工作。当时美国有好几处学校和机构包括老友费正清夫妇都邀请梁思成全家去美国工作和治病,梁思成表示:“国难当头,绝不离开祖国”。儿子梁从诫问:“如果日本人打到四川怎么办?”林徽因特别平静地回答:“中国读书人不是还有一条老路吗?咱们家门口不就是扬子江吗?”

AKG三星S8原装耳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