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明:我的告别年代

我们总是以为,已经到手的东西便是属于自己的,一旦失去,就觉得蒙受了损失。其实,一切皆变,没有一样东西能真正占有。得到了—切的人,死时又交出一切。不如在一生中不断地得而复失,习以为常,也许能更为从容地面对死亡。——周国平

蒋明:我的告别年代
曲名:我的告别年代
歌手:蒋明
发行时间:2016-12-28
风格:民谣,独立音乐
介绍:蒋明的新歌,歌词一如既往写得很有水准,对年轻的怀旧,固执而又安命。虽年轻不再但依旧保持自我。“耳机里来回是几首老歌,才不管外面流行着什么。我心中的英雄一个一个走了,这世界变得荒芜又陌生”。

对于一大批70后、80后乐迷而言,这几年尤其2016,是个告别一代大师的伤感年份。

1月,大卫.鲍伊(David Bowie)离世;几天后,老鹰乐队格列·弗雷(Glenn Frey)去世;4月,王子(Prince)离世;11月,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离世;12月,Wham!乐队主唱乔治.迈克尔(George Michael)离世……

噩耗接二连三,影响了时代进程的音乐人在这一年里就像约好一般渐次离去,令人悲伤不已。

生于70年代的蒋明,也同样为此感到无奈。在成长的年代,也曾穿着喇叭裤,跳着霹雳舞,扛着双卡录音机在街上呼啸而过,是那个年头的酷炫青年。大卫.鲍伊、王子、科恩、威猛乐队都曾是其热爱过也努力靠拢过的偶像,在那贫乏而又充满激情的青春,他们的歌声是重要的力量来源,是晦暗中的光亮所在。

这首单曲本是蒋明在大卫.鲍伊离世不久之后写就,当时并未命名。在将近一年的打磨中,又不断传来王子、科恩离去的消息,也许,一个属于记忆的年代就要结束了,告别的时候到了。

“我心中的英雄一个一个走了/这世界变得荒芜又陌生……”蒋明在歌中这样唱。诗意而人文的歌词延续了蒋明的一贯风格,是作品水准的一大保障。(网络整理)

00:00/00:00

展开歌词


作曲 : 蒋明
作词 : 蒋明
洗干净头发我走在街上
才不管什么会弄脏了它
吹着口哨双手插在裤兜
啦啦啦啦啦像个孩子一样
白纸它摊开在我的桌上
才不管写出什么样的歌
最终只是放着几粒药片
啦啦啦啦啦像个病人一样
黄昏时跑步路过一条河
才不管它散发着什么味
每一条河流都有相似的孤独
啦啦啦啦啦像个游子一样
耳机里来回是几首老歌
才不管外面流行着什么
固执是否是一种老去的病
啦啦啦啦啦像个傻子一样
我心中的英雄一个一个走了
这世界变得荒芜又陌生
你的眼睛依然清亮
像是旧日的田野
注视着我 注视着我
在跳不完舞步的70年代
我心中的英雄一个一个走了
这告别年代热闹又凄凉
你的歌声依然响起
像是骨头里的风
抚摸着我 抚摸着我
在跳不完舞步的80年代
依然是喜欢喝整夜的酒
才不管医生说小命几何
吹着口哨啊朋友再见吧
啦啦啦啦啦像个疯子一样
街里的后生们呼啸而过
才不管这下午安静又安详
想起我有一双系带子的旱冰鞋
啦啦啦啦啦像阵风儿一样

我一无所求

文 / 泰戈尔

我一无所求,
倦意还逗留在黎明的眼上,
湿草的懒味悬垂在地面的薄雾中。
我沉静地站立着。
我没有说出一个字。
芒果树在村径上撒着繁花,
池塘边湿婆天的庙门开了,
你把罐儿放在膝上挤着牛奶。
天空和庙里的锣声一同醒起。
把汩汩发响的水瓶搂在腰上,
你的钏镯叮当,
晨光渐逝而我没有走近你。

猜你喜欢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